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阴倌法医 > 第二十四章 烧纸衣
    看到筱雨发来的信息,我不由得愣了一下。

    我很快意识到这是恶作剧,没有配合她,回复:不吃。

    筱雨发来一条语音,打开来,先是咯咯咯一阵欢快的娇笑,然后才说:

    “和你开个小玩笑,你居然还回答的这么认真。”

    我很郑重的说:“我尊重每一具尸体,不会拿这个开玩笑。”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发来一条语音,打开来,就听筱雨怯生生的说:

    “你……你能给我点钱吗?”

    我嗤笑,还是他妈骗钱的。

    刚有了一点暖心气立马烟消云散,不过我一向想得开,素不相识人家凭什么对你嘘寒问暖?

    我发了个66的红包过去,直接把手机调了免打扰。

    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我把手机丢在一边准备睡觉,外面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我下床过去,凑到猫眼上往外看,是马丽。

    我连忙打开门,看清眼前的马丽,顿时一愣。

    她应该是刚洗完澡,披散的头发还湿漉漉的,身上只裹了一条浴巾,露出的香肩和胸前大片的皮肤白里透红,散发着女性沐浴后特有的体香。

    “看什么看?不怕看到眼里拔不出来?”马丽一把把我推回屋里,跟着走了进来。

    “丽姐,你这是……”

    “我手机没电了,把你充电器给我。”

    我抹了把冷汗,这姐姐也太豪放了,三更半夜这么着就跑到我房间,想不让人多想都难。

    我忍不住又往她浴巾的下摆看了一眼,转头去包里拿充电器。

    刚一转身,就听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我没在意,以为她是怕外面有人经过看到。

    可没等我找到充电器,一个暖热的身体就贴上了我的后背。

    我脑子“嗡”的一下懵了。

    我不敢回头,讷讷的说:“丽姐,别这样。”

    马丽没回答我,而是更加紧密的搂住我,轻轻舔起了我的耳垂。

    “丽姐……”

    我是真不敢动了,平常虽然偶尔会和她开玩笑,但那都是适可而止,是有限度的。

    真要是和她有了关系,同一间实验室,以后还怎么相处?

    可这会儿要是拒绝她,那以后更没法见面了。

    我正思想斗争呢,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马丽在男女方面绝不是没有经验的,但她为什么抱住我以后,就一直舔我的耳朵?

    虽然有些人的耳垂也是敏感区,可这么单一的一下一下舔耳朵也太怪异了,难不成马丽有这方面的怪癖?

    我咬了咬牙,想抽身推开她。

    “丽姐,你先松开我。”

    我偏了偏头,斜眼向肩上看去。

    只一眼,我整个人就像是三九天掉进了冰窟窿,寒意从汗毛孔钻进了骨头里。

    趴在我肩膀上的根本不是马丽,而是另外一张女人的脸。

    她的两只眼睛瞪大到了极限,眼角都裂开了,两条血线像小蛇一样滑落在惨白的脸颊上。

    她的舌头卷曲着,像是卡在了上下嘴唇中间……

    这根本就是下午检验过的那个被勒死的发廊小姐的脸!

    眼看她追着我的脸舔了过来,我赶忙用力把她甩到床上。不等她再扑过来,伸手从包里摸出阴桃木剑,反扣在手心里朝着她额头上拍了过去。

    “啪!”

    一声脆响过后,同时传来两声惊叫。

    “哎哟!”

    马丽捂着脑门倒在床上,而在床边,多了一个一丝不挂的女鬼。

    正是下午化验过的发廊小姐。

    马丽很快清醒过来,捂着脑门惊愕的瞪着我:“你怎么跑我屋里来了?”

    “你先盖上被子!”

    “我艹!”马丽这才发现自己是光,急着钻进了被窝里。

    我反手翻出木剑指着女鬼:“滚!”

    因为怕伤了马丽,我只是用剑身拍了她一下,女鬼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

    她似乎也知道阴桃木剑的厉害,不敢上前,却仍是不肯离开。

    “阴阳殊途,死了就去阴司报到,纠缠活人不怕魂飞魄散?”我恼火到不行。被这女鬼一折腾,我跟马丽算是掰扯不清了。

    女鬼看了一眼我手里的木剑,畏畏缩缩的退到了墙角,讷讷的说:“我没有衣服,去不了阴间。”

    “那你就敢附身活人?还舔耳朵蹭阳气?!”

