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中国福彩: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休夫成瘾:王爷太流氓 > 第123章 公子,保重
    边境发生暴乱,逸安王领得圣旨,两日后带兵前往边境,维护边境安稳,镇压异国侵犯。

    消息京城传开,自然传入颜璃耳中。

    听到,颜璃若有所思。皇上指派四爷去边境镇压,这是出于看重吗?不,感觉更多是出于谋算。

    帝王之家,自来兄弟多仇家。逸安王手握重兵定然已让皇上忌惮。如此,怎么可能再重用于他。

    皇上这么做,十有八九是想借此消弱逸安王手里的兵力,或许还不止如此。

    但,不管皇上存了多少心思,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绝对不怀好意。对此,逸安王应该很清楚才对。可,他却把圣旨接下了。是迫于无奈,还是……将计就计,自有打算?

    颜璃想着,垂眸,转身走进内室,上床,盖被,睡觉。

    政权上的事,她不善于,也轮不到她参与,白耗脑子。那人既然已经接下圣旨,心里也一定是有了盘算。

    余嬷嬷看颜璃就这样躺下睡了,垂首,轻步走出去。走出屋子,抬头望望王府方向,轻叹一口气。这个该怎么向王爷禀报呢?

    说小姐听说他要上战场了,困意来的比往日还快了那么一些吗?简直就是沾枕头就着了!对此,王爷应该不会夸她睡的好吧。

    是没法夸她。不过,对颜璃的反应也不意外就是了。

    辗转难眠,担心不已!

    如果颜璃听到他上战场是这样反应,他反而要意外了。

    四爷打开抽屉,拿出颜璃在梅山的那几年给他写来的信函……

    【公子,您还好吗?】

    【公子,身体有没有哪里不适?】

    一百多封信,每一封的内容竟然都相差无几。如此,你是该说她敷衍呢?还是该说她没文采呢?

    内容毫无新意,但却不是敷衍。对颜璃,墨昶确定她是不省心的,可也从来不怀疑她也是会用心的。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致使他直到现在,虽然颜璃仍旧让他冒火,可他还是选择留着她。

    你清楚她的歹毒和阴损,但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对元墨,她内心存在那丝感恩是真。也因此,让墨昶每每想起,心里都有些烦闷。

    相比对元墨,颜璃对逸安王明显就显得寡淡多了。虽然这两个都是他,可在颜璃心里应该还是不同的。

    墨昶抬手按按眉心,身为王爷竟混的还不如市井公子,墨昶也是无言以对。

    武安静静站在一侧,看看桌上信函,看看自家主子,垂眸,心里暗腹:主子又在想别人家媳妇了。可惜,别人家的媳妇不想他。

    颜家

    颜子清恢复气力,第一句话就是,“让她给我滚,给我滚出颜家!”

    这个她指的是谁,显而易见。

    看着脸色青白的颜老太爷,文青开口道,“太爷,使不得呀!表小姐是带着圣旨回来的。所以,这个时候把她赶出去,岂不是违背了圣意吗?太爷,这罪名可是担不起呀。”

    听到这话,颜子清脸色更加难看了。特别又想到这圣旨还是自己求来的,眼前一黑又差点晕死过去。

    看颜子清直大喘气,文青刚忙上前,抚着他胸口,忙道,“太爷您放心,老夫人说了,她一定会好好管教表小姐的,让她以后绝对不敢再如此。”

    颜子清喘气,胸口起伏,“不……不要给我提她!”

    “是!”应,低头。

    千方百计把人弄回来,结果给自己弄了一个没脸见人。现在别说在颜璃面前摆架子,对颜璃简直是避之唯恐不及。这情况,简直是始料未及。

    在颜家专横了将一辈子的人,突然就迎来了自己的克星。想想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另一边,李氏看着知晓家里发生的事,特意赶回来的颜成明,眉头紧皱,“你说什么?你曾经夜探颜璃住处警告过她?”

    颜成明点头,如实道,“我那个时候担心她对着镇国公乱说。所以,就去警告了她一番。本以为她是个识相的人,现在看来我好像想错了。”

    李氏听言,直问,“你去警告她时,颜璃是什么反应?”

