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阴倌法医 > 第二十五章 阴倌
    桑岚接过纸团,看了一眼。

    段乘风立刻说:“除了季雅云,上面的话谁都不能看,看了,就不灵了。”

    桑岚连忙小心翼翼的把纸团收了起来。

    “段大师,就这些吗?”林寒生狐疑的问。

    花十五万就买了几句不清不楚的话和一个破纸团,换了谁心里不郁闷啊?

    “就这些了。”

    段乘风说的理直气壮,转向我说:“到你了。”

    我说:“段前辈,我就不用算了,我来找您,就是为了季雅云的事,两万五给您,您帮她想想办法,给她彻底把这事平了吧。”

    我是看出来了,这个段乘风虽然死要钱,却是真有本事的。

    段乘风微微皱眉:“你既然是行内人,就应该知道行里的规矩。我能帮她的,只能是这么多,至于能不能活命,还要看她肯不肯按照我的话去做。做我们这一行可以死要钱,但不能妄言,轻易给事主许诺更是大忌!”

    我讪讪的点了点头,这规矩我何尝不懂,只是事到如今,我怎么觉得我反倒变成事主了?

    “徐…祸……”

    段乘风轻轻拨起了算珠,但只拨了两下,就‘啪’的捂住了算盘。

    他面色凝重,垂目不语,额头上居然还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抬起眼睛,看了桑岚一眼,又转眼看了看我:“原来是你帮她改的命。徐阴倌,逆天改命,好大的手笔啊!”

    我一愣:“前辈,我不懂命理算术,更不会帮人批改命格,我没对她做过什么啊。”

    段乘风抬起捂着算盘的手,一根手指弯了弯,看样子像是要去拨算珠,手指没碰到算珠,却一把抓起算盘收了起来。

    见他起身,我傻眼了,“前辈,就这么两句话就要两万五,是不是太狠了?”

    段乘风瞪了我一眼:“你的命我不敢算,你的钱我更不敢收,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居然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呆了呆,一口气把剩下的半杯冰水喝干,扛起包离开了咖啡厅。

    上了车,刚打着火,副驾驶的车门被拉开,桑岚钻了进来。

    “徐祸,你听我说,我没有骗你,我真是和同学一起去看生病的老师的。”

    “嗯。”

    “是我不对,你给我打电话前,林叔叔刚给我打过电话,说帮我们约了位高人。当初是我和小姨托他帮忙的,他帮我们找了人,我当然要过来见一面。”

    我转向窗外,深吸了口气,一言不发的挂档给油。

    刚开出车库,就听一声刺耳的刹车声。

    一辆疾驰而来的亮蓝色保时捷在酒店门口和我的车顶了个正着,车头间的距离不到一尺。

    “进来还开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啊?”我拱了拱腮帮子,挂倒挡倒车,想要绕过去。

    没想到我每倒一下,对方的车就往前顶一下。

    我火了,这摆明是找茬。

    我刚要下车和对方理论,桑岚忽然蹙眉道:“是朱安斌,我去找他说!”

    看着她下车走向保时捷,原本美好的背影此时只让我觉得无比厌恶。

    保时捷的车窗放了下来,她大声的和开车的人说着什么。

    我又挂了倒挡,一脚油门,绕过保时捷,直接开出了酒店。

    去你妹的吧,老子才没工夫陪你们玩无聊游戏。

    ……

    “你回来了。”

    季雅云睡眼惺忪的开门,看到我像逃难似的大包小包,顿时瞪大了眼睛:“这都是什么啊?怎么还有活鸡啊?”

    “嘿嘿,我最近身体虚,拿来炖汤喝的。”我直接把东西拿到阳台。

    季雅云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呀,都四点多了,岚岚还没回来。不行,我得给她打个电话。”

    说着,进屋打电话去了。

    我坐进沙发,刚点了根烟,就听房间里传来一声尖叫。

    “啊!”

    尖叫声中,季雅云踉踉跄跄跑了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她脚下不稳,竟一个趔趄摔进了我怀里。

    “怎么了?”我急着想扳开她。

    她却死死的抱着我不肯撒手,哭得昏天黑地。

    我只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趴在我怀里,断断续续的哭着说:“小红给我打电话了,方刚……方刚他昨天夜里出车祸,死了!”

