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756章 您也,解不了吗
    莫炎与莫安一脸凝重,又听水墨严肃着道:“且先让他们得瑟一会儿吧,反正北颜落已死,他们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不过是有了一批兵器而已,咱们先留此处想想办法,想到之后,便将那些剩余的势力一一拔起,斩草除根!”

    莫炎轻轻一叹,“暂且也只能这样了……”

    话落至此,他们均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夜『色』渐浓,西璋的将士却依旧在不停地强攻着城门,好似要将城门砸烂。

    齐浩精疲力尽时,灵木又顶了上去,领着一群又一群的将士强守着城门。

    那一夜,凉音翻来覆去也没有睡着,整个脑袋里都装着雾中阁与西璋的事。

    如果反击,那么很轻易的就会引起一场血疫,到时百姓生灵涂炭,就算没有生灵涂炭,也会因此中了雾中阁的计。

    此时此刻,雾中阁的人必然巴不得她快点反击。

    但若没有反击,这个城池一被夺回,接下来便是鸿城,到时他们必然会攻进南云,躲的了一时也躲不了一世,根本就不可能一直躲下去。

    她该怎么办?

    难道只能这般了吗?

    正沉思着,却听帐外忽然传来了无心的声音。

    “陛下,您睡了吗?”

    凉音缓缓坐起,“没,进来吧。”

    话罢,外头的无心便缓缓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点燃烛灯之后,她才道了句,“您还在担心那批兵器的事情吗?”

    凉音默了默,没有开口。

    见如此,无心又缓缓坐到了她的床边,“别纠结了,这也不是您能控制的事,您不必将所有的压力都放在自己的身上。”

    顿了顿,她又道:“况且那些兵器上的毒,也不是您抹上去的,您不必为此感到不安,或者内疚,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会一直陪着您的。”

    听着她的话语,凉音不由扬了扬唇瓣,“我没有内疚,也没有不安,我只是在想,接下来要如何做。”

    “那个血毒,连您都解不了吗?”

    无心忽然开口,话里充满了疑『惑』。

    凉音的眸里闪过丝丝神伤,后才轻轻点了点头,“这种一碰到伤口,便能让人瞬间化为一摊血的毒,着实是所有见血封喉的毒中,最引人注目的一种了,无论是死后腐烂,又或面目全非,都没有直接变成一摊血来的可怕,毕竟这是尸骨无存。”

    顿了顿,她又道:“而且此毒发作的快,让人防不胜防,就算有解『药』,也根本来不及吃。”

    听及此,无心忽地缓缓低下了头,“说的也是……”

    又听凉音惆怅着道:“如果只是单纯会死人都不可怕,更可怕的是,死去的人们化成血后,那些血风干在了空气之中,便连空气都会染上剧毒,如此才是最恐怖的。”

    说着,她微微蹙眉。

    “如果当真引发了血疫……”

    说到这里,她忽地有些不敢说下去了,接触了毒这么多年,如今还是第一次碰上如此诡异的毒,就连她都毫无头绪,接下来,她是真真不知如何办了。

    大概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无奈,无心沉默了一会儿后,又缓缓地道了一句,“如果您的夫君在,不知他会如何处理呢。”

    话罢,凉音的双眸忽地一亮。

    “阿然……”

    对啊,如果是他的话,他会怎么做呢?

    若是他的话,他大概会与自己一样,暂时退兵,然后细细想着应对之法。

    他大概也会想到自己,想着自己会怎么做……

    若是他在自己身旁,他会告诉自己,无论自己做什么他都会支持。

    无论自己如何做,都不是错的……

    若是他的话,他不会让自己跟着他走,而是会让自己做出自己认为对的决定!

    想着,她唇角微扬,“我还记得,当时在山洞里见到那批兵器时,瞧着只有两三万副,就算有三万副,而雾中阁的人又将三万兵器全给了西璋,那么这次攻城的,最多也就三万个将士有拿那种兵器。”

    说到这里,她又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眸子道:“但以我对他们的了解,既然他们想让天下大『乱』,就绝对不可能将三万兵器都交给西璋,最多只有一半,而另一半,则是拿到了北漠……”

    “您是说,如今东离也碰到了与我们一样的问题吗?”

    无心惊讶非常。

    凉音一脸凝重,只点头道:“对,所以细细想来,城外的十多万兵马里,只有不到两万个拿着有毒的兵器,只要咱们能一举击败那些人,再夺走兵器,不让那些兵器被反复利用,此战便能成!”

    说到这里,她又略显神伤的呼了口气。

    “但若想夺回兵器,一定十分困难,虽说只有一万多个,但是人家拿着那兵器,一个便可以顶好几个,就凭咱们的将士,要想夺回兵器,难!”

    听着她的一字一句,无心却是忽然站起了身,“不难,让我去吧,我会好好保护我自己的,不过是夺一些兵器而已,将主要的兵力都对着那些个人不就成了?咱们的将士比他们多的多的,还有源源不断的援军自南云赶来呢,若是败在了这区区一万多人的手上,咱们的脸还往哪搁啊?”

    凉音沉默了半响,后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不成,还是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如果你又被伤到了怎么办?”

    “我哪会有那么没用啊?”

    无心一脸惆怅,又道:“陛下,您就下令吧,我定然能将那些兵器全抢过来的,大不了咱们多派一些将士,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便是要去,也该由我去!”

    无心咬了咬牙,“您是南云的皇帝,您若去了,南云怎么办?”

    “那你去了,你哥又怎么办?”

    无心无语凝噎,不由又长长呼了口气,“我哥不会阻挡我的。”

    话罢,二人皆是十分凝重的闭上了双唇。

    虽说抢回兵器确实是一法子,但这般难抢的东西,怎么抢,又由谁去抢,都是极其大的问题。

    若是就由将士们都死缠烂打,那么他们的兵器都是一大问题!

    对了,中国福彩:兵器……

    忽然,凉音猛地坐起,紧接着,开口便道:“他们在兵器上下了毒,咱们也一样能啊!”

    说着,她又连忙望向了无心。

    “无心,你现在就去将这满城的『药』店里,所有有用的『药』材都搜过来,『药』名我写给你,然后到将『药』熬成汤,找一两万个精兵过来,让他们的兵器全部放入『药』中泡泡,能泡多少就泡多少,泡完之后,在兵器上泡了毒的,专门去对抗那批有毒兵器的!”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527/24689605.html
文章摘要: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戴高帽子寡头政治太上,力远结业瓦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四川时时彩开奖结果 贵州快3走势下载 038期白小姐马报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白小姐马报
甘肃福彩快3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四肖中特期期准长期免费公开 11选5 直播 时时彩最稳打法
内蒙古11选5玩法 广东时时彩网址 秒速赛车走势图 分分彩四星稳赚平刷 香港六合彩公司
青海快3十大规律 吉林11选5预测推荐 时时彩最新公式 掌中宝一尾中特平 河南22选5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