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 第0025章 相遇美人
    “小花花,中国福彩:有什么事啊,要不爷陪你?”易修荆赤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花王胳膊,嘴角一抹邪笑,一脸的无辜道。

    花王眼里此刻的易修荆赤如同恶魔,欲哭无泪,“嫂子,我今天已经破产了!”

    刚刚谁让他多嘴,自己给自己挖坑!

    真的应了那句话: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易修荆赤与秦镹相视一眼,两人眸中划过一丝笑意,“赤,别逗他了。”

    “再逗他快哭了,”易修荆赤微微一笑,看向一脸蔫蔫的花王,“好了,今天我请,”随后拍了拍腰间,“出门带了点票票。”

    秦镹眼睛带着一丝宠溺和无奈,这女人算的那么清楚,治疗毒老她得了一个人情,救了他,她拿了十万两白银,一码归一码,算的清清楚楚。

    看来他还得继续努力。

    花王松了口气,打开折扇,“还好,还好保住了我的家当,”瞬间一脸谄媚的看向易修荆赤,“嫂子,以后小弟就靠嫂子罩着了。”

    易修荆赤嘴角一抽,有钱就是爷!这个花花真的是没节操啊!

    烈日西沉,没有了午时的炙热,三人缓缓向交易市场走去。

    交易市场。

    古镇中央大街尽头拐角处进入,四周十米高围墙,分为上下两层,远远的看着整个一层各种买卖的声音,而二楼却没有一丝声音传来。

    “三位请出示身份卡,”门口处两位门卫,面无表情,机械的声音传来。

    秦镹握住易修荆赤的手,对她微微摇头,“有我在。”

    易修荆赤眼睛微微一闪,没有说话,有我在?

    心中微微一笑,从前都是自己对别人说出这三个字,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说出这三个字,有我在!

    这种感觉虽然有些不安,但是还算不错,可以试一试。

    一旁花王直接拿出一张黑卡,折扇收起,一脸邪魅的气息,让人看不清神色。

    “阁下请进,”门卫接过黑卡,随后恭敬的递还黑卡,道。

    花王折扇倏地打开,邪魅一笑:“他们随本尊来的,本尊的人。”

    “好,”随后门卫看了一眼易修荆赤和秦镹,缓缓点点头,“请进。”

    三人便进入了交易市场,易修荆赤看了一眼手中折扇扇动,白衣飘动,衣冠楚楚的花王,胳膊戳了戳秦镹,“看你家花花嘚瑟的模样?”

    秦镹嘴角勾起,手紧紧握住易修荆赤的手,看着身旁小女人对他更亲密了许多,眼睛划过一丝不解,虽然脸上没有变化但是内心却十分愉悦。

    “两位,我们是来淘东西的,你们么么么……能换个地吗?”花王回眸看着你情我浓的两人,一阵无语,他家四哥冷冷清清,以前对女人厌恶到极致,他本以为这辈子他家四哥会孤独终老,没想到今日竟然化为绕指柔!

    奇迹!

    不过,也得分场合啊!

    易修荆赤随处在人群之中扫了几眼,宝贝倒是不少,假货也很多,“一步天一步地,人心中都有股赌性和惰性,一夜暴富。”

    “确实,这里的东西都不便宜,假货也不少,真的一步天一步地,”花王轻笑一声,微微摇摇头,“谁不想占便宜。”

    “去二楼,”秦镹眼睛微微一闪,冷冷的看了一眼花王,那眼神示意离你嫂子远点。

    花王微微耸耸肩,嘴角一抽,吃醋的四哥惹不起!

    真的不能好好玩耍了!

    随后三人借着花王的黑卡便直接上了二楼,一入二楼,便听到一道轻柔如水的声音,“花尊阁下?柔儿没想到再此地能够遇到花尊阁下。”

    花王眼睛微微一闪,仔细打量着向他走来的蓝色广袖流仙裙的少女,邪魅一笑:“呵呵……原来是柔儿啊,多日不见,柔儿更美了,让本尊都认不出来了。”

    易修荆赤嘴角一抽,微微一转头,她敢肯定花花绝壁的没有认出这美人是谁!只不过随着那美人的话说了下去而已!

    不过,这些那美人可不知道,此刻正一脸惊喜。

    “花尊竟还记得柔儿?那日花尊在流匪手下救下柔儿还将柔儿送回了灵阁姑姥姥那里,柔儿还未来得及曾感谢花尊阁下,”那蓝衣名为柔儿的少女眼睛带着一丝欣喜,一脸惊喜而羞涩的看着花王,轻柔的说道。

    花王折扇收起,眼睛微微一闪,铸剑灵阁夫人天阙儿外孙女天柔儿,其父天东海是天阙儿的哥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整个天家如今的财富都是靠灵阁而来。

    而这天柔儿便是天东海的女儿天雨的女儿,其父当年名满江湖的狂拳风澈,不过入赘天家成为了天家上门女婿,可惜了。

    “花尊?”天柔儿羞涩的表情微微一怔,轻声叫了一声久久没有回应的花尊,“花尊?”

    “柔儿今日怎会来古镇?又是孤身一人?”花王回神掩饰住尴尬,一脸邪魅,配合着气宇轩昂的外表,瞬间让天柔儿脸色羞红。

    天柔儿微微一笑,眼眸如水,含情脉脉,娇声百媚,“柔儿多谢花尊阁下关心,”随后指着身旁不远处的两名冷面侍女,“那两位是母亲安排保护我的,花尊放心。”

    易修荆赤反握住秦镹的手,从两人身旁略过,花王一挑眉:“你去哪?等我一下。”

    天柔儿眼睛微微一闪,这才抬眸看向易修荆赤和秦镹,秦镹相貌普通,天柔儿直接忽略了秦镹,看着易修荆赤,闭月之容羞花之色,未施粉黛已娇若桃花,柳叶眉间发桃花脸上生,腕摇金钏响步转玉环鸣。

    正所谓由来称独立,本自号倾城。

    此女是何人,倾国倾城之貌,却又有邪魅慵懒之色。

    “尊下,这位小姐是?”天柔儿掩饰住内心的波澜,看向花王,随后看到花王那微微皱眉的动作,倏地,心中咯噔一声,一脸僵硬笑意,“柔儿越矩了,救命之恩柔儿不敢忘,尊下若有需求柔儿必当尽力。”

    轻轻一顿,“柔儿有侍女陪同,不便久留了。”

    花王脸上邪魅笑意,轻言:“英雄救美自古皆然,本尊怎忍心看到柔儿烟消玉陨呢?”眼睛微微一闪,随后从怀中逃出一个黑色球状物,“此物名为黑雾,若遇到危险之时,爆碎它便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3/43296/23142929.html
文章摘要:第一邪妃:暗帝,铐紧点 ,留给淘洗主妇,菩萨像紧张人口比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中超足球赛程表 意甲比赛直播 黑龙江11选5任选 安卓 港式五张 梭哈 彩票p62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cba视频直播在线直播 今天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开到几点
老时时彩360开奖记录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选 快3网 大版创富 海南飞鱼可以胆拖吗
河南481重号全包 排球视频在线直播 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图 今日3d专家预测最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