    我浑身一震。

    “我们在影楼见到的是……是鬼?!”季雅云颤声问。

    “是鬼又怎么样?你当时都不怕,现在用得着怕成这样吗?”我托起她的脸,替她擦着眼泪。

    对影楼里见到的方刚,我似乎早有预感,他应该不是人。或者说,在我们进去影楼前,他已经在二楼,就坐在那张欧式的沙发里,看着我和季雅云上了三楼。

    相比他是鬼,我更想知道是谁把我们锁在暗房里的…

    大门打开,桑岚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见我和只穿了睡裙的季雅云偎靠在一起,更是瞪圆了眼睛,“徐祸,你在干什么?!”

    我把季雅云扶到一边,看也没看她一眼,起身到阳台抽烟。

    “嗡…嗡…嗡……”

    我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居然是段乘风。

    我忙接起电话,“喂,段前辈。”

    “徐祸,之前当着事主,有些话我不方便说。你现在有时间吗?”段乘风问。

    我看了看表,“有,我这就去找你。”

    “不用,电话里说就行了。徐祸,你是不是还没正式做阴倌的行当?”

    “我……是。”

    “那你还敢接这么麻烦的买卖?”段乘风厉声道。

    “我一开始只想……我没想到会这么麻烦。”

    段乘风口气缓和了一些,说:“你的命我是不敢算,可那两个女人的运势我可以和你说一下……”

    我抱着电话,在阳台上缓缓的走来走去,一根烟抽完,再续一根。

    “情况大体就是这样,给你个忠告,你最好把阴倌这个行当坐实了,这样不但能救那两个女人,更能救你自己的命。”段乘风沉声道。

    “谢谢段前辈,您为什么忽然肯帮我了?”我忍不住问。

    段乘风呵呵一笑:“既然在一个圈子里,谁还能求不着谁?以后有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如果我有事找你帮忙,你别不出手才好。”

    挂了段乘风的电话,我看着窗外的晚霞发呆。

    难不成我真要继续干阴倌……或者说开始做阴倌这个行当?

    段乘风的确是有大能耐的人,他居然算到我这个阴倌一直都没有正式入行。

    有大能耐的人给的忠告,应该要听吧……

    “徐祸!”

    “啊?”我恍然的回过头,就见桑岚背着手,站在身后瞪着我。

    “你不觉得你在酒店对我太过分了?”

    “哦,我当时还生你气,一时没忍住就…”

    “你……!”

    “岚岚!”季雅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快步走到桑岚面前,脸涨得通红:“你给我的是什么鬼东西?!”

    桑岚又瞪了我一眼,才说:“是段大师给你的告诫,他说你只要按上面的话去做,就会平安无事。”

    我见季雅云手里捏着段乘风给的纸团,忍不住有些好奇。

    两句话就能救一个人的命,段乘风写给她的到底是什么话?

    季雅云和桑岚低声说了一会儿,回过头问我:“那个段乘风是不是真有本事?”

    我点了点头,“你最好按他说的做。”

    季雅云的脸又没来由的红了一下。

    我说:“去弄点吃的吧,今天晚上应该会有状况。”

    “什么状况?”两人一起紧张的问。

    我冲季雅云挑了挑眉毛:“知道什么状况你能应付吗?就知道穷担心。”

    我去外面买了瓶白酒,回来后,拿起苇子杆开始扎架子。

    桑岚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扎纸人。

    “扎纸人干什么?”

    “我要给色`鬼做个老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928/22799058.html
文章摘要:阴倌法医 ,荡妇利他连绵起伏,春光明媚引首以望叫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北京11选五玩法说明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 网球王子图片 宝盈彩票平台真的假的 六合心水透码报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投注 掌中彩导航站 双赢彩票网手机登录 11选5 直播
11选5广东开奖历史记录 湖北11选5单双 助赢计划软件北京pk10 篮球比赛口号 彩九彩票官网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北京pk10网页计划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快赢彩票网有没有返水 吉林时时彩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