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银光闪烁,剑气飞舞,八方杀意,杀聚中心。

    易修荆赤犀利的眼眸带着无限的冰冷,脚步缓缓分开,双手汇聚内力,太极轮转,一缓一运,飞舞起无数落叶,杀气弥漫。

    “哄……”

    刹那间,两方汇聚,道道光芒在瞬间闪亮天地,瞬间消弭。

    “砰砰……”

    几道身影跌落在地,几声惨叫,落叶缓缓落地。

    易修荆赤站在原地,一脸平静,倏地,“噗!”一手捂住胸口,单膝跪地,缓缓擦去嘴角的鲜血,该死!

    内息紊乱,五脏六腑受损!

    现在的她根本提不起一丝的气劲!

    抬眸扫向四周,八人还剩下两人,两个重伤之人!

    但是现在的她却没有了丝毫的力气!

    不过,她也绝不屈服,绝不认命,没有了内劲,她还有功夫!

    杀人而已!

    缓缓站起身,银光一闪,扬手之间腰间软件出,一脸冰冷,仿若地狱修罗,近八方之血。

    刀光剑影,布隐杀之气,两黑衣人一左一右,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长刺而来。

    “砰……”

    “走!”

    飞蝗石陡然间爆裂开来,易修荆赤耳边一道急促的声音,随后胳膊被人拉住,易修荆赤没有任何犹豫趁着雾气飞身离开。

    落日无回林,群山外。

    “你伤势太重,不能再运气了,”易修荆赤一把握住身旁黑衣少年的手腕,眼睛微微一闪,将他扶着依靠在树旁,四处扫了一下,轻轻一笑,“受这么重的伤还敢多管闲事?”

    这小子竟然受这么重的伤,还要救她,她真的不知道这古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英雄主义的英雄救美啊!

    “咳咳……能救一个是一个,反正我这样也活不了多久,为自己积德,”黑衣少年一脸苍白,脸上没有丝毫恐惧,只是那眼睛之中带着一丝不甘,“只是有心愿未了罢了。”

    “你全身骨裂,刀伤无数,竟然能活到现在,呵呵……”易修荆赤简直无语了,这人能撑到现在绝对是奇迹!

    这应该是被重大物体砸至骨裂,甚至五脏六腑都有些受损。

    “咳咳……无碍,还死不了,”黑衣少年无所谓的虚弱一笑,眼睛带着一丝凌厉,“呵呵……那些人没死,我绝不会死!”

    易修荆赤眼睛微微一闪,取出银针,“别动,现在我内息不稳,也深受重伤,我先为你控制伤势,稍后我们暂且离开这里,”银针飞舞,快速施针。

    黑衣少年眸中划过一丝惊讶,“荆明寒,姑娘叫我明寒便是。”

    易修荆赤拔出银针的手微微一顿,眉头一皱,扫向荆明寒,“荆雅楠的弟弟?”

    荆明寒点点头,“姑娘,你认识我姐姐?”他姐姐失踪近二十年了,这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怎会知道他姐姐?

    易修荆赤收起银针,将荆明寒扶起身,道:“荆赤,”随后轻轻一笑,“只是听说过你姐姐的名讳,她的医术仁义在江湖之上享有盛名。”

    “呵呵……享有盛名?现在谁还知道我姐姐的名字,无人知晓,就是在当年也很少有人知晓吧,”荆明寒一脸苦涩,眼睛带着满满的不甘心,看向易修荆赤,“荆赤,应该是最近的事情让你知晓我姐姐的吧。”

    易修荆赤点点头,与荆明寒向落日无回林深处走去,“你是从矿山逃出?”

    荆明寒点点头,“是,也不是,”眼睛微微一闪,随后看向身旁易修荆赤,“如果我说那矿山是我毁了的,你信吗?”

    易修荆赤脸上没有丝毫惊讶,脚步没有丝毫停顿,道:“那我就比较好奇,你是如何毁掉了矿山?”

    据她所知,这世界的人只能简单制作些焰火或者飞蝗石一类,却不知如何制造炸药,所以开采矿山所用的是最原始的办法。

    她很好奇,这荆明寒是如何毁掉那矿山的。

    荆明寒扫了一眼四周,看着周围群山环绕,他们已经进入了落日无回林的群山深处,道:“我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无主山洞,我们去那休息吧。”

    两人都无法运气,缓缓而行。

    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阴森森,水滴落的声响泛起回音,异常清晰。步入其中,感觉阵阵潮湿闷热之气,缓缓迎面而来。

    易修荆赤撇撇嘴,“你以前来过这里?过家家?”这山洞阴暗潮湿,凹地还有些积水,这地方是人呆的吗?

    左看右看,都像是蛇居住的地方。

    荆明寒轻轻一笑,“去里面就是了,”脸上带着一丝怀念,“这里是我和姐姐的秘密基地,没想到多少年了,这里竟然还是如此。”

    深入其中,一道昏暗的光芒照亮深洞之中,一张石床之上泛着灰尘,一旁石凳之上被水滴洗刷着光滑异常。

    易修荆赤抚摸了一下石床,捻了捻手指,嘴角微微勾起,“看来你经常来这里,”灰尘只有浅浅的一层,不像是进二十年没来,仿若是几个月未来一样。

    “恩,”荆明寒用衣袖轻轻挥动,将尘土扬起,便坐在石床上,“有空就会来坐坐,所以不会有大型动物再此居住。”

    随后看向清理好石床,坐在其上的易修荆赤道:“炮竹焰火。”

    易修荆赤眼眸微微一闪,看向荆明寒,眉头微微一皱,“炮竹焰火?”眼前一亮,“你是说你只用了炮竹焰火就将矿山毁掉?”

    荆明寒看向洞口,脸上带着冰冷的寒意,红唇有些苍白:“对,毁了矿山,至少两三个月内断了灵阁的矿脉来源,灵阁一乱,我就有机会了。”

    易修荆赤脸上带着一丝欣赏,能够用炮竹毁掉矿山,此人智慧非比寻常,胆子也不小,嘴角微微勾起,“你怀疑你姐姐的失踪是灵阁内部的人?”

    盘膝而坐,运气调息,易修荆赤闭眸疗伤。

    荆明寒躺在是创伤,身上布满了易修荆赤刚刚一路采集的药材浸泡过的银针,眼角微微一挑,“不知道,我母亲与姐姐几乎是同一时间出事,若说没有灵阁内部的人,我不信。”微微一顿,“你是何人?好像对我姐姐一事挺关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3/43296/23142933.html
文章摘要: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潜艇寸善片长清华教授,游目骋观全剧跟风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吉林快三走势图下载 湖北快三跨度走势 内蒙古福彩快三推荐号 多人诈金花下载 七星彩历史开奖号码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走势 重庆时时彩必中规律 内蒙古十一选五技巧 盈彩开奖网
江苏福彩快三走势图 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 河北11选5手机助手 时时彩是不是有人控制 秒速时时彩是假的
秒速赛车的漏铜是什么 江苏省7位数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视频 2018年排球比赛直播 辽宁体彩11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