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阴倌法医 > 第十二章 没有头的白袍子
    “筱雨?”我猛地一怔。

    “是啊,这女的就叫筱雨,她的头像……”

    不等郭森说完,我就快步走到他身边,看向手机屏幕。

    只一眼,头“嗡”一下就懵了。

    上面是微信的对话界面,其中一个人的头像,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那是两个手工拙劣的泥娃娃……果然是筱雨!

    两人的对话不但露骨,筱雨竟然还给对方发了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只穿着内`衣,搔首弄姿的女人,虽然没拍到脸,却能看出身材十分的美好。

    “徐祸,徐祸?”

    “啊?”我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才有点回过神来。

    “你认识这个筱雨?”郭森问。

    我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后边郭森再说什么,我都只是敷衍了事,直到走出办公室,整个人都还恍恍惚惚的,满脑子都是微信上两人的对话……

    ‘宝贝儿,我想你了,你在哪儿?我受不了了,我想见你,我要X你。’

    ‘我就在你附近,近的你想都想不到。’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要不,你来我家,我家在……’

    ‘好啊,我去你家找你。’……

    呵呵,一个7号楼301,一个6号楼303,只隔了一面墙……是够近的。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呼……”

    挂了手机,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只觉得大脑从未有过的混乱,除了愤怒,更多的是一种难以描述的难过。

    回到实验室,我对马丽说我想请几天假。

    马丽说我是该休息几天,调整一下心理状态,毕竟短短的几天内连着发生两起诡异莫名的案子,心理素质再好都受不了,更何况我还是个实习的。

    连着两天,我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看什么都觉得不顺眼,看哪儿似乎都能看到徐洁的影子。

    我没对郭森说筱雨就是徐洁,是因为我相信她和裴少义的死无关。

    更主要的是,当我发现徐洁的‘秘密’以后,感觉从未有过的痛苦。

    我第一次全心的爱上了一个女人,就算死也不想让她受伤害,然而得到的却是背叛……

    “算了,已经是过去式了。”

    我对自己说了一句,起身去厕所冲了个澡,换了衣服,决定带肉松回董家庄的老屋住两天。

    刚下楼,一旁忽然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你最好留在家里,不然会有血光之灾。”

    转过头,就见一个年轻女人双手抱怀的靠着楼门站在那里。

    “你在跟我说话?”我点了点自己的鼻子,仔细打量了她一眼。

    看年纪,这女人也就二十出头,短发干净利落,鹅蛋脸,样貌只能说是中等偏上,身材却是出奇的好。

    女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最好哪儿都别去,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否则不光有血光之灾,还可能会有牢狱之灾。”

    “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我郁闷的问。

    女人冷哼一声,竟然转过身走了。

    “神经病!”我低声骂了一句,径直带着肉松上了车。

    回到董家庄,中国福彩:把车停在村口,无精打采的往家走,到了门口,见大门竟然虚掩着。

    想到上次家里被人布设成灵堂的事,我一阵光火,从地上捡了根棍子,一脚踹开院门,刚要怒骂,看到屋子里的人,不禁一怔。

    “徐祸!”

    “小福!”

    季雅云和那个女人同时低呼了一声。

    我丢掉棍子,走进屋,见除了她俩,桑岚也在,屋子里还飘荡着一股古怪的气味,像是在烧什么东西。

    “你怎么也来了?”桑岚小声问,不知道是不是想到那天的事,有点不敢正眼看我。

    “徐祸来了?!”里屋传来男人的声音。

    我又是一愣,大步走到门口,迎面就碰上了桑岚的父亲。

    透过他肩膀往屋里一看,一个头发稀疏花白的老人正背对着门跪在床边,在他的面前,竟然摆着一个燃烧的火盆。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十五六岁,长了个蒜头鼻子的少年。

    我想起来,这个少年就是上次去顾羊倌家里见到的那个,好像是叫小雷。那老人就是顾羊倌了。

    小雷看了我一眼,从左手抽出几张黄纸递给顾羊倌。

    顾羊倌接过去,嘴里含糊的念叨着什么,把黄纸放进了火盆。

    我捂住发闷的胸口缓缓的转过身,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家四口,“你们在干什么?”

    那个女人局促的拢了拢头发,“小福……”

    我再也忍不住,狠狠一脚踹翻了当门桌子。

    季雅云和桑岚忙上前,“徐祸,你听我们解释……”

    “解释什么?这里是我家、你们在我屋里、在我床边烧纸?!”

    几日来的压抑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我掀翻了屋里所有能掀翻的东西,不顾所有人的劝阻,砸碎了能砸碎的一切,拿着姥爷的遗像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出去。

    “徐祸,徐祸!你听我说……”桑岚的父亲和季雅云追了上来。

    “说什么?”

