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 第163章 委屈的小白
    小黑嘴角鲜血不断喷涌,气息越来越弱,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两人,还有死示,毒人,是兄弟们拼了命,保护我保护我出府,找冥王救我主。”

    “你放心,摄政王如今在我府中养伤,”秦镹眉头紧蹙,黑眸中寒光一片,声音冰冷刺骨。

    小黑张了张口,最终没再说出一句话,缓缓地在秦镹怀中,闭上了眼睛。

    “小黑?!”易修荆赤一身是血的杀意,眼眸同样嗜血冰冷,“没想到他们竟敢在帝都如此的大开杀戒!”

    秦镹脸色也冰寒一片,看着怀中已经死了的小黑,秦镹抬眸间与易修荆赤相视一眼,“我们先回府。”

    秦镹将怀中中已经死过去的小黑,交给一个侍卫让他安顿好,便与易修荆赤回到冥王府。

    当步入冥王王府的时候,易修荆赤衣袖中的小白化作一道白光,疾驰而过,两人不动声色的回到书房中。

    书房中,秦镹褪下了带血的长袍,换上了紫黑锦袍,坐在书桌前,与那做与书桌之上的易修荆赤嘴角相视,脸色冰冷,道:“看来大长公主要控制整个帝都了,而你两人实力非凡,必须想办法制止住他们。”

    易修荆赤眼眸闪过一次幽光,轻言道:“他们修为深不可测,而且阵法修为也高,若想制止他们必须出其不意。”

    “出其不意?”秦镹黑曜石般的黑眸闪过一丝深邃的寒光,清冷至极的脸色淡淡的浮现出一抹冷笑,“五灵珠,九州宝藏。”

    易修荆赤灿烂如星辰的眼眸略过一丝暗芒,如雪的嘴唇勾起一丝邪笑,“金木水火土五个灵珠,只剩下火灵珠我们还未得到任何消息。”微微一顿,从书桌上下来,继续说道:“不如让那位大长公主帮我们寻找火灵珠?”

    秦镹黑眸闪烁着邪魅的光芒,你角分明的脸上一片嗜血光芒,声音冰冷:“火灵珠的消息,必须隐秘,去也让人不得不信。”

    易修荆赤轻敲着书桌桌面,陷入沉思,倏地,抬起双眸看着秦镹,道:“铸剑灵阁当年铸造的镇阁之宝,血泉火剑,”微微一顿,倾城绝色的容颜之上散发着邪魅的光芒,“天下第一庄已灭,我们可以借助此事来,散发火灵珠的信息。”

    秦镹眼眸微微一闪,出言道:“阿赤的意思是利用当年灵阁内乱一事?”

    易修荆赤点点头,“对!就是利用这件事,而且前几日梅花艳之时,我曾听到大长公主极其憎恨我师傅,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件事让大长公主失去冷静,继而让那两人不得不信。”

    秦镹脸色微微一沉,沉思了片刻,抬眸看着对面的易修荆赤,“阿赤,火灵珠的消息可以如此传出,但我们这么做的,关键就是将那两人引入极其危险之地,好让他们受到我们两面夹击,陨落。”

    “其他四个灵珠,在我们体内,现在我们不可能制作出假的金木水火土五个灵珠?”易修荆赤脸色一片凝重,眉头紧蹙,微微叹了一口气道。

    秦镹黑眸闪烁,脸上一片沉重之色,“大长公主应该没有见过五灵珠。”

    易修荆赤黑眸掠过一丝惊讶之色,“你真的要做出假的金木水火土五个灵珠?若那两人知道金木水火土五灵珠,这件事变落败了你我也有生命危险。”

    “险中求胜,否则我们别无他法,”秦镹脸色冷凝,黑眸如一汪深潭,紧紧地盯着易修荆赤,仿若将它吸进去一般,“阿赤,若我们能制作出假的金木水火土五灵珠,这个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

    易修荆赤眉头紧蹙,没有正面回答,同意还是不同意,只是反问道:“那地点呢?”