    我往她身上看了一眼,把木剑放在桌上,随手拿过一叠招待所的报纸,闷声不吭的叠了起来。

    马丽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个脑袋,瞪了我一会儿,说:

    “徐祸,你别跟我装神弄鬼的,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对我做什么了?”

    我从包里拿出装牛眼泪的瓶子丢给她,“你被下午化验的那个女人附身了,她现在就在那边的墙角。瓶子里是牛眼泪,抹在眼睛上就能看见她了。”

    马丽拿着瓶子,狐疑的盯着我,像是想从我脸上分辨出真假。

    我说:“丽姐,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对你只有尊重,真没对你干什么。你最好滴上一滴,看看她,要不咱以后就没法处了。”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大半夜的你跑我屋里来干什么?”马丽蹙着眉头问。

    我翻了个白眼:“我的姐,你看清楚,这是我的房间,是你自己跑来的。”

    马丽低头想了想,说:“我好像是想找你拿手机充电器来着。你现在干什么呢?”

    “那个女人被勒死的时候是光着的,她没有衣服,不能进鬼门关,我用报纸给她叠一身,送她走。”

    “还有这种说法?”

    我把叠好的纸衣服放在桌上,转过身说:“你赶紧看她一眼吧,等把她送走了我就有嘴说不清了。”

    马丽想也不想,把瓶子丢回给我:

    “不看,看了我以后还怎么干活啊?放心吧,我相信你小子没胆子对我整歪门邪道。”

    我点点头,拿出朱砂毛笔,看向墙角的女鬼,“你叫牛艳华?”

    女鬼点点头。

    “生辰八字。”

    我把女鬼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写在纸衣服上,穿上衣服拿到招待所外面烧了。

    回到房间,见马丽还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才感觉尴尬。

    我搓了搓手说:“你房卡呢?我帮你把衣服拿过来。”

    马丽扶了扶金丝眼镜,翻了个白眼:“你觉得我身上哪儿能藏着房卡?”

    “那我去服务台让人开门。”

    “这都几点了?再折腾天都亮了,今儿我就睡这儿了,反正有两张床,你睡那张。”

    我一阵无语,果真是豪放派,她就不想想我这个年纪,她那个状态,我能睡得着嘛?

    “那女的缠着我干嘛?”马丽大咧咧的问。

    我一怔,对啊,她怎么会缠上马丽的?

    无论古代的官府衙门,还是现代的公安局都有着浩正罡气,一般的鬼是不敢接近的。正因为这样,48号的那个小鬼才会说他一个人出不去。

    马丽做了近十年法医,身上已经有了浩正罡气,那个发廊小姐不过是个普通的鬼,怎么敢上她的身?

    我坐进椅子,点了根烟,怎么也想不明白。

    马丽忽然掀开被子,下床走了过来。

    敢情她趁我出去烧纸衣服的空,已经把浴巾裹上了。

    她走到我身边,竟然一屁股坐在了我腿上,一条手臂揽住我的脖子,拿起我夹烟的手,凑到嘴边浅浅的吸了一口,转过头,朝我脸上喷着烟,媚声道:“帅哥,你这么害羞,是不是第一次啊?”

    我猛一激灵,抓起木剑就要往她头上拍。

    “别打!”马丽双手抱头,“我逗你玩的。”

    我:“……”

    我疑惑的看了她一阵,还是把木剑在她额头上贴了一下,见没反应,才气哼哼的把木剑收起来。

    “嘿嘿,算你小子有定力,我现在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了。”马丽托了托我的下巴,站起了身。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回到腿上。

    马丽脸色转冷,“怎么着?兽性大发?”

    我摇摇头,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她的前额,没看出有什么异状。

    “张嘴。”

    马丽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缓缓把嘴张开。

    我往前一凑,她立刻闭上嘴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我忙说:“别动!”

    “臭小子,你这是报复我,玩我呢?”马丽警觉的问。

    “不是,我闻闻你嘴里的味道,这可能和你被鬼上身有关系。”

    马丽半信半疑的张开嘴,我凑到她嘴边,提鼻子一闻,顿时骇然大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928/22799100.html
文章摘要:阴倌法医 ,不时赤口白舌圣母院,偃革为轩家师喝采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快乐十分钟技巧 二八杠 北京赛车pk10稳赢公式 黑龙江6+1app
彩博士怎么跟 福建快3公式 黑龙江福彩网 哈尔滨11选5 民法总则和通则的区别
双色球开奖137 新宝马线上娱乐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网 云南快乐十分出奖结果
江苏7位数基本走势图 2016波叔一波中特香港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陕西11选五走势图 浙江体彩手机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