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306章 需要,嫉妒她吗
    低沉而又冷漠的声音缓缓传出,话音刚落,周边的数人纷纷愣神,四面八方的百姓以及大臣皆是为之怔了一怔,紧接着,是滔滔不绝的议论之声!

    “怎么连离王也说若心小姐是凶手啊,这明显就不可能嘛!”

    “就是啊,离王殿下怎会这般糊涂呢?”

    “若心小姐的手都被那凉音给废了,那么弱的若心小姐,哪有能力杀死于若悠啊……”

    “就是咯,那日凉音不是还打了若心小姐一顿?若不是心虚,她下手那么重做什么?”

    “……”

    声声议论滔滔不绝,就连于丞相也快速开口说道:“离王殿下,你也太荒唐了!为了帮她凉音洗脱罪名,连这种胡话都说的出来,若心与若悠的感情多好,世人有目共睹,她为什么要杀了若悠?说她是凶手,也太难让人信服了吧?”

    “枉费老六如此爱慕于你,现在她都死了,你还不愿为她主持公道!”

    瑶洁痛骂连连!

    话落,又见一辆四轮车被缓缓推出,尔后洛洋也一脸阴沉的张开了口。

    “九弟,杀人凶手就是杀人凶手,你揭穿了二哥与母后,让他们受到了惩罚,那凉音呢?她也要受到惩罚吧?难道你真想包庇于她?”

    “洛潇然!别想替她凉音开脱!小悠的死,她必须用命来偿!”

    洛南咬牙切齿,便是双唇乌黑,也死死撑着!

    周边的质疑声,咒骂声,声声震耳,于若心的脸上写满了委屈。

    听着他们一人一句的咒骂,洛潇然的脸色却是显得十分平淡。

    “真真假假只要用心去查便都能查到,不是吗?你们说人是阿音杀的,可有什么证据呢?”

    不远处的于丞相冷哼了哼,“人赃俱获,还要什么证据?我们都亲眼见到人是死在她旁边的!”

    “只是看到尸首躺在她旁边而已,看到她杀人了吗?”

    于丞相张了张口,忽儿有些不自然的接着道:“发生了那样的事,还需要亲眼看到吗?光是想想便能知晓凶手是谁了吧?”

    洛潇然浅浅一笑,“那便是没看到了,既然没有看到,也没有证据,你们凭什么就咬定是阿音杀了她?就因为她于若心的几滴眼泪吗?她的眼泪何时这般值钱了,竟是能得到你们所有人的信任?”

    某一瞬间,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尴尬的闭上了嘴,想说什么,却又纷纷无话可说。

    总不能说他们就是凭感觉吧?

    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可是凉音的一举一动不都说明了她就是凶手吗?

    她若不是凶手,后边那么激动做什么?难道还是在为于若悠难过?

    这怎么可能!

    瞧瞧她现在一脸平淡的靠在远处的模样,哪像是会为于若悠难过的人?

    沉思之时,却是洛南忽儿虚弱着道:“那你说于若心是凶手,你又有证据吗?”

    洛潇然挑了挑眉,“自然是有。”

    话罢,周边的众人纷纷愣神,无一不是惊愕至极,洛南等人纷纷瞪大了双眸,而于若心的心里更是猛地一慌,连忙便道:

    “然哥哥,六妹真的不是我杀的,我与六妹是那么的好,我没理由杀了她呀,你喜爱凉音是真,但是怎能为了她而污蔑我呢?然哥哥,我……”

    “本王让你说话了吗?”

    洛潇然冷冷而道,霎时便打断了她的话语。

    而后又缓缓地望向了洛南,“你要证据,本王自当给你证据,但是在这之前,本王先问你们两个问题,你们仔细想想,之后再告诉本王于若心真的一定不会是凶手吗。”

    洛南的眉头紧紧而蹙,一双眸子从始至终都瞪着他。

    片刻之后,才听他道:“第一个问题,阿音需要嫉妒她于若心的美貌吗?”

    周边的众人纷纷一愣,而后瞬间便望向了那个昏迷中的凉音,瞧着她如此美艳清纯的模样,再瞧瞧尽管重伤也仍旧化着淡妆的于若心,不说二人的装扮如何,仅仅只是一张脸,于若心便完全比不过她了吧?

    再说说凉音还是离王喜爱的女子,容貌倾国倾城,所拥有的一切一点儿也不比于若心差,若说羡慕,也该是于若心羡慕她才对吧?

    经过这么一想,众人又纷纷缓过了神,对啊,凉音压根就不需要羡慕于若心的容貌,那么之前于若心说凉音想毁了她的容,这话岂不十分别扭?

    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啊……

    于是乎,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十分沉重的闭上了嘴,同时更是十分不好意思。

    见如此,洛潇然又甚是不屑的冷笑了笑,“怎么了?都不愿意承认是吗?说本王的阿音嫉妒她于若心的美貌?也是十分好笑,谁更美艳?谁才需要羡慕谁呢?”

    顿了顿,他又道:“第二个问题,你们觉得阿音会傻到在太子府的对面刺杀于若悠吗?甚至还自己将你们叫出去抓她,若她真的是凶手,那么她大可以不去通知你们,然后偷偷杀了她们两个,不是吗?”

    冰凉的话语缓缓落下,周边的众人纷纷陷入沉思,见如此,于若心忽地便更加慌了。

    “然哥哥,那是她想污蔑给我呀……”

    “若是想污蔑你,为何你之前又说她想连你一块杀了?想污蔑你的话,不应该让你安然无恙的呆在一边吗?”

    洛潇然冷冷而道,似是十分厌恶一般,开口便再次打断了她的话语!

    她的脸色猛地一僵,还想再解释什么,又见洛潇然拍了拍手,一个侍卫便将一纸信封拿到了他的跟前。

    他伸手接过,同时轻轻取出了那封信道:“这封信你不陌生吧?用这封信来引阿音出府,还特意放了极香的一个香囊,此香囊不仅特别的香,还是一种药劲极强的媚毒,你拿这个给阿音看,其意便是威胁她说不过去就找人毁了于若悠,若不是这封信,阿音根本不会到那家茶馆去,不是吗?”

    周边的众人纷纷愣神,听着洛潇然说了这么多,几乎所有人都有一点不敢确定了。

    不敢确定凉音是不是真凶的同时,亦是不敢确定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大概是察觉到了众人的变化,一时间,于若心又更加慌乱了一些。

    于是心慌意乱的咬了咬唇后,她又连忙上前,委屈兮兮的小跑到了他的跟前,而后装模作样道:“这是什么呀?然哥哥,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527/22355164.html
文章摘要: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巴格拉遗世拔俗格罗夫,每句话节气门桑间之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欧冠决赛2018决赛时间 南粤风采36选7开奖时间 福建十一选五推荐号 排球世锦赛2018赛程表 后三组六杀号技巧 贴吧
飞鱼科技工资大概多少 中超直播网 新疆时时彩一分钱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粤广东11选五走势图表
今日安徽快三走势图 时时彩怎么玩都是死 福建11选五最大遗漏 时时彩 网易 河北快三推荐号码
时时彩杀号技巧 闽南游戏十三水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快 棒球十大变化球图片 辽宁12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