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他又是拍身上的衣服,又是擦自己手的模样,凉音的心里可谓好不嫌弃,“装什么装,就你有洁癖啊……”

    等回去了,她还要把全身洗一遍呢!

    每次碰见他都倒霉!

    在一旁站了许久的于风等人对视了一眼后,这才抬步走到了洛潇然的跟前。

    “殿下,您没受伤吧?”

    话落,一旁的白浩一手牵着白思思,一边也十分焦急的开口道:“都怪我等反应的迟钝,否则定将那些刺客一一抓回!”

    洛潇然轻轻摇头,“无碍,此事已了,回府。”

    说着他便转身走到了马车旁,忽儿想到什么,他又转眸望向了一旁的凉音。

    “阿音,跟本王来。”

    凉音的面色猛地一抽,面上轻轻点头,心里却是将他给骂了无数遍,这个该死的短命鬼,方才还一脸嫌弃的将她给扔地上,现在又一本正经的喊她阿音,演戏都演不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人格分裂呢!

    心不甘情不愿的跟他上了马车,待马车缓缓驶动,却是坐在她身旁的洛潇然有些冷漠的开口道:“你心里,在骂本王?”

    凉音微愣了愣,连忙尴尬的笑了一笑,“没有啊!你可是高高在上的离王,我连你的妾都算不上,哪敢啊!”

    “你骂本王的话都在脸上写着。”

    “……”

    这一瞬间,凉音是真的无奈了,有这么明显吗?

    想着反正他也知道了,她便也懒得再装,只漫不经心的开口道:“说吧,带我去哪?”

    “回离王府。”

    她愣了愣,“带我去你的府上?不行!我又不是你的人,现在就去你那,我还有什么名声?”

    他不理,只是缓缓闭眸,“本王在保护你,在你为本王解清身上的毒之前,你不能死。”

    “千万别这么说!说的好像等你毒解了我就能去死了一般,你这样说,谁还敢给你解毒啊?”

    话落,他猛然睁眸,忽地便向她靠近了过去,只凝视着她的双眸道:“你给本王摆清自己的位置!若再这么多废话,本王定然封了你的嘴!”

    她不满,手中银针闪现,却是他伸手便抓住了她的手腕,“你那些见不得台面的小偷袭对本王无用,老实一些,本王自然不会亏待了你,各取所需,各有所得,但你若还想玩别的把戏,本王定当让你比本王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微风拂过,吹的马车的窗帘轻轻撩起,马车外的于风微微一怔,一眼望去,却是正巧瞧见马车里头十分靠近的两个人儿,待到马车渐渐远去,他的心里却是久久也平复不下来。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她对自己暗恋至深,所以一直厌恶她,躲避她,却不想,待再次与她相见,她已惊才艳艳,且与他人双宿双飞。

    明明该庆幸她终于不会让自己心烦了才是,为什么此时,心里如此空落落的?

    却是马车内的洛潇然一脸嫌弃的松开了抓着她的手,而后再次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直让一旁的凉音无奈不已。

    “以后别随便碰我,我也嫌脏!”

    从没想过这短命鬼洁癖竟还真的这么严重,每碰她一次都要擦手,她却现在才知道,真的有够可悲!

    不过之前几次相处好像也没碰过他,更没见他触碰什么人,最多只有上次他激动万分的掐自己脖子,还差点杀了自己来着,那会大概他也有些焦急,所以也没显得多么不对劲,现今冷静下来一看,才发现他还有这么严重的洁癖!

    正想着,却时一旁的洛潇然微微不屑的“恩”一声,而后又道:“只要你少做一些小动作,本王自然碰不到你。”

    凉音不理,心下不屑之时,也只是平淡的掀开窗帘望向了窗外,尴尬的气氛这才稍稍缓和了些许。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丞相府内。

    琴声悠扬,在寂静的雅竹院内缓缓细流,偶尔似风,婉转于每一个人儿的身旁,在微风中瑟瑟的传到每一个角落,却又毫无感情,冷的像冰。

    于若心的美眸微微垂下,纤纤玉手拨动着每一根琴弦,却是一位丫鬟模样的女子忽儿小跑到了她的身旁,在她耳边轻声喃喃了几句。

    只听琴上传来一声杂音,紧接着,琴弦突然断开,她的眉头微蹙了蹙,眸里霎时含满了狠辣!

    “不过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丑八怪,竟是得罪了三皇子与十二公主都无事,离王殿下更是为了她与十二公主作对,这个废物,近日,风头倒是不小。”

    一边说着,她更是不满的将石桌上的古琴狠狠推到了地上,直吓的周边的丫鬟纷纷低下了头。

    倒是站在她身旁的丫鬟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小姐,还不止如此呢!听闻方才离王遇刺,那丑八怪从二楼摔下,还是离王接住了她,您说离王不是洁癖严重到谁都不碰吗?今日竟是当街抱住了她,此事都已传开了!”

    于若心的脸色猛地一僵,“好心机,为了接近离王,她倒是连命都赌上了。”

    一旁的丫鬟轻轻点头,而后又咬牙切齿地接着道:“这就算了,那些个客栈里头的百姓们还说,离王殿下亲切的唤她为‘阿音’呢,不仅如此,遇刺之后,离王殿下更是亲自请她上了马车,说要带她回离王府,她可是第一个同离王殿下共坐一辆马车的女子,民间都传,日后的她不一定只会是个小妾……”

    于若心的眼里含满了怒火,“阿音?好一个阿音,看来这三年着实是对她太好了,连离王都敢靠近!”

    “就是,整个离城谁不知晓,只有您才配的上离王殿下!她如此勾搭,分明便是没把您放在眼里!奴婢认为,该给她点颜色瞧瞧了!”

    话落,另一个丫鬟也连忙上前一步道:“奴婢认为,现今她去了离王府定是不好动手,应该再等一等,待她离开了离王府,咱们便派些人过去揍她一顿!最好能抢了她的面具,让她原形毕露,再将她的另一边脸也毁了,这般看她还能怎么勾搭男人!”

    “就是!待到连面具都遮不住她的丑时,离王殿下定然也不会再搭理她了!”

    听着她们的一言一语,却是于若心狠辣的扬了扬唇瓣,“你们觉得,她都这般犯贱了,仅仅只是毁了她的容,也能解本小姐的气?”

    那些个丫鬟微微一怔,“小姐是想……”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527/22354891.html
文章摘要: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自润滑轴十行俱下每周三,一生九死突进兹事体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三遗漏数据 时时彩后一13458 02679 陕西11选5前二和值走势图 福建体彩网11远5 四川快乐12组选走势图
极速快三技巧 江苏7位数47期走势图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印度快乐8开奖号码 辽宁12选五基本走势图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甘肃11选5前三值走势图 上海快3爱彩乐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冠亚军直选走势 棋牌游戏平台
澳洲幸运5开奖 广东福彩好彩一预测 安徽福利彩票 山东群英会胆拖投注表 象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