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阴倌法医 > 第三十七章 驿站迷离
    我怎么都没想到,第二次来到阴阳驿站,还没弄清这里的秘密,竟然又迎来了一位住店的客人。

    这人居然还是熟人,是和我在同一个警局工作实习的准法医边耀双!

    大双像是没听到我的问话,又像是十分的困倦疲惫,只是扶着额头软弱无力的说:

    “我很累,能让我在这里住一晚吗?”

    “你怎么了?”

    我起身想过去帮他检查。

    旁边却有一只手拉住了我。

    小雅朝我微微摇了摇头,对大双说:

    “住店可以,但是要付店钱。”

    “好,我给……”

    大双说着就去口袋里摸,可是摸遍全身也没摸出什么。

    我忍不住皱眉:“小雅,他不舒服,先让我替他检查一下。”

    小雅看了我一眼,“他只要睡一觉就好了。”

    “那就赶紧给他开间房,让他去休息!”我急躁道。

    回想起来,戏班武丑死的当晚,大双就好像很不舒服,难道他病了?

    小雅犹豫了一下,对大双说:

    “急着住,那就先住下,店钱先欠着吧。”

    “废什么话!赶紧带路!”

    我真有点火了,季雅云平常挺知书达理的,怎么年轻的时候这么死板?

    小雅微微蹙了蹙眉,却也没说什么,反倒是快步走到楼梯口,回过头来对大双说:“上去吧!”

    我想扶大双上楼,却被她拦住:“老板,我们不能轻易上去的。”

    我想发火,可看着她熟悉而又陌生的眸子里一片纯净,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安排他住几号房?”

    “他只要上去就行了。”小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

    看着大双步伐沉重的上了楼,我用力捏了捏眉心,走到柜台后,端起茶杯一口喝干了茶水。

    小雅接过茶杯轻声说:

    “我再去帮你倒一杯。”

    “不用了。”我指了指对面的红木沙发,“你先坐下,我有话要问你。”

    小雅又疑惑的看了看我,点点头,顺从的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虽然她的姿势很优雅,但因为旗袍的款式特殊性,我还是被一片雪白晃的有些眼晕。

    我拧着眉头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整理出我认为的重点。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问。

    “驿站。”

    “我是谁?”

    “你是这里的老板啊!”小雅顿了顿,补充说:“徐福安。”

    “你是谁?”

    “小雅。”

    “你大名叫什么?”

    “我没有大名。”

    没有大名……

    我思维又有些短路。

    我能感觉的出,小雅没有说谎。

    她对我的态度简直恭顺的像是奴隶对待主人,我相信她绝不会刻意向我隐瞒什么。

    可这间驿站到底是什么鬼?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成了这里的老板?

    还有……一个人的年纪不可能改变,面前的小雅到底是不是季雅云?

    我攥起拳头,用指关节一下下的敲着发疼的脑袋。

    片刻,我抬起头朝楼梯看了看,问小雅:

    “大双……刚才那人是什么情况?”

    小雅眼波缓缓流动,似乎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还是说:

    “我们这里只是负责接待过路客人,只要他们肯付店钱,就能住在这里。不问身份、不管来历……这是老板你定下的规矩。”

    “又是规矩……”

    我感觉头都快炸了。

    “砰砰砰!”

    敲门声再次传来,显得有些沉重。

    不等小雅起身,我就烦躁道:

    “又是谁?进来!”

    小雅也没显得诧异,就像是我这么粗暴很正常一样,只是拢着旗袍站起身,快步走到了我身旁,双手交叠在小腹前端庄的站在那里。

    大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是个身材伟岸,穿着黑西装、白衬衫的中年男人。

    这人看年纪大概四十左右,虽然穿着得体的西服,却长得粗眉大眼,外加身形挺拔,给人一种十分彪悍的感觉。

    他右边的眉骨处有一道长约十厘米的刀疤,这让他原本还算周正的面孔显得有些狰狞。

    这人慢斯条理的走进来,并没有直接看向我,而是背着手,抬眼打量着房间里的陈设,目光在楼梯口停留了一下,最后才转了过来。

    他先是看向小雅,眼睛猛地一亮。停顿了超过半分钟,才像是回过神来,转眼看向我,神情显得微微有些局促。

    两人四目相对,他忽然眉毛一耸,“咦”了一声。

    作为一名法医,我对自己的观察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我应该没见过这张刀疤脸。

    可为什么他的眼睛会让我觉得有些熟悉呢?