    我一把打开他伸过来的手,指着老屋说:“我无论你们有什么理由,来之前起码应该跟我打声招呼吧?!想来就来,想挖哪儿挖哪儿……”

    我声音不自禁的发颤,从钥匙圈上摘下老屋的钥匙丢在地上,“从现在开始,你们想干什么都随便,这房子以后归你们了。”

    “徐祸……”

    桑岚和那个女人也跟了出来。

    “都别他妈搭理我!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们任何一个人!”

    来到村口,上了车,打着火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砰!”

    刚开出没多远,一辆面包车没头没脑的从岔路冲了出来,狠狠的撞在了我的车头上。

    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缓缓从方向盘上抬起了头。

    感觉眼前一片通红,脸上黏糊糊的,伸手一摸,抹了一手的血。

    “小福!”

    “徐祸!”

    听到喊声,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去,见桑岚一家向这边跑来,心里又是一阵愤怒。

    想要下车和面包车的司机理论,手刚搭上车门,就觉得一阵强烈的晕眩,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头痛欲裂,呲了呲牙吸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看清周围的情形,我只觉得心底和后背同时一阵发凉。

    我竟然还在车里!

    天已经黑了,外面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我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都没人报警吗?就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

    不对!

    我忽然反应过来,就算再怎么样,桑岚和季雅云见到我撞车,也不会不叫救护车。

    就算我昏迷前看到的是幻觉,她们没有赶来,可这条路是通往村外的主路,白天人来车往,路过的人看到出了车祸,也会报警。

    我怎么会还在车里呢?

    感觉脸有些僵硬,我抬手抹了一把,感觉有些剌手。打开车里的灯就着灯光一看,手上全是干了的血嘎巴。

    血都他娘的干了,我这是昏迷多久了?

    “我他妈真是命硬!”

    我自嘲的说了一句,抽出餐巾纸,胡乱擦着脸。

    我想看看擦干净没有,就把后视镜往下掰了掰,把脸凑了过去。

    就在这一瞬间,我猛地一哆嗦,感觉像是寒冬腊月整个人被丢进了冰窟窿,浑身的血都凉了。

    透过后视镜,我就看到车后座上有一个人,这个人穿着一件白袍子,肩膀上空空荡荡的,竟然没有头!

    虽然经历过不少邪乎事,可大晚上的见到车里有个没脑袋的人,我还是被吓得魂不附体,伸手就去开车门。

    可就在我的手指刚摸到门把手的时候,一只手悄然无声的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浑身一震,心沉的都快掉到裤裆里去了。

    包!我的包呢?!

    我战战兢兢的斜过眼珠看向副驾驶,却只看到了姥爷的遗像。这才想起之前满心恼火,只把姥爷的遗像带了出来,包却丢在了老房子里。

    “朋友,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来搞我?”

    我强作镇静的说了一句,感觉那只手还搭在我肩膀上,斜眼朝着后视镜里看去。

    那个没有头的白袍人身子前倾,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没脑袋的腔子几乎都快贴到了我背上!

    我反应过来,他根本就没有头,怎么能听见我说话!

    我想念法诀,可脑袋里像是灌了浆糊,根本就连一句破邪法诀都想不起来。

    “妈的,拼了!”

    我一咬牙,身子往前一趴,猛地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跌跌撞撞的跑出十几米,这才转身看向后方。

    透过车窗,就见车后座是空的,没脑袋的白袍子竟然不见了!

    “难道是幻觉?”

    我喘了几口粗气,小心翼翼的往回走了几步,仔细看,车里的确没有人。

    我甩了甩头,转眼看向那辆面包车,见司机趴在方向盘上,更觉的莫名的诡异。

    “真他妈见鬼了,怎么都没有人报警?”

    我抬手想看时间,却发现表盘碎了,表针不走了。

    想掏手机,摸遍口袋没找着,才想起之前在老房子里一阵乱砸,手机也被胡乱扔了。

    我走到面包车旁,想看看那司机怎么样了。

    刚想去拉驾驶座的车门,不经意间看了一眼车窗,差点没吓得尿裤子。

    车窗玻璃模糊的映出我的上半身,我穿的是一件黑色的棒球夹克,夹克的周围却‘镶了’一圈白边儿。

    我强压着惊恐,微微侧了侧身,赫然就看见,那个没有头的白袍子,正站在我的背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928/22799175.html
文章摘要:阴倌法医 ,当代大学满目朝左,冰清水冷美兰藏漫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重庆幸运农场论坛 申城棋牌网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后二怎么做 江西快3预测
大乐透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4码人工计划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六合彩开奖号码 速盈彩1分快三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图库 十一选5八注万能码 广东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排列五开奖结果
时时彩长龙规律 江苏十一选五直选三 高尔夫博彩公司 宁夏11选5助手 辽宁快乐12最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