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248章 这次,是他栽了
    而一旁的凉音也同样是尴尬不已,连忙便起身拉住了木九的手腕,“你下脚轻一些,再踹一脚他就没命了!”

    木九冷哼了哼,略显稚嫩的脸上却是被气的红扑扑的,要不是凉音拉了他一把,他现在便上去踹死这个男人!

    竟敢骂凉音小姐生不了孩子!

    这不就是在骂他的殿下以后没孩子吗?

    该死的,这般诅咒他的殿下,迟早割了他的舌头!

    一旁的几人各有所思,却又全数认为他对凉音是真心不已,竟是这般护着凉音!

    却是不远处的大嚎哥忽然不屑的笑了一笑,“有本事你就踹死我啊,一条护主的狗,再护主,你也只是一条狗!”

    凉音的面色猛地一僵,原想上前甩他几巴掌,却是还未上前,木九便忽然不屑着道:“怎么,现在又不想去死了?你不是想自杀吗?现在就可以咬舌自尽啊,然后让你那些个小屁孩给你自己陪葬!”

    大嚎哥胸口一闷,忽地又是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我不和你这种野狗说话!”

    “不想说话你便自杀呀,怎么,不敢了吗?”

    听着木九的话语,一旁的凉音不由悄悄感叹了两声,原来这个二货也有生气的时候,而且生起气来,就跟一个小孩似的,平时看他严肃的多,都忘了他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了。

    但是谁能告诉她,他这突然是生的什么气?

    想着,她轻轻一叹,抬步便走到了那个大嚎哥的跟前,“骂人的话就别说了,这天下骂我狠毒的人多到处都是,但我依旧活的好好的,你便是骂了也是白骂,我呢,今日见你只是来给你一个机会的。”

    大嚎哥的眉头微蹙了蹙,心下疑惑之时,便也没有开口言语。

    又听她凝重的望着他道:“我知道,是洛南收买了你,至于他是如何收买你的,我并不想知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肯不肯同我们到皇上面前,将他收买你刺杀离王的事情说出来。”

    话音刚落,大嚎哥开口便“呸”了一声,而后死死瞪着她道:“身为一个杀手,我是绝对不会做这种出卖买家的缺德事!既然落到了你们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

    凉音无奈,倒是脸上写满了平静,也不生气,只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半响才道:“好吧,我知道了。”

    就在那大嚎哥一脸懵圈的怀疑她是不是放弃的时候,又见她忽然摆了摆手。

    “木九,让人去那乱葬岗上挖个坑,带上那些女人孩子,连带着他一起活埋了吧!”

    木九低首,唇边满是笑意。

    “是!”

    忽然想到什么,又听她道:“对了,女人留下来,送去边境给守城的那些将士们,别浪费了。”

    大嚎哥满眸怒火,“你……”

    “别我啊我的,我知道的,你们这种杀手最讲究的就是信誉了,所以才会在嘴里备好毒药,早就做好去死的准备了嘛!原本从一开始,你们这些人便没有为自己的孩子与妻子考虑过,你们本就不该拥有她们!也不配!”

    凉音一脸冷漠,话里满是冰凉。

    见他忽然呆住,她便又惆怅的挠了挠脑袋道:“好像不小心转移话题啦,不过我想表达的意思你应该也听懂了,反正你本就不在意她们,倒不如让她们陪你一起去死了,你要信誉,要颜面,要身为杀手的尊严,什么都要,就是不要命,我便是说再多估计你也无动于衷,既然如此,我还留着你做什么?”

    顿了顿,她又若无其事着道:“当然了,那些有用的人我也会留她一命的。”

    说话的同时,木九抬步便要上前拉他,他心下大惊,连忙便道:“等等!放过那些无辜的人!”

    却见凉音一脸冷笑。

    “你们一群人将我东离的侍卫杀死近千的时候,怎就没有想过他们也是无辜的?利益当前,谁都无辜,但谁又都不无辜,如今你们对我们一点利益都没有,我们凭什么要养着一群与我们有仇的人?”

    大嚎哥的脸上一片阴沉,于他来说,或生或死都是无关紧要的,既然选择了这一行,他便做好了去死的打算!

    洛南给出的银子实在是一大数目,本想着干完这一单便金盆洗手,与兄弟们各奔东西的过好日子去,没想到这一单却成了他们的送命单,早知如此,便是给他们再多银子他们也不会干的!

    但他终究是干了,如今帮中就剩下了他这么一个人,他倒是想一死了之,可若连累了兄弟们的媳妇与孩子,他又真真不敢去死。

    可杀手的名誉他也想要,如此时刻,他是真真纠结!

    正沉思着,却是殿外忽然传来了一声丫鬟的大喊。

    “凉音小姐,相府的六小姐又来府外吵了,守卫们快拦不住了,要不要多派些人,将她拦在门外呀?”

    凉音的眸光微暗了暗,“让她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我等会过来见她!”

    殿外的丫鬟猛地一怔,心中的情绪更是无法言语,只尴尬的再次问道:“凉音小姐,您说什么?”

    让于若悠老老实实的呆着?

    这个凉音小姐,去完北城之后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她难道不知道于若悠有多么可怕吗?难道忘了她从不讲理,一次次的强闯进来了吗?

    竟然让她老老实实的等着,这中间,是不是出了什么误会?

    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

    正想着,又听凉音冷声着道:“我说,让她老老实实的呆在外头,我一会儿就出来!”

    那丫鬟的神色又暗又僵,还真没有听错,看来,真的是凉音小姐出了问题。

    而且问题还不小啊……

    想着,她这才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与此同时,凉音的眸里也有了些许不耐烦,只平淡的望着地上的大嚎哥道:“既然有人找我,今日便当是你运气好吧,你便好好想想,是与那些小孩一起去死,还是与他们一起活着,你若肯站我们这边,洛南的银子是你的,你们的命也是你们自己的,但是你若还是想死,我也不会逼你活着。”

    顿了顿,她又云淡风轻地接着道:“只是那些小孩也会陪你一起,而那些女人嘛,到处都缺妓子的不是?有的是人代替你过生不如死的日子。”

    大嚎哥的脸色十分阴沉,瞪着凉音的眸里充满了杀意!

    好一个名扬天下的凉音,能将横族赶走,当真不是靠的运气!

    这一次,是他栽了!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527/22355106.html
文章摘要: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图片大小范志毅摄录放,有点累肉火烧铁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1997年7月1日开奖记录 彩票软件 南粤风彩36选7开奖结果 2017我被时时彩害死了 辽宁11选5软件
时时彩技巧 个人经验 河南11选5开奖记录 新疆时时彩玩法 3d字谜 山东11选5平台
澳洲幸运开奖公正吗 天津11选5玩法 平码平肖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手机最快报码室
湖北快三 黑龙江6 1开奖 辽宁11选5走势 澳洲幸运10历史记录 河南十一选五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