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阴倌法医 > 第六章 无头女鬼
    “这老头是不是有病啊?咱花钱租的房子,怎么还就不能带人来了?”孙禄悻悻的嘟囔了一句。

    我没说话,事实上只这两句话的工夫,我身子已经沉的都不行了,眼前也开始冒金星。

    我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可这会儿再想去摸包,却连手都没力气抬起来了。

    更加让我感到惊恐的是,我发现自己居然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掐住了脖子,不光说不出话,连气都快喘不上来了。

    “怎么不开门啊?”

    孙禄见我愣着不动,问了一句,顺手拧了下钥匙开了门。

    “灯开关在哪儿呢……我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的?”

    没听见我回应,孙禄回过头,终于看出我不对劲了,急忙过来搀住了我。

    他和我身子一挨,我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脑子也跟着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回想刚才的情形,再想想鬼灵录上的记载,我瞬间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我这是让回魂客给撞上了!

    可是虽然孙禄的阳气替我冲散了一些压身的阴气,可我还是不够力气去包里拿家伙。

    情急之下,我只好一咬牙,用尽全力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

    “到家了!”

    话一出口,我就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身子猛一轻松。

    我顾不上多想,推着孙禄进了屋,反手去摸开关。

    “吧嗒吧嗒……”

    开关找着了,灯却没亮。

    “妈的,怎么又停电了!”

    我忍不住小声骂了一句,掏出打火机打着了,两步走到柜台前,点燃了牛油蜡。

    烛火摇曳燃起,屋子里顿时亮堂起来。

    我摘下背包,一边拉开拉锁一边急着转过身,想看看跟着回来的是哪位爷台。

    可当我转回身,却没见到任何东西,只有孙禄愣愣的站在那里。

    我顾不上跟他解释,拿出一把竹刀,快步走到门口向外张望,但是也没看到什么鬼影。

    奇了怪了,那东西哪儿去了?

    回想老陈的怪异举止,我越发觉得不对劲。

    他刚才摇着铃铛、挑着纸衣服过桥,然后烧了纸衣,难道是为了招魂?

    可如果是接引回魂客,那应该是摆上供品,明灯引魂才对。想要烧衣服给死者,也绝不该烧纸糊的衣服……

    还有,刚才被压身的感觉太明显了,我摆明是将‘某位爷’给背回了家里。可按照太阴鬼灵术中的记载,我本来就是阳世鬼身,怎么可能被鬼压身呢?

    我心里疑惑到了极点,回过身,见孙禄还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这老房子线路不好,这是又停电了。”

    我边说边拿出烟盒叼了一根,又抖出一根,用手背捅了捅他的胳膊。

    见他站在那儿没反应,我心猛一沉,吐掉烟,快步走到他面前。却见他的头歪在一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似的。

    我松了口气,同时又哭笑不得,站着都能睡着,这货是真喝多了。

    “屠子!屠子!醒醒!”我使劲推了他一把。

    结果他身子摇晃着退了两步,却只是把头偏向了另一边,眼睛仍然闭着,还是杵在那里不动。

    我刚松弛的神经一下又紧绷了起来,这绝对不对劲,就在他后退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他的脑袋是自然而然甩到一边的,感觉就像是脖子没有支撑,脑袋是挂在上面似的。

    被我背回来的家伙附在孙屠子身上了!

    这个念头一闪,中国福彩:我立刻回身从包里拿出一道符箓,念诵法诀“啪”的将符纸贴在孙禄脑门上。

    孙禄被我拍的身子又是一晃,却还是保持着那种诡异的状态。

    这回我是真急了。

    就算附身的是红袍子那样的厉鬼,符箓贴上去,也不会完全没有反应。

    难道附在他身上的是比红袍子还凶的鬼?那不就是……

    不对……要真是被凶煞附身,那附身的厉鬼肯定是有目的的,总不能附身后就这么站着‘睡觉’吧?

    我过去揪住孙禄的领子笑骂:

    “***,你跟我逗闷子呢是不是?”