    我脑筋快速的转动了一下,还是决定先遵守小雅说的‘规矩’。

    眼下的遭遇实在太离奇,能够解答我疑惑的,似乎只有身边的小雅。

    不管来人是谁,先打发他住下,然后再竭尽可能的把心里的疑问通过小雅分析清楚。

    刀疤脸目光奇特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嘴角上挑,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

    让我摸不清头脑的是,他居然朝我眨了眨眼,眼中透出一抹只有熟人间才会互相暗示的狡黠意味。

    “住店?”

    我现在一心只想向小雅问清楚状况,顾不上想他这眼色是什么意思。

    刀疤脸面带笑意的摇了摇头,抿了抿嘴,居然说:

    “不,我就是来看看。”

    说完,竟向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一转身,背着手颠颠儿的走了出去。

    愕然的同时,我无意间留意到一个细节。

    他背着的左手虚握成拳状。在他出门的那一刻,屋里的亮光和外面的昏暗交错,我似乎看到他拳头的虎口处闪出一点绿光。

    让我更不可思议的是,刀疤脸走出去后,居然转过身,很有礼貌的把大门给关上了……

    我愣了好半天,才转头看向小雅:

    “什……什么意思?什么叫‘就是来看看’?”

    小雅似乎也是一愣,然后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

    “看看就看看呗。”

    “这里是想来就能来的?”我更摸不着头脑。

    小雅眼珠转了转,似乎明白了我问题的重点,轻声说:

    “老板,你是不是还没睡醒?来这里的人,有什么目的、住不住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不能付得起店钱,还有……他们是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自觉的又想起刀疤脸左手中闪过的那一点绿光。

    那好像是……一只眼睛……一只绿色的眼睛!

    我被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想法吓得一哆嗦。

    仔细回想,那的确不像是翡翠之类透出的光芒,那点一闪而过的绿光,似乎有着生命的灵动!

    “再帮你倒杯茶?”

    “啊?”

    我恍惚了一下,见小雅还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想到刚才的话题,我忍不住问她:

    “你记不记得,你是怎么来的?”

    “我是怎么来的……”

    小雅的目光渐渐变得迷茫起来,有些涣散的神光突然聚拢,惊愕的看向我:“徐祸?!”

    “嗡……嗡……”

    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我猛然睁开眼。

    坐起身定了定神,才看清自己是坐在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嗡……嗡……嗡……”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探身拿过手机,见是孙禄打来的,咽了口唾沫点了接听。

    “喂,祸祸!”

    “这才几点?这么早,什么事啊?”我习惯性的看了看表,7点一刻。

    “跟你说一声,我现在在医院,大双病了,我得帮着照应着点,没什么事上午就不回局里了。”

    “大双?病了?”

    想到‘梦中’的遭遇,我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怎么了?你们在哪家医院?”……

    挂了电话,我愣了好一会儿才低头往自己身上看了看。

    “不是说LUO睡更容易达到深度睡眠嘛……怎么还会这样……”

    我穿好衣服,胡乱洗漱一下,背上包出了门。

    路过28号门口,见大门关着,刚想过去敲门,门一开,季雅云出现在门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928/22844453.html
文章摘要:阴倌法医 ,教学班立博小枉大直,日本海名满天下边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大发国际 南海彩票网七星彩论坛 万利彩注册平台官网 香港马会精准特码资料 舟山体彩飞鱼官方网站
山西快乐十分游戏规则 贵州快三 秒速飞艇开奖直播 11选5套利刷水 山东11选5免费软件
技巧时时彩计划软件 网球王子国语版全集 宝马彩票平台官网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公告 海南彩票论坛
吉林时时彩玩法 彩票开奖7星彩66期 快开彩票 时时彩网 白小姐一句解一肖中特 极速快3在哪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