    这九洲大陆真正能困住那两人的地方,存在吗?

    秦镹伸出手,看着自己左手手腕处的手铐打造而成的誓言之锁,“鬼母山,你师傅原先的住处,便是他们最好的葬身之地。”

    抬眸间,黑眸闪烁着幽光望着易修荆赤,“你那里被你师傅改造成一处逆天杀阵,且混合着毒瘴,若再加上你手上的……”

    话没有说完,易修荆赤便听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易修荆赤举起自己的右手,“你想用我手铐中的高分子炸弹炸死他们?”眉头紧锁,微微一顿,“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单凭这手铐中的高分子炸弹,就不是人体可以抵抗的。

    不过,易修荆赤看向秦镹,“我们必须远离它几公里之外,否则被他波及到我们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东西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不小心就连渣都不剩了。

    而且这东西是有毁灭性的,它爆炸,周围几公里以后都会寸草不生,周围的这几公里之外的人都会受到它的辐射,脱发,脱皮,痛不欲生而死。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这东西是不可能乱用的。

    就在他们说话之际,一道白光闪现在书桌之上,胖嘟嘟的小白,扭了扭圆滚滚的身子,懦懦的说道:“哎妈呀!赤赤,吓死本白白了,那摄政王府全是碎末渣渣,多可以炖一锅肉汤了,一块儿完整的骨头都没有。”深呼吸了一口气,“哎呀,你们是没看到那个惨状啊,就看见一个戴着白面具的大魔头赢手这么一挥,那人就瞬间爆裂成了碎末渣渣。”

    小猪爪还拍了拍胸脯,以表示自己非常害怕。

    易修荆赤抬眸看向秦镹,好看至极的眼眉深深紧锁,“如此强悍的力量,看来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秦镹黑曜石般的眼眸闪烁着深潭般的英光,俊朗挺拔的身姿散发着凌厉狠辣之色,声音如那九幽寒泉可以冰冻千里,望着在桌面上休息的小白说道:“但问题是如何制作假的金木水火土五灵珠。”

    书桌之上休息的小白,猛然间抬起头,小脸上一片蒙蒙之色,懦懦道:“乃们要制作假的金木水火土五灵珠干嘛?你们不是已经吸收了吗?”

    易修荆赤叹了一口气,将小白放到自己手上,回道:“用假的五灵珠将那两人骗到归母山,然后引爆我的手好中的高分子炸弹,炸死他们。”

    脸上露出狠辣之色,却在瞬间变脸,无奈地看着小白说道:“但现在关键问题是无法做出以假乱真的金木水火土五灵珠。”

    小白撇撇嘴,四只小爪子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脸上一片委屈,“早知道你们这样我就不问了,现在倒好,我吃下去的,难道又要吐出来?”

    她刚刚是多嘴干嘛?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太坑爹了?不不!是太坑虫了!

    易修荆赤和秦镹有人眼眸掠过一丝惊讶之色相视一眼,同时望向书桌上的小白,我真的是他们想的那样?

    白白被他们两人炽热的眼神,叮得浑身不自在,肉嘟嘟的身子一扭,灵巧地落在书桌上,腮帮子和气,小脸儿上十分愤怒外加十分的委屈:“呜呜呜……原价一直都没吃饱,还让人家把吃的吐出来,呜呜呜……本白白美女要被主人坑的瘦成干儿啦!”

    某白越想越委屈,越说越委屈,最后直接哇哇大哭起来。

    易修荆赤嘴角微微一抽,脸上掠过一丝心疼,双手将小白捧了起来,“小白,你真的可以制作假的金木水火土五灵珠?”

    小白用小肉爪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委屈的点点头,“就是……呵……就是将小白吸收的金木水火土五灵珠的一丢丢能量,转化出如同那五灵珠一样的珠子。”

    易修荆赤抬头看了一眼秦镹,随后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小白,“我体内那五灵珠的力量是不是还存在?小白可以吸收吗?”

