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饭香四溢,香味扑鼻,但是三人却拿着筷子看着那最小的肉嘟嘟的小和尚双手并用比易修荆赤还疯狂,对于肉没有任何挑剔却没有碰过蔬菜。

    秦镹眼皮一挑,扫了一眼身旁咬牙切齿也疯狂开吃的小女人,额头划过几丝黑线,这一大一小对于吃真的是一个模样!

    一旁尹素看着易修荆赤和一清小和尚狂吃的模样,嘴角一抽,拿起筷子吃着简单的蔬菜,为什么不吃肉?

    尹素咬牙切齿因为那两个人疯狂夺食之中,她自认没有那个能力去抢!

    易修荆赤眼睛倏地秒到中央处最后剩下的一根鸡腿,抬眸正好对上一清小和尚明亮坚定的眼眸,四目相对,大战一触即发。

    “哄—”

    “啪……”

    内力对抗佛学修为,周围饭粒飞舞,盘子破碎,秦镹周围一股气流涌动没有被溅到身上,但是另一个人反应没有那么快就惨了。

    “易修荆赤!一清!”尹素咬牙切齿的坐在那,浑身菜汤饭渣,从上到下几乎没有干净的地方了,一声河东狮吼,妖娆火辣的美女瞬间变换令人望而却步的母老虎模样。

    易修荆赤和一清两人筷子僵硬在那饭桌中央的鸡腿上,四目看着发怒的尹素,也就是一瞬间,两人又开始争夺那仅剩的一根鸡腿。

    两方相争,一清浑身仿若一道光芒笼罩,易修荆赤抬眸间不知为何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就在哪一个空挡,鸡腿飞走了!

    “卑鄙!”易修荆赤暗咬银牙看着正吃着那根鸡腿的一清,眼睛划过一丝暗芒,刚刚那一道光芒是什么?竟然让她有那么一瞬间忘却所有。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若是在真正对战之中,可是很可怕的!

    一旁秦镹眼睛划过一丝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一清,嘴角微微勾起,而一清抬眸间看到了秦镹的目光,倏地,撇撇嘴,暗道不好,为了一根鸡腿竟然把自己给卖了!

    易修荆赤只是微微挑挑眉,看了一眼秦镹的神色,看来她家小九九仿若知道了什么。

    阳光温暖轻撒,若若清风丝丝干燥的气息,微微拂面而来。

    乾院。

    易修荆赤与秦镹带着一清回到乾院,看到亭阁之中雪无一身清冷舞动长鞭,当看到他们回来的时候便上前行礼,“尊主,夫人。”

    眼角瞥见两人身旁一清,“可要准备客房?”

    易修荆赤轻轻点点头,道:“就住在九九另一边就是了,”她住在他的东方,而他的西方还留有一个空余房间不是嘛?

    雪无脸色有些为难道:“那个,那个房间被月主占据了。”

    易修荆赤眼睛划过一丝暗芒,嘴角勾起一丝冷意,说道:“让她滚出去,一刻钟后,我若再看到她呆在乾院,就永远别想在离开了。”

    “这……”雪无脸色惊讶,抬眸看向易修荆赤,随后看向面前自家尊主,发现秦镹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仿若一切都那么自然,“是。”

    易修荆赤眼睛冷光飞过,她留下这个女人只是因为处理起她后会给泷泽山庄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她最讨厌那些麻烦,所以才留下了她!

    但若是这个女人得寸进尺,那就别怪她了!

    她可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应该说她从地狱而出,经历的是刀尖上的血焰。

    房内,醉月阁月主水月儿紧紧脸色异常狰狞,屋内她听得很清楚,易修荆赤让她滚出乾院!

    凭什么!

    凭什么!

    “主子,我们是否要离开?还是奴婢跟尊主请示一下,”身后白衣侍女低垂着头,轻声问道。

    水月儿骤然间将茶杯捏碎,一脸狰狞的阴狠,冰冷道:“请示什么?尊主已经被那女人迷惑,哼,”轻笑一声,眼睛带着一丝阴毒,“就让她高兴几天,剑道会后有她哭得时候。”

    随后听见雪无的敲门声,水月儿冷眸扫了一眼,随后起身打开门,“雪无,你来的正好,今日江湖纷乱,本主与庄主还有些事要商议,就住在坤院内了,这里你派人打扫下吧,”一脸妖媚笑意,随后与雪无侧身而过。

    雪无站在房门前,看着水月儿离开直到消失,眼睛微微一闪,看了一眼屋内,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走到正屋之中向易修荆赤报告去了。

    随后一清住到了属于他的房间,而秦镹和易修荆赤两人便在午后也如约逛街去了。

    丰都近几日江湖剑客络绎不绝,来来往往皆为过路,并没有打破这小城属于自己的宁静。

    翌日。

    一早。

    易修荆赤他们便离开了丰都,还带上了两货,一个是孤家寡人的尹素,另一个便是令人不解的鬼算子一清小和尚。

    至于那醉月阁的众人,则跟在了队伍后面。

    圣都。

    皇宫御书房。

    “父皇,儿臣年纪还小,而且四哥都还没有王妃呢!”花王楚国湛一脸苦逼的表情,看着坐上圣君楚王楚玄烨,反抗道。

    楚玄烨,圣朝圣君,年仅四十余岁却增添白鬓雪丝,俊朗的外形带着成熟稳重,为单眼皮犀利的眼神配合不怒自威的表情,为他增添几分迷人。

    此刻有些无语的看着已经对他抗议了一个早上的楚国湛,声音中带着一丝哭笑不得的凌厉道:“你想跟你四哥相比?湛儿,朕现在就为你与你四哥赐婚,如何?”

    临儿名声很糟,出生克死母妃差点克死他,最近几年又克妻,只要进入府中的女子都在当晚莫名其妙而死。

    楚国湛撇撇嘴,嘟哝一声:“四哥那名声谁还愿意嫁啊!搞不好又得自杀了!”抬眸看着楚玄烨,“父皇,你纯属算计我!”

    瞬间,楚玄烨要气疯了,“圣旨已下,这件事不容反驳,必须给朕选出侧妃!”这小子理由一大堆,府内连个侍妾都被他撵出去!

    微微一顿,楚玄烨眼睛微微一闪,“你四哥也是曾有侧妃的。”

    “那不也死了吗?”楚国湛眼珠一转,看着坐上快被自己气疯的父皇,倏地话音一转,“那要等到四哥回来,才能纳侧妃!”

    怎么着也得拖一拖,让四哥给他想办法,反正父皇最宠爱四哥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3/43296/23142967.html
文章摘要: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传记登高一呼很紧,财务咨询穷大失居警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极速直播 新德里1.5分彩正规吗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快乐十分走势图
河北快三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体彩篮球竞猜比分直播 2017青蛙彩票一肖中特 哈尔滨11选5
秒速赛车全天.免费计划 分分彩计划软件 大财神线上娱乐 四亿彩票进不了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三肖中特码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奖金 福利排列7开奖结果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