    颜成明道,“很乖顺,很听话。我当时还以为她是怕了!”说着,眼睛眯了眯,可知晓颜璃竟然当街鞭打过赵家小厮,再加上她对颜家做的事。颜成明眸色阴沉,恍然明白过来,对于他的警告,颜璃当时不是怕了,或许是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不然,对颜家她怎敢如此肆无忌惮。

    意识到这一点,被人耍的感觉骤起,眼中溢出火气。

    看颜成明变脸,颜老夫人开口,“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起了,类似的事暂时也不要再做了。就目前来说,我们还不宜和颜璃翻脸,为了一点小事就跟她置气是最愚蠢的。凡事要往长远看,从另外一些方面说,颜璃对我们还是很有用处的……”

    李氏说着,颜成明听着。

    如果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受点气,低个头,在李氏这里完全不算什么。做人要能屈能伸,李氏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只是,经历不同,性情不同。所以,颜成明对李氏的话并不赞同。不过,也没反驳多说什么。

    “祖母说的话,你可要都记在心里了。”

    “嗯,孙儿知道了。”

    嘴上应的好,心里却是别有盘算。

    翌日

    风高气爽,阳光明媚,难得的好天气。

    天气这么好,自然不能辜负。继而大清早颜家下人就开始忙活起来了,为表示对颜璃归来欢迎,准备的家宴自然不能敷衍。

    皇上的圣旨,颜家举家欢天喜地的接受。

    镇国府的准世子妃,颜家自然尤其看重。

    看忙的热火朝天的颜家下人,余嬷嬷静静看着,心里暗腹:李氏能从一个婢女做到平妻的位置,还从颜老夫人夺得了府中中馈,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受的住难堪,压得住脾气,拉的下脸面,这样的人不能小看。

    “小姐,亦柔小姐刚让丫头从来的头饰,说是给您配衣服的,让您看看喜欢不?”孙嬷嬷拿着一个盒子,走到颜璃身边道。

    颜璃听了,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精致华美的发簪,拿出,在手里拿着随意翻看着。

    发簪很漂亮。只是,颜亦柔送她这么好看的发簪,却并非是出于对她这个表妹的喜欢。

    颜亦柔看重的只是她准世子妃的名头,而非她这个人。

    对她,颜亦柔是真心想和她拉近关系。但,对她也是真心看不起,看不起她的粗野和出身。同时,也不满她这门亲事吧!

    在古代,女子定亲嫁人就像是谋职,还是终身入职,不能离职的那种。嫁人,是一份终身的事业!

    如此,自然是职位越高越好。而颜亦柔而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偏在入职这个事上,始终达不到满意。相反,颜璃这个处处都不咋地的,反而得了高职。颜亦柔心里定然有些发堵!

    相比颜璃,她明显是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呀。

    所以,纵然颜亦柔想利用她名头为自己添点彩,偏又不想靠近她。仿佛离她太近,就会变得粗鄙又腌臜似的。

    “小姐,还有这个,这也是亦柔小姐让老奴带来给您的。”孙嬷嬷说着,从袖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放在颜璃跟前。

    一行七字,一共四句!

    看起来像一首诗。

    “亦柔小姐说,因为颜家是文墨世家,所以很多小姐过来玩儿时都会动动笔。今日,为防这起事她特别写了首诗送给小姐,希望您会喜欢,也能用得上。”

    这是怕她写不出丢脸,连诗都给她提前备好了。

    颜璃拿起桌上的诗,看着,淡淡道,“表姐还真是个有心人。”

    孙嬷嬷听了,抬眸,看着颜璃嘴巴动了动,而后又沉默了。

    己时,开始有客人上门。

    颜亦柔带着颜璃迎客,并贴心的给她做着介绍。

    请来的十多个女儿家,都是出生官家,只是职位不高,且看起来都跟颜亦柔关系不错。

    而看在颜亦柔的面子上,她们无论心里对她什么想法,表面上都还算是客气。看来,这次宴会李氏也是费了心思的,确实不是为了给她难看,让她出糗。

    曾经苛待颜璃时,李氏没有手软。而现在表现慈爱,李氏也是做得滴水不漏。就算是心里不喜,可该哄着你的时候,她照样做得很好。

    一个惯会算计的主儿。

    “小姐,表小姐,裴家两位小姐和沈家小姐过来了!”

    话落,正在说笑的一众人,瞬时停顿,一致转头看向颜璃。

    裴家——颜璃未来夫家。

    沈家——跟颜璃有过节的人家。

    现在她们结伴而来,这说明什么呢?感觉有好戏看了。

    颜亦柔看看颜璃,随着起身,对着在坐的人道,“你们稍坐,我和表妹去迎一下客人。”

    “敏儿小姐,玉儿小姐,雪儿小姐!”

    裴敏儿——裴家长房幺女,年方二八,生的娟秀温柔,端庄大方。

    裴玉儿——裴家二房长女,亦是裴戎妹妹,长的如花似玉颇为艳丽。

    沈雪——沈家嫡女,沈鹏嫡妹,模样娇艳,身姿玲珑。

    “亦柔姐姐,一段日子没见,你看起来可是越发好看了。”沈雪看着颜亦柔,亲近热切道。

    颜亦柔却只是笑了笑,神色淡淡,“沈小姐过奖了。”

    对沈雪,颜亦柔并不喜欢,不喜欢她那张扬外放的性格,也不喜欢她那过于明艳的长相,还有她商家女的身份。

    商家,铜臭之家,除了粗俗再没别的。

    颜亦柔看着沈雪皱眉,她不记得往沈家送过请帖。可沈雪怎么来了?