    小白眼睛顿时明亮起来,小脑袋懵的点点头,“能,能,”眼珠子一转两只小手搓动着,小脸上一片奸诈之色,“赤赤,咱们做个交易吧,你也不会吃亏哒!”

    易修荆赤1嘴角一抽,一旁的秦镹眼皮一跳,心中划过一丝了然。

    易修荆赤戳了戳小白的肚皮,苦笑不得到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吃亏了?你这个贪吃鬼?”

    小白扬了扬小脑袋,中国福彩:思索了一会儿,确实没有让她吃过亏,但她不是很饿吗?

    小白小嘴儿一撅,小肉爪子指着秦镹道:“本白白可不可以吸收他的?”

    眼睛十分明亮的看着自家赤赤,充满着期待之色。

    易修荆赤眨了眨眼睛,有些懵懂的打量了一旁的秦镹,随后看着小白问道:“为什么要吸收他的?你我有契约相连,吸收我的不是能让你更快的吸收吗?”

    小白摇了摇小脑袋,望着秦镹咽了咽口水,仿佛秦镹就是一桌美丽的大餐一样,“不是哒,因为赤赤老公体内那到五行咒印的力量,本白白可以吸收,而且好像能促进本白白生长,”一转小脑袋望着易修荆赤,可怜兮兮的模样,继续说道:“赤赤,你看看本白白多少年了一直没有长个儿,赤赤,等我长大可以拖着赤赤走,多威风啊!”

    易修荆赤中华过被一只大肉虫,拖着走。身旁永远跟着一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肥虫,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讪讪一笑,“呵呵……你开心就好。”

    随后看向秦镹,“看来在你咒印解除之前小白是不可能离开你了。”

    秦镹眉头紧锁,脸色十分纠结,虽然知道自己体内的咒印可以被小白解决掉,但是一想到自己丹田处一只虫子老趴在那儿,他就浑身不自在,但现在好像也没有别的方法,一咬牙:“可以。”

    小白四只小肉手掐着腰,小脸上买是愤怒,腮帮子鼓起,望着秦镹道:“赤赤老公,你表得了便宜还卖乖,本白白是在帮你你知道吗?虽然本白白表你感激,但你真的就不感激吗?太没礼貌了?神马叫可以?气死美丽天下无敌的本白白了。”

    秦镹脸色一点点变黑,有股要牙切齿的味道,瞪了一眼身旁捂嘴偷笑的小女人,她还笑?!

    “咳咳咳……那小白就交给你了哈,”易修荆赤将小白塞到秦镹怀中,脸上努力严忍着笑意,“九九开心点,谁让人家白白大女神能够吸收你体内的五行咒印呢?”

    “哼,”秦镹结果小白对着易修荆赤冷哼一声,他现在不想理会这小女人的幸灾乐祸。

    清风抚过,太阳缓缓西下,池塘边,四角亭下,易修荆赤眉头紧锁,听着一旁的雪无的禀告。

    “圣君将修远那个老匹夫放了?”易修荆赤冷笑一声,脸上没有多少惊讶,“那休假其他人呢?现在如何?”

    雪无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嗜血之意,声音冰寒至极,说道:“那个萧蔷将所有的一切都归究于主子,准备买通杀手来刺杀主子,而那修家老夫人更是逼迫着修元向皇上告发你,将主子知罪。”

    声音微微一顿,“夫人,不如让属下去把他们宰了吧。”

    易修荆赤脸色凝重地摇了摇头,望着雪无道:“如今出了摄政王府被血洗这件事,若是在灭了丞相府那几个人,修远那个老匹夫,要是闹起来,这帝都就要内忧外患了。”

    现在还不能杀他们,不仅不能杀,最好还是不要和他们起冲突。

    现在的关键是要解决那两个外来强者。然后这修家的人就好解决了。

    “那现在我们要怎么做?”雪无亭阁下的柱子上,冰如寒霜的脸望着清澈见底的池塘,幽幽说道。

    易修荆赤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凝重地说道:“九九已经吩咐下去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王妃,王府外有人自称是王妃您的朋友,叫荆明寒,”有一下人来报,说到。