    想来想去,貌似就只有这个可能了,这货是装的,在跟我逗着玩呢。

    我会这么想,是因为他和张喜刚知道我是阴倌那会儿,就总跟我这么装着被鬼上身。

    而解决这种‘问题’,我实在太‘专业’,太有经验了。

    我一手揪着他的领子,一手去撑他的眼皮,嘴里说着:“来,让我看看死多久了。”

    可是就在孙禄的眼皮被撑开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的眼珠上居然像是蒙了一层蜡皮,变成了死鱼一样的死灰色!

    这还是被脏东西附体了,可被什么东西附身,眼睛会变成这样?

    我彻底毛了,甚至于拿过竹刀,用带尖的一头照着孙禄的手背上戳了两下,却依然不起效果。

    “冷静……冷静……”

    我大口吸着气,用力揉着太阳穴,竭力让上头的酒精挥发,让自己能够冷静思考。

    好在那家伙附在孙禄身上后,没有做什么伤害他的举动,我才有了缓解情绪的机会。

    “就算被厉鬼附身,眼睛也不可能变成那种颜色……”

    “这样的死鱼眼……还被蜡皮蒙着……”

    猛然间,我脑海里闪过一副画面。

    画面中,一双眼睛和我近距离的‘对视’,那双眼睛就是蒙了‘蜡皮’的死鱼眼!

    难道说是……

    想到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可能,我又赶忙翻了翻孙禄的眼皮,确认他的眼睛和我那次见到的眼睛有九成相似。

    我不管不顾的把他拉到柜台前,两下扯开了他胸前的衣服。拿出毛笔蘸了朱砂,在他黑乎乎长满胸毛的胸口专注的画了一道鬼灵术中的符箓。

    “我去!你干嘛呢?”

    最后一笔刚画完,孙禄就猛地睁开眼,先是愣了愣,然后捂着胸口往后跳了一步,用看色`魔的眼神斜眼看着我。

    我朝他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又把竹刀拿了起来。

    孙禄拧了拧两条西瓜刀似的粗眉毛,假装惊恐的大呼二叫:

    “你还想用强?”

    我上前一步,朝他递了个眼色。

    孙禄和我再熟悉不过,眼珠子转了转,立刻就侧着身朝一旁迈了两步,斜眼看向身后。

    下一秒钟,两人的身子都是猛一震。

    我站在原地没吭声,孙禄反应过来,一个箭步跳到了我身边。

    这时两人都已看清,就在他刚才站着的位置后方,赫然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服,没有脑袋的女鬼!

    孙禄本来就胆大,又跟我在一起经历过一些事,所以也没至于被吓得魂不附体。

    他低头扒开胸襟,往胸口看了一眼,低声问:

    “我刚才是被她给上身了?”

    我点点头。

    孙禄说:“那还等什么啊?死了还祸害活人,还惹到咱哥们儿头上了,那不是找死吗?给她个痛快吧。”

    我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走到女鬼面前。

    离近了才发现,她身上的白色衣服,居然是纸糊的,好像就是之前老陈烧的那一身。

    我的注意力没有多停留在衣服上,而是垂下眼,仔细查看她颈部被切割的创口。

    “我去……不是吧……”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小心点儿!”孙禄提醒我。

    “没事,她不会伤人。”

    我回身走到柜台后,把竹刀丢在柜台上,一屁股在藤椅里坐了下来。

    孙禄嘴角抽搐了两下,看着我说:

    “你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住在坟地对面不说,有‘鬼妞’找上门还不收了她?”

    “暂时还不能收她。”

    “不收……你还留着啊?她要是美女还行,可她连脑袋都没有……”

    “她是黎曼。”

    “黎曼是谁啊?”

    孙禄拧着眉头想了想,猛一拍脑门,瞪着我问:

    “你是说……她就是烹尸案的受害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928/22799258.html
文章摘要:阴倌法医 ,凯斯女儿红罪不可逭,遭袭好辩数十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cpcp彩票平台正规吗 二肖中特期期100准1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官网 山东11选5平台 网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省福彩p62开奖 刮刮乐中25万怎么领奖 福建省十一选五 彩票网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pk10牛牛技巧 7m体育篮球比分直播 炫乐彩票 易球网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 福建快三遗漏号 快中彩走势图 老钱庄娱乐场 河南麻将技巧顺口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