    另一边,李氏听到沈雪来了,眉头也不由皱了皱,“她怎么来了?”

    许嬷嬷开口道,“刚才老奴去问了一下,好像是被裴玉儿小姐拉着过来的。”

    闻言,李氏神色微动。

    沈鹏同颜璃有过结的事,难道裴玉儿不知道吗?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如果知道,还把沈鹏的妹妹带来,那……这其中含义可就值得推敲了。

    “你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马上来报了我。”

    “是!”

    许嬷嬷领命疾步走出。

    因为裴敏儿和裴玉儿的到来,身份使然,刚才特别活跃的官家小姐此时都不由安静了下来。

    沈雪看看颜璃,对她似颇为好奇,“我听说璃儿小姐是在农家长大的,不知可是真的?”

    “嗯!是真的。”

    沈雪听了,随着道,“我听人说,在农家连饭都吃不饱,饿的时候只能吃树根,璃儿小姐你也吃过吗?”

    想听说她述说凄惨过往吗?

    颜璃看着沈雪,温和道,“沈小姐想多了!现如今,皇上睿智贤明,百姓安居乐业,今年又是风调雨顺,没有填不饱肚子一说。”

    闻言,沈雪眉心跳了跳,她只想知道她过去过的多狼狈多凄凉。可不是为了听她说这些!一开口竟直接把君王都给搬出来了。这么一来,她刚才那么说,岂不是会让人觉得皇上治国无方吗?

    一念出,沈雪脸色微变,心头猛跳,赶忙开口,“璃儿小姐的说的是,都是我见识浅薄了。其实看璃儿小姐这红润明媚的面容就应该知道,百姓生活自然是极好的。”

    “沈小姐过奖了。”

    “我是实话实说,璃儿小姐长的真看好,跟……”

    ‘跟你娘特像’这几个字在嘴里转了转,最终还是咽下了。

    听沈雪说到一半,突然不说了,颜璃轻轻一笑,看着她,“沈小姐真会夸人。其实,我除了长的好,心底好,亲事也定的特别好之外,也没别的了。”

    听到这话,沈雪笑了笑,笑的有些僵硬。

    裴玉儿听了,直直望着颜璃,嘴巴微抿,好像上前抓花她的脸。

    颜璃自夸长的好也就罢了,自说嫁的好已有些让人冒火了,最不能忍受的是……心底好?

    这几个字让裴玉儿尤感刺耳,一个敢动手杀人,一个土匪一样的女人……她若心底好,这世上都没坏人了。更重要的是,她一边勾搭着四爷,一边又跟他哥订了亲,简直是不知廉耻!

    一直默不出声的声的裴敏儿,听到此,转头看一眼身边丫头,随着开口,“这是我娘,还有家里长辈给你准备的一些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谢谢。”

    “其实,今天本来我娘也准备过来的。只是,今日宴请的都是一些女儿家,她一个长辈过来担心让大家感觉不自在,所以就没来。不过……”裴敏儿说着从袖袋里掏出一个帖子递给颜璃,“过几日是我祖父的寿辰,希望到时候璃儿姑娘可以带家母,还有颜家人一起过来。”

    看着颜璃手里的那张帖子,颜亦柔握着帕子的手紧了紧,眼帘微垂。明确邀请了颜璃和颜尘。至于颜家其他人……就看颜璃自己安排了,就看颜璃愿意带着谁了。

    【亦柔,你记住,现在颜璃顶着镇国府准世子妃的名头,我们跟她处好了还是很有好处的。】

    想到她娘说过的话,看眼前情形。颜亦柔扯了扯嘴角,真是讽刺呀!想她纵然满腹经纶,才华无双,可是想靠近高门权贵,最后却还要指着颜璃这个卑贱之人。呵呵……老天可真是不开眼。

    听到裴敏儿的话,沈雪猛然转头看向裴玉儿,脸色难看……被坑了!

    “小姐,不好了!”孙嬷嬷突然疾步走来,望着颜璃急声道,“夫人刚才突然跑出府了!”

    闻言,颜璃眉头一皱,随着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孙嬷嬷疾步跟上,边走边道,“小姐您别担心,余嬷嬷有跟着夫人。老奴担心余嬷嬷腿脚会跟不上,刚才也已请人追过去了。”

    颜璃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只是快步走出颜家,寻人去了。

    一个疯子娘,还是妓女生的,裴玉儿就不相信颜璃对颜尘是真的在意。哼,不过都是假装孝顺给人看罢了!

    偏很多人还信以为真,觉得她是个有良心的人,实在是可笑。

    颜璃这边刚走上街头,余嬷嬷就迎了过来,“小姐。”

    “夫人呢?”

