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274章 不要,再来找我
    话罢,一个身影霎时便闪到了她的跟前,而后微微低首,“回凉音小姐的话,这些日子他一句话也不说,并不知晓愿不愿意出面指认!”

    “那便再威胁他一次吧,尽量在殿下回来之前让他老实下来。”

    “是!”

    说完他便闪身跳离了开。

    一旁的小画一脸崇拜,呆呆的看了半响他离开的位置才收回了目光。

    而另一边,当于若悠匆匆忙忙的出府往离王府的方向赶去之时,一个人影却忽然拦到了她的马车前方!

    马车停下,她怒气冲冲!

    “干嘛突然停下来?你们想死啊?”

    马车外的车夫战战兢兢的吞了吞口水,“小姐,是太子殿下……”

    于若悠微微一怔,却是二话不说便跳下了马车,果然瞧见洛南一脸阴沉的站在前方,瞧着他只身前来,她不由的有些疑惑了。

    “南哥哥……”

    洛南不语,也不管周边还有几个百姓,上前便拉住了她的手,而后拉着她快速跑进了一旁的客栈里头,冲上二楼雅间,同时重重甩上了屋门。

    于若悠被扯的气喘吁吁,心下可谓疑惑至极,刚一停下便甩开了他的手道:“南哥哥,你干嘛啊?这么突然……”

    洛南蹙了蹙眉,“小悠,先前我同你说过的话都是真的,喜欢你是真的,想让你当我的太子妃也是真的!但是这个变故让我十分无措,细想了这么多天之后,我还是想找你说清自己的想法,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说着,他又十分急切的望着她道:“我想悔了这门婚约,或者将新娘换成你,只要你愿意,我便会尽我可能的迎娶你!”

    见他那么突然的将自己拉到这里,又突然说了这么多话,一时间,于若悠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你,你不是要和北漠国的北颜雪联姻了吗……”

    洛南一脸悲痛!

    “那不是我愿意的!小悠,我想了很久很久,我想娶的只有你一个,这两天,我每天都在想着要怎么面对你,我不希望你觉得我刚同你表明心意便去娶别人,也不希望你误会我的心意,我想让你明白,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

    顿了顿,他又满眸苦涩着道:“我想娶你,但我并不知道你心意,小悠,你喜欢我吗?”

    这般突然的话语听的于若悠十分无措,于是话语也变的有些无力,“我不知道……”

    洛南浅浅一笑,“不知道便是喜欢,小悠,你嫁给我好不好?两日之后,你嫁给我!”

    说着,他又上前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望着她的眸里充满了期待!

    她不安的悄悄将手抽回,“可是那个北颜雪才是你要娶的,你不能不娶她,那样会抗旨的……”

    “我可以一起娶了你们啊!”

    洛南大吼一声,话里充满了急切!

    又见他快速抓住了她的双肩,“小悠,我娶她只是因为圣旨,娶你才是真心的!便是洞房之夜我也会陪着你的,只要你肯陪我,我便不怕这个联姻,待到以后我继承了皇位,权倾天下之时,我定将她废了,然后许你为后,只要你愿意接受,我可以忍她几年的,我已经想了很久很久了,小悠……”

    “你太任性了,怎么能一起娶两个人呢?让我和别人一起分享你,我才不要!”

    于若悠连忙开口,瞬间打断了他的话语。

    他苦涩一笑,咬牙切齿!

    “可你都能和你二姐分享洛潇然!”

    “那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

    洛南狠狠而道,抓着她的双肩几乎用尽了全力,一时疼的她冷汗直流!

    她蹙眉,终是忍不住的将他推到了一旁,这才快速说道:“因为我喜欢然哥哥啊!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还和别人分享你的事情我才不干!”

    “小悠……”

    “你娶北颜雪吧,她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与你般配极了,我不喜欢你,我与你一点都不配!所以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完她转身便开门跑了出去,独留原地的洛南满眸无措,一脸悲痛。

    “小悠……”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啊,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很好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不知道,真真不太知道。

    他鼓足了勇气才敢说出那样一番话,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听不进去呢……

    约莫是被这事坏了心情,于若悠也没有再去找凉音了,只是让小茶随便过去带了句话。

    直到那日傍晚,于若悠要约凉音见面的消息才终于传到了凉音的耳朵里。

    听着小画的禀告,坐在寝宫里头的凉音二话不说便摇了摇头。

    “不去。”

    小画微怔了怔,“您与二小姐的关系不是已经转好了不少吗?为何今日还要拒绝了她呀?”

    凉音的神色平平淡淡,一边坐到床头,一边又云淡风轻地解释道:“如果是于若悠要见我,或许我还会好好考虑一下,但这明显就是于若心要见我,而且肯定又是想玩什么小动作了,我若这么轻易就出了去,岂不是正好落进她的陷阱里了?”

    听及此,小画忽地更疑惑了,“您怎么知道是二小姐想见您?”

    凉音耸了耸肩,“只要不傻都能猜到吧?就于若悠那智商,有什么事只会直接找我,压根不会想到约我出去好好谈心,这般让我出去找她的,一定不是于若悠那种人能想出来的。”

    倒不是她说,是于若悠真的很傻!

    若不是认识了于若悠,她都不知道世界上还能有那么傻的人。

    她一直以为那种用来搞笑的人物,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但偏偏认识了于若悠。

    这也让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傻的人!

    以前不觉得她傻,是因为她的狠辣将她的傻藏在了身后,再加上她的旁边有个聪明的于若心,每天都会教她该做什么,又或怎么做。

    于若心不在的那段日子,她就好像丢了一个脑子,真真是傻到让人怀疑人生。

    如今她又回到了于若心的身边,虽然智商还没上线,但是不得不说,她的一举一动马上就比之前显得成熟了许多。

    例如这次喊她出去,如此礼貌的约她,真真不像是于若悠那智商能想出来的事。

    看来,于若心是又想动手了啊,竟还选在了这几日,她又打着怎样的算盘呢?

    沉思之时,一旁的小画也呆呆的点了点头,“小姐说的对,那您还是不要出去了,早点歇息吧,我先退下了。”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527/22355132.html
文章摘要: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色织布轮椅刻鹄类鹜,语病朝乾夕愓如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六合心水码 seo免费资料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白小姐maggie 分分快三技巧
青海11选5玩法 天津天气预报历史记录 三尾中特尾数王网址 中国福利彩票好彩1 福彩刮刮乐中奖图片
北京11选五玩法说明 澳洲幸运5开奖直播 福彩排列7开奖号码 11选5任二翻倍打公式 31选7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 腾讯分分彩平台官网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湖北11选五走势图表 时时彩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