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第632章 这药,不是我的

热门推荐:
    若真如此,那么她的药,便一定不能交给皇后,又或者说,她今日就不该这么匆匆忙忙的来送解药。

    因为皇后不可能就让她将解药光明正大的送进去的……

    而不送进去事小,如果由着她的人送进去,中间又被调了包的话,那么事情才是真正的严重!

    希望是她想多了……

    二人各怀心事,于是殿中的气氛也是越来越阴沉。

    沉思了半响之后,凉音又将药盒轻轻放到了桌子上,尔后洋装头疼的闭眸揉了揉脑袋。

    正在纠结的南云依依一见机会来了,偷偷瞧了瞧一旁的她后,便悄悄伸手打开了桌子上的盒子……

    也不晓得她的手法为何那般熟练,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偷走了盒中的解药,其过程中更是一点声音也不发出。

    凉音的眉头微蹙了蹙,再次睁眸的时候,夏水月已经一步一步走进了殿中。

    于是二人又连忙起身行了个礼。

    “参见母后。”

    夏水月轻轻点头,“不过一日你二人便找到了解药,母后着实欣慰,只惜你们父皇身体欠安,已然受不得一丝一毫的打扰,所以那解药,便由母后送进去吧。”

    凉音低了低首,心中暗叹果然,看来今日是白来一趟了!

    却是南云依依瞬间便笑盈盈的迎了上去,尔后将手中的盒子轻轻放到了她的手上。

    “母后,这颗药丸便是解药,您快拿去给父皇服下吧。”

    夏水月欣慰的点了点头,“好,若你父皇能够恢复,母后定会好好赏你的。”

    说着,她又缓缓望向了凉音,“音儿的呢?”

    一旁的南云依依挑衅一笑,而凉音打开盒子看了一眼后,却是十分愤怒的瞪了南云依依一眼,这才道:“回母后,来的匆忙,可,可能忘带了……”

    话语间,南云依依却是偷笑不止着道:“原来五妹是带了个空盒来呀,方才还一个劲的拿在手上,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

    凉音低了低首,没有说话。

    而夏水月则是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眸子道:“如此重要的事也能忘了,音儿的记性是越来越差了。”

    “母后教训的是。”

    夏水月轻轻一叹,“罢了,既然依依也有带药过来,那便先试试依依的吧。”

    顿了顿,她又望着南云依依道:“依依,你这药可没有什么副作用吧?”

    南云依依浅笑盈盈,“放心吧母后,不会有的。”

    这可是老五一大早便急匆匆送进宫的,还嚷嚷着要亲手送去,拿给父皇的药,她定不会那般不小心,一定是解药了,她才敢这般大张旗鼓的送来的。

    即是如此,她自然也不必担心太多了。

    沉思之时,夏水月轻轻点了点头后,便拿着盒子缓缓走开了。

    待到殿内仅剩她们二人时,南云依依又甚是得意的扫了凉音一眼道:“五妹,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了,你还留着作甚呀?”

    “是你偷偷拿走了我的药吗?”

    南云依依轻轻挑眉,“什么偷?那是我自己的可好?五妹,你自己忘带,怎的就能污蔑是别人偷了呢?”

    听及此,凉音又有些不屑的扬了扬唇道:“这可是你自己找的,所谓自作孽不可活,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都与我无关了。”

    南云依依的神色猛地一暗,“你什么意思?”

    她浅笑,“字面意思,如果父皇好了,你便是当太女也与我无关,若未好,你所受的惩罚也与我无关。”

    “你的解药有问题?”

    南云依依面色一僵,猜测的话语刚一落下,她便霎时慌乱不已,于是抬步便向外头跑了去。

    却是两个侍卫忽然冲了过来,尔后霎时便将南云依依给死死抓了住。

    “四公主,娘娘有话同您说!”

    南云依依大觉不妙,连忙便大大声的喊道:“那不是我的解药,不是!那是南云凉音的,不是我的!”

    匆匆而来的夏水月一脸阴沉,一见到她便怒不可遏的开口道:“依依,你是想害死你父皇吗?什么药都敢拿给他吃,你那药,试药的普通人吃了一点确实没什么,但为什么你父皇一碰就狂咳不止?”

    南云依依慌乱万分,连忙便道:“母后,那不是我的解药,是五妹的,是她要陷害我。”

    “陷害?那是你亲手交给本宫的,她还能如何陷害?”

    南云依依连连摇头,“不是的,那真的是她的,我,我……”

    话至一半,她忽地不好意思说出自己偷药的事!

    可也是现在她才突然明白,这凉音一定是算准了她会偷药,所以才拿了一颗假药给她偷啊!

    但是此事太过杂乱,她的脑袋乱糟糟的,全然忘了该如何解释这一件事了。

    听着她的语无伦次,夏水月的脸上便写满了愤怒。

    “够了,依依,你太令本宫失望了。”

    南云依依摇头不止,夏水月却毫不理会,只冷冷道:“你父皇的解药,本就该是十分重视,万分小心,你却随随便便就敢拿给他吃,若出了事,你担的起吗?这次只是狂咳不止,下次呢?”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十分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道:

    “罢了,你也没有下次了,至今日起,你便不能再为你父皇研究任何关于解药的事,回到府里禁闭十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

    “母后,那当真不是儿臣的母后……”

    南云依依恳求着,慌乱着,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瞪着凉音。

    “是你,这是你带来的解药!”

    凉音神色平淡,“四姐,你可不能因为我忘了带,就说你的是我的呀。”

    南云依依怒不可遏,她是实在愤怒极了,却也只能被快速的拖了下去,双眸满是怒气。

    而凉音则是十分凝重的蹙了蹙眉头,她的药虽然不是解药,却也是真的能减轻病情,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副作用,更不可能让人狂咳不止。

    就如方才她所猜测的那般,她的药,根本就没能真的被皇上吃到。

    很有可能在落入皇后手上的一瞬间,便被她给调了包……

    即换了解药,又解决了那个将皇上中毒一事公之于众的南云依依,这个皇后,比她想象中的要难对付的多了。

    正沉思着,又见夏水月抬步走到了她的跟前。

    “音儿,你的解药是落在府上了是吧?”

    凉音低了低首,“是的。”“那就留着吧,不用拿进宫里来了。”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527/23681668.html
文章摘要: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领驭数据库中居无定,曲松钠一起爱丁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幸运28走势图 连码高手组三中三 白小姐神算平特一尾 六合彩开奖直播 陕西福利快乐十分规则
欢乐购 广东十一选5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计划精准版 期期公开精准特码表 海南环岛赛开奖
全新环亚娱乐 三尾中特最准网站 内蒙古时时彩软件 北京11选5平台 福建体彩11选五玩法
内蒙古时时彩规则 北京赛车pk10直播 曾道人开奖记录 澳客网手机版 曾哥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