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 第0037章 暗潮涌动
    夫人,虽是一个普通称呼,可是在他们这里却不只是一个称呼那么简单。

    此关过则生,不过则死。

    毒老缓缓摇摇头,看着手中那一瓶消食丸,他能做的就是如此了,夫人,后面就看你自己得了,希望别他希望,更别忘尊主失望。

    轻叹一声,蹒跚步履,佝偻身躯入了小林。

    林中一袭白衣,妖娆身姿,轻盈白纱遮住面容,声音娇若莺啼,魅惑婉转:“尊主夫人?你认可了?”

    毒老骷髅的颧骨,幽深晦暗的眼眸,阴沉一笑:“月主回来的真及时,不过这认可与否不是老夫能决定的,那是尊主的夫人。”

    模棱两可,晦暗不明的回答,让月主眉头一皱,眼睛厉光划过,随后清然一笑,身影如云,消失在小林之中,那声音却传来:“本主回来的正好。”

    “正好吗?”毒老阴冷的眼睛划过一抹暗芒,伸出手摸了摸脖子,随后缓缓入了黑暗,只留下一片被分成两半的柳叶。

    泷泽山庄,前院书房。

    上官丰泽看着手中传来一摞信息,眉头紧蹙,倏地抬眸,右手手指轻轻敲打着那白纸黑字的信息,看向站在堂中的黑影,“丞相府的千金?”

    “这也是无意之中得到的信息,属下请丞相府一个老嬷嬷辨认过图纸,确认就是丞相府嫡女修墨。”黑衣人冰冷刺骨的声音毫无起伏,“不过有些奇怪的是,我们只查到五年前她入了生死谷,至于为何会出现在泷泽山庄,属下无能。”

    蓦地,单膝跪地,低头认罪。

    上官丰泽眼睛漆黑一片,手指敲动着那张张白纸黑字,“五年前,生死谷?”缓缓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修墨?易修荆赤?这五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五年后出现在山庄呢?有趣!有趣!”

    “继续查,派人暗中盯着她,若有异动,”上官丰泽眼睛一念嗜血,“不用顾忌尊主,杀!”

    “是,”黑衣人瞬息之间融于黑暗,仿佛刚刚一切都是梦幻一般。

    书房内,烛光下只留有上官丰泽一人。

    “易修荆赤,希望你不要让尊主失望,”倏地,起身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月色,“月下沉醉,月主归了,好戏开场了。”

    后院池塘旁山石之上,易修荆赤舒舒服服的躺在其上,吹着小风,仰望星空,舒服至极。

    眼眸划过醉月阁那一道玲珑身影,“醉月阁?”让他在意的不是什么醉月阁,而是那窗户细缝之中那一抹眼神,冰冷邪魅似乎还带着一股暗芒,那股暗芒让她浑身不舒服,很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

    倏地,易修荆赤坐起身,眉头紧蹙,“那美人认识我?”不会又是小九九的桃花吧!

    随后撇撇嘴,眼睛划过一丝幽光,“能让毒老都在意的美人,我倒是真的想见一见。”

    毒老可是丝毫不把雪无放在眼里,现在出现一个负责情报的什么醉月阁的美人,能让毒老提醒自己,她现在是真的好奇了。

    对这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泷泽山庄好奇了。

    卧房之中,秦镹看着面前的黑影卫,浑身不断散发冷气,眼睛冰冷一片,晦暗不明道:“泽让你拿来的?”

    黑影卫点点头,随后低下头,声音止不住颤抖,“是,庄主,庄主还有事便让属下前来。”

    “修墨?丞相府千金?呵呵……回去告诉上官丰泽,要是下次再拿这种东西丢给本尊,本尊就将他扔进沉凤阁!”秦镹扬手之间那张张白纸化为粉碎,“将影主给本尊带过来!”

    很好,很好,都给他学会了阳奉阴违!

    黑影卫浑身一颤,还未等抬头,一道全身漆黑,头带黑色面具,只余下双眸之人出现在那黑影卫身后,银光一闪,黑影卫仰面倒下,死不瞑目。

    “影主来迟,请尊主恕罪,”影主声音低沉,一股肃杀之气,单膝跪地对着床榻之上秦镹道。

    秦镹眉头紧蹙,看着那死去的黑影卫,眼睛微微一闪,“将丰泽给本尊扔进沉凤阁,没有本尊的命令休得出来。”

    影主竟然一招杀了这黑影卫,看来最近上官丰泽做了不少事!

    影主站起身,回道:“是,不过,”声音一顿,“月主归。”没有多余的废话,说话简单,秦镹却明白。

    秦镹眼睛一闪,看了一眼饭桌旁,随后道:“荆赤呢?”那个女人又去做什么了?

    影主眼睛划过一丝笑意,“教毒老炼制消食丸,属下偷了一颗,准备给丰泽验证一下。”

    “恩?消食丸?”秦镹眉头一皱,随后嗤笑一声,“绝不是好东西,”随后看向影主,“今晚将他扔进沉凤阁,明日归。”

    “凤主倒时也会归来,”影主抬眸,冰冷肃杀依旧,“尊主可是要回府?”

    秦镹眉头紧蹙,凤主?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子?若是加上他,这泷泽还真不是能呆的地,不过,眼睛之中划过一丝幽暗,“你暗中保护荆赤,我这些时日会闭关。”

    影主看向秦镹,四目相对,不必多言,随后影主身影消失在房中。

    秦镹看着那已被收拾干净的饭桌,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那女人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手中轻轻抚摸着瓷瓶,眼睛带着一丝宠溺与笑意,“赤儿,我给你准备的游戏,你会觉得如何呢?”

    他很期待她的表现,这山庄也该整治一番了,赤儿,就给你练手了。

    “又偷懒?”易修荆赤趴在屋顶瓦片之上,透过一个瓦片看向出神的秦镹,“小九九,你这习惯可不好?”

    秦镹抬头叹了口气,无奈道:“你给我下来,”要不是他感觉到她的气息,早就出手了,这女人一刻钟都不能老实。

    易修荆赤撇撇嘴,将瓦片盖好,随后身影一闪站在门口,走进屋内,依靠在房门前,倏地,满是痞里痞气的挑着眉,一副色眯眯的模样:“小九九,你是等待爷的临幸吗?”

    秦镹额头划过几丝黑线,手中瓷瓶扬手之间抛向易修荆赤,“给我拿好,若是下次再敢给我消失这么长时间,中国福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临幸!”

    这个有色心没色胆只知道挑动不知道灭火的女人!

    ------题外话------

    丫丫的!这一章写的我脑仁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3/43296/23142941.html
文章摘要: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藤条狗吠之惊切线,审稿夺目渎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宁夏11选5开奖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兰州神人破解11选5公式 香港黄大仙六合资料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
江苏快3开奖走势 009期数码龙杀肖尾码头统计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安全吗 周大师平特一肖大公开 码报2018
江苏十一选五一定牛 11选5现场直播 湖北快3 三码中特大公开dfcp119 6加1中奖规则
澳洲幸运10计划软件 pc蛋蛋28走势图怎么看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三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i 新闻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