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休夫成瘾:王爷太流氓 > 第五十四章 想念
    鱼辣了些,肉老了些,汤和菜咸了些。

    就江小芽来说,这些都失败品。然,却意外的合了沈宇的口味。

    “除了这道红烧肉烧老了,其他的菜味道都相当不错。”

    看沈宇赞赏连连,颇为喜欢的样子。江小芽:弄巧成拙了。没想到他是个喜欢重口味的。

    这就是自以为是,不够了解的结果,。

    心里是无奈,脸上是欢喜,“大少爷喜欢就好。”

    “嗯,很喜欢。”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个碎银子递给江小芽,“这是你的赏钱。”

    “谢大少爷。”

    看江小芽欢喜接过,一脸的纯真无邪,沈宇手指动了动,心里发痒。

    “周行。”

    “少爷。”周行上前,恭敬应。

    “你一会儿去给采买的孙嬷嬷说一声,让她明天出去时带着蝶儿,再给她做几身衣服。”

    “是,小的这就去。”

    “多谢大少爷。”

    看江小芽感恩戴德,沈宇微微一笑,意味深长道,“你只要听话,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是,奴婢一定听话。”

    “很好。”

    回到自己房里,江小芽拿出沈宇赏赐给她的碎银子,看着……

    论大方,元墨真不如他。

    不止赏钱给的大方,在言语夸赞上也是毫不吝啬。

    按道理来说,跟着这样的主子,应该是福气吧!可是……

    江小芽把玩着手里的银子,眸色悠远冗长,但不知为何,她却更愿意跟着元墨。

    虽然元大爷在各个方面都相当吝啬,不给赏钱,不涨月钱,不会夸她,甚至于吝啬于让人碰,哪怕是为救他才碰了一下他嘴巴,他大爷照样不高兴,照样发配你进猪圈。

    可,奇异的江小芽还是觉得元墨比沈宇,让她感觉踏实。

    想着,江小芽垂眸,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她并不是一个念旧的人。

    如此,或许是因为元墨曾经找过她。那一时的温暖和那时的心情,延续到现在还未完全消散吧!不过,主要也是因为,沈宇对她的好,没由来!

    翌日

    “江小芽?!”

    刚跟着采买的孙嬷嬷走出沈大少爷的院子,一道带着惊疑的声音传入耳中。

    听到那略熟的声音,江小芽眼帘微动,转头……

    精致的妇人发髻,浓厚的胭脂水粉,暗色老成的襦裙,下垂的嘴角。

    十几岁的女子,三十多岁装扮。由娇媚少女变古板端庄妇人。

    看到大变模样的姚文婷,江小芽眼神微闪,却也不意外。因为沈忻被杨文所伤之事,她听元通提及过,也从杨文口中听到过。

    满怀期待,满是憧憬的嫁入沈家。结果,夫婿竟成了植物人。如此,她还能欢天喜地满面春风才是奇怪。

    “江小芽,你怎么在这里?”姚文婷问着,四处看,面皮紧绷,心头发紧,难道元墨来这里了吗?

    想此,眼底漫过慌乱和狼狈,她不想被元墨知道她现在这副模样。

    “奴婢(老奴),见过二少奶奶。”

    孙嬷嬷拉着江小芽一同请安,随着起身道,“二少奶奶,这丫头不叫江小芽,叫蝶儿,是大少爷的贴身婢女。”

    闻言,姚文婷盯着江小芽,神色不定。蝶儿?她明明就是江小芽怎么成了蝶儿了?又怎么成了贴身婢女了?

    “二少奶奶,老奴还要出府置办东西,就先行告退了。”说完,拉着江小芽一并离开。

    姚文婷看着江小芽背影,凝眉,转头看向身边丫头,“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奴婢也不是很清楚。”翠英低声道,“奴婢前两日偶听府中人说,大少爷带回来一个丫头。想来,也许这个丫头就是江小芽。”

    姚文婷听了,眼睛微眯,“江小芽竟成了沈宇的贴身丫头。呵……”哼笑一声。是该说江小芽有本事呢?还是……该说他们冤家路窄呢?

    之前,在元墨意外被‘废’不能人道时,在元墨连续被人劫持却总是无能反击时。姚文婷曾庆幸,庆幸当初江小芽打翻了参汤断了她与元墨的姻缘,让免于守活寡,免于跟着担惊受怕。

    可现在,看沈忻这副模样,看自己落到这副境地。再见江小芽,姚文婷不由再次生怨!

    若非江小芽,自己的境况一定不会是这样。

    不得不说,想怨恨一个人总是能找到理由。迁怒有理,怨你有因,错的都是别人,从来会是自己。

    骄纵的女人,无道理可讲。

    江小芽随着孙嬷嬷走出沈家,心里:有姚文婷在,这沈家是更加不能待了,绝对的大凶之地。只是,要如何离开了呢?

    江小芽一路若有所思。

    元家

    晚,元墨沐浴出来,元通赶忙拿起棉布,为他擦拭头发。

    元墨静静翻着手里书。

    屋内温暖,静寂。

    少时,元通似忽然想起什么,开口,轻声道,“公子,江小芽托人送信过来了。”

    闻言,元墨翻书的手瞬时一顿。写信?

    一个连大字都不认识一个的人,怎么会写信?

    元墨意外也好奇,“信呢?”

    元通麻溜把信函拿出来,双手递给元墨,“公子,在这里。”

    元墨接过,看元通一眼,不咸不淡道,“没想到,你对她倒是挺惦记。”

    几乎每天都要对江小芽吼一遍’剥了她皮‘的是他,现在最常在他耳边提及江小芽的也是她。

    这是清楚江小芽处境危急,生怕他把她忘了是不是?是在期望他出手将她带离火坑吗?

    “公子,老奴没别的意思。”

    “没有最好!将她带出沈家,我没这想法。”

    元通听了,垂首。

    元墨表情凉淡,漫不经心拆开手里的信函,当看到上面内容,脸色顿变,黑沉如墨!

    “江小芽,这混帐东西,我看她是找死!”声音沉戾。

    看元墨陡然迸发出的火气,元通微微一愣,看一眼被自己主子甩出去的信函,弯腰拿起,心里:江小芽到底写了什么?让主子一下这么恼火。

    要知道,主子可从来不是那种轻易就动怒的人。现在,怎么一下子就被撩出火气了?

    心里十分好奇,万分惊奇,伸手将地上的信函捡起……

    公子,奴婢已离开五日,您身体还好吗?奴婢在这里一切都好,就是想念您,想念您的音容相貌,还有……你唇上淡淡的青草味道。

    公子,奴婢好想再亲你一次!

    看到上面内容,元通眼眸瞪大,嘴角颤动,抽搐……

    这,这是……

    这是非礼,这是调戏,这是居心叵测,这是……找死!

    江小芽她到底想干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3/43288/23139763.html
文章摘要:休夫成瘾:王爷太流氓 ,打开了隆恩力克,酒阑人散热电偶马路新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6169彩票 二肖中特公式规律 吉林11选5胆拖 多宝娱乐平台登录 排列五开奖
上海快3预测 香港六合彩总部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开奖走势图 体彩云南11选5
手机导航地图 六尾至一尾中特 十一选五怎么玩法规则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七星娱乐是什么
哈尔滨快乐十分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组选 森马彩票平台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20170428 中国体彩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