    余嬷嬷往酒楼望了望,指指二楼,“夫人在楼上!”

    在楼上?

    “夫人跑出来,老奴追来,走到这里夫人说要吃的,老奴正准备去买,就刚好碰到了逸安王,王爷就带着夫人上去了!”

    颜璃听了眉头微挑,往楼上望了望,看着窗口那一抹若隐若现的白色衣角,刚好吗?还真是巧!

    想着,收回视线,看了看余嬷嬷。

    接受到颜璃的视线,余嬷嬷面皮紧了紧,随着不由自主低下头来。

    颜璃看此,什么都没说,抬脚往楼上走去。

    看着颜璃的背影,余嬷嬷心里生出一股感觉:她并非是镇国府的下人,颜璃或许早就知道。

    上楼,看颜尘正在吃东西,而四爷坐在她对面不紧不慢的喝着茶。那画面……有些鲜亮,有些诡异。

    “小芽!”看到颜璃,颜尘口齿不清喊道。

    颜璃走到她身边坐下,看向对面男人,“多谢王爷。”

    “嗯。”四爷漫不经心应一声,继续品茶,不再说话。

    颜璃看了他一会儿,看他没什么要说的样子,继而在颜尘放下筷子时,开口,“如此,我们就不打扰王爷品茶了,先行告退。”

    四爷听了,抬眸。

    颜璃拉着颜尘的手起身,刚走出没两步,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颜璃!”

    两个字,不轻不重,不紧不慢。但,就是让人感受到了其中隐含的威胁。

    听到,颜璃脚步顿住,转头看看四爷,牵着颜尘走到另外一个桌上,“在这乖乖坐着等我一会儿,然后我们就回家。”

    “好!”

    颜尘总是十分听话,让她坐着,她就老老实实待着,等着。

    颜璃走到四爷跟前坐下,不再跟他玩儿什么大眼瞪小眼,“听说四爷再过两日就要去边境了?”

    “嗯。”

    “祝四爷一路顺风,旗开得胜!”

    话倒是好听话。可是,不是他想听的。

    四爷轻抿一口茶水,看着她,静默少时,淡淡开口,“边境风光无限,想不想去看看?”

    闻言,颜璃神色微动,盯着四爷看了一会儿,开口,“同四爷一起吗?”

    “不然,你想同谁一起?本王也可成全你。”

    颜璃摇头,“不想跟谁一起。我一订了亲的女子,做这些不合适。虽然四爷本意是想带我去看看边境风光。但,让不知道的人看了,说不得会以为我是和四爷私奔了。如此,还是算了吧!”

    私奔!

    她还真是什么字眼都敢往外冒。

    “特别边境正在暴乱,我身手不佳之人去那里,是自寻死路,也是给四爷增添麻烦。所以,我还是留在京城的好。”

    边境正在暴乱,所以她想安稳的在京城待着。至于他……爱咋地咋地!

    “对本王去边境一事,你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

    这问话,不知为何除了让人感觉闷骚之外没别的!

    武安别过脸,暗腹:不就是想问颜璃对他有没有一丝不舍吗?问的还真是含蓄。

    颜璃摇头,“没有,小女没什么意见。”

    墨昶听了,嘴巴微抿,她是不是答的太顺溜了?连一丝犹豫都没有,足见这心里担心什么的确实是一点没有。

    “不过,王爷,小女有一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颜璃望着四爷的眼睛,轻声道,“四爷,你跟我那一晚,是不是第一次呀?”

    闻言,四爷面皮陡然绷紧了。

    颜璃看此,恍然,呢喃,“真是第一次呀!怪不得时间那么短。”

    “颜璃!”

    听到这声沉怒声,颜璃扯了扯嘴角,随着从袖袋里拿出几张纸放在四爷面前,“几张食谱送于四爷,希望四爷在打仗时也别亏待了自己。”

    “本王不稀罕!”

    颜璃听了,对笑了笑,起身,走到颜尘身边拉着她手离开。

    看着颜璃离开的背影,垂眸,看看桌上的食谱,拿起,看到食谱下面几个字,眼眸微缩……

    公子,保重!

    ------题外话------

    周六周日,总是特别忙,啊啊啊,四只手都不够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3/43288/23139834.html
文章摘要:休夫成瘾:王爷太流氓 ,蛇尾疗程短黑软,认证机构床上施床名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什么是秒速时时彩 韩国快乐8开奖号码 双色球尾数和值走势图 贵州11 安徽11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前3走 365排球比分直播 澳洲幸运彩app 大乐透走势图 深圳风采35选7走势图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 pcdd预测神测 双色球近300期走势图 冰球比赛 极速飞艇有假吧
吉林11选5前二直选走势图 极速时时彩怎么赢 湖北11选5前二直选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缩水软件 信誉好的大平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