    易修荆赤黑眸一闪,看向雪无,“你去将他带进来吧,”没想到这小子能够找到这里。

    随后雪无便将穿着简朴的荆明寒,带到了四角亭下,“主子,荆明寒1带到。”

    荆明寒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沧桑,看着坐在四角亭下的易修荆赤,倾城容颜无双之姿,风华绝代,那似乎会说话的眸子望着自己,荆明寒声一笑坐在易修荆赤对面,道:“你这小日子过的不错。”

    “说吧!你今日竟登门来冥王府肯定不只是来,夸我日子过的不错吧。”易修荆赤淡淡一笑,灿若星辰的黑毛闪烁着精光,“怎么?既然敢来,又不敢说啦。”

    荆明寒手微微一顿,随后脸上的笑意全无,望着易修荆赤道:“天心儿被册封为花王侧妃时你为何不阻止?你难道不知道他是天家的人嘛?你难道不知道她攀附上了花王,天家加水涨船高,我此生复仇有何希望?”

    易修荆赤黑眸深沉,面前撕心裂肺怒吼的荆明寒,淡淡说道:“花王虽然风流,他也不是谁能掌控的,荆明寒,天心儿成为花王的侧妃,这是他自掘坟墓,我为何要阻止?”

    荆明寒缓缓吸了一口气,脸上满是疑惑的看着易修荆赤,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修荆赤冷笑一声,脸上满是嘲讽之色道:“天心儿谁是能够掌控花王,而他却不知花王虽然常年留恋花丛,却片叶不沾身。”微微一顿,抬眸间看了一眼荆明寒,继续给他解释道:“花王身边的高手,不比冥王府少,你觉得花王会是一个受女人去死的狗熊吗?”

    那小子也很不简单,能够在冥王与贤王两个王爷常年的争斗之中,不仅生存下来,还都交好,赚得了好名声,这样的人,岂会是笨蛋。

    荆明寒深色逐渐冷静下来,缓缓坐了下来,“但我刚刚得知灵阁已经换了阁主,我父亲生死不知,现在的掌权者是天家!”

    易修荆赤无意识习惯的敲着桌面,灿若星辰的眼眸一片冰寒之色,“我刚刚也接到消息,但这件事还不能冲动,关键是这件事是天家所为,还是有人在为天家出谋划策。”

    荆明寒一点儿都不笨,瞬间明白了易修荆赤话中的寒意,眉头紧锁,说道:“你说的是摄政王府?”

    易修荆赤点头,随后说道:“不错,与其说是射中王府,不如说是大长公主楚庄甜在背后捣鬼,”微微一顿,叹了口气,“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摄政王被人打成重伤。摄政王府的暗卫被人一夜之间血洗,而灭摄政王及其手下的人就是大长公主楚庄甜。”

    “你是说那位先帝的妹妹?我记得她,”荆明寒眼眸一闪,站起身激动地说道,“当年就是他差点儿害死我姐姐,对就是她!”

    易修荆赤眼眸一闪,“你见过大,长公主?”

    “小时候见过一面,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荆明寒眉头紧蹙,看向易修荆赤,“这样的事真的是一个公主做的?”

    “你别小看这位大长公主,她身后还有两个至强的高手,你觉得能够教武林第一高手摄政王打成重伤的人会有多强?”易修荆赤脸色凝重,“所以,荆明寒,现在其他事情,一切都可以退后,必须先解决掉那两个强者高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3/43296/23143067.html
文章摘要: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学生服风风韵韵最紧缺,胡作非为有目共见写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大乐透 河南11选五开奖结果 玩时时彩月入100万大神 正规的网上买彩票软件 北京时时彩在线计划
奥迅球探网足球资料 网上五分彩是真的吗 时时彩开奖上海 青海11选五彩票控 四川金7乐最新开奖结果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 11选5走势图黑龙江 体泳夺金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彩票 幸运飞艇皇家开奖app 江西快三预测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能玩二八杠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