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 第24章 可要,做好准备
    凉音的脸色微微一僵,中国福彩:一边拿着鸡腿,一边便自顾自的啃着,让她将一个不是哑巴的人当成哑巴吗?

    这个小画,竟比她藏的还要深,同她在丞相府呆了三年,却没一个人发现她是在装哑巴,而她也真真一点声音也不曾发出,还学会了手语,就好像一个真真正正的哑巴。

    沉默之时,又见她小心翼翼地比划道:小姐,您别生气,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欺骗您的。

    凉音的眸里闪过丝丝惆怅,只是一边倒着小酒,一边道:“小画,你信我吗?”

    小画的脸上闪过丝丝尴尬:我信您,可我不能说话。

    看着她一直冲自己比划,凉音不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明白你是害怕,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但是相信我,我会保护你的。”

    瞧着小画畏畏缩缩的模样,她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罢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不会强迫你说,既然你有苦衷,我也不便逼问,等你哪日想通了,再亲口同我说吧,不过小画,你可要明白,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伤害你的,相反,我还会保护你,不论你害怕的人有多强大,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说着,她还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眼眶一红,心下满是感动,忽地又是泪流满面。

    一时间,凉音不由更加无奈了,“瞧你哭的,先别急着感动了,快吃吧,吃完了我们再去买些东西。”

    小画连连点头,倒也不再墨迹,拿起筷子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待吃饱喝足了之后她们又去买了好多新被子以及铜镜云云,毕竟她们住的小院太潮湿了,若是不将被子换了,怕是容易得风湿。

    还有铜镜,大概是因为她的左脸,所以房间连面镜子都没有,不买一个着实不太方便。

    瞧着手中的银子越来越少,凉音的心中不由再次惆怅了起来,看来,她要想法子多挣点钱了……

    再有就是和那离王的婚也得尽快退了,让她给那种阴晴不定的短命鬼当小妾,她才不干!

    更何况,他的心里,似乎还藏着一个发簪的主人,她凉音便是再差劲,也不会想找一个心中有爱人的男人。

    买好了需要的东西后,她又让小画将那些东西给搬了回去,而她则是满心好奇的游荡在大街之上,难得有空,不四处逛逛着实可惜。

    闲逛到了傍晚,她也将离城的情况了解了个大概,这离城是东离国的都城,一路往南便是皇宫,往北则是城门以及离王府,中间的路程若拿去走,定要走上个半天。

    东面是南洋山,山下有一忘乡河,穿过西面直达忘乡海,而忘乡海相隔四国,是这迷空大陆最大的海,而东离国,则是四国中兵力最强的。

    除了东离,还有北漠,西璋及南云,四国势力相当,已维持了百年的和平。

    漫无目的的逛了许久许久,忽然,一家店铺引起了她的注意。

    虽然天色渐暗,但小店里头却是灯火通明,除了店里的烛灯,最为瞩目的,则是放在店中间的那颗夜明珠。

    她倒是不太清楚那颗珠子的价值,只是觉得它如此晶莹剔透,又能像灯泡一样发光,若将它给放到房间里,估计烛灯都不用点了。

    想着,她抬步便走进了店中,“掌柜的,这颗夜明珠我要了!”

    一边说着,她伸手便要去拿,却是刚一伸出手,那颗夜明珠便已落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中。

    “这是一百两银子,此物,我带走了。”

    话落,他将手中的银子轻轻一扔,便落到了不远处那老掌柜的手中,老掌柜嘿嘿一笑,连忙便道:“少侠太豪气了……”

    却是一旁的凉音有些不太满意的拉住了他的胳膊,“这位公子,无礼就算了,先来后到也不懂吗?”

    那人一袭淡蓝色的衣裳,雪白的袖子微微折起,长长的睫毛宛若谪仙,却遮不住那深邃的眸光,一尘不染的气质又带着丝丝的轻狂,手中一支翠绿的笛子,另一只手,则是将那夜明珠轻轻放入了袖中。

    他玩味一笑,这才发现他的脸上也有半块面具,只是他的面具是挡在上半张脸,而她的,则是仅仅挡住了左边的侧颜。

    “你可知,这玩意原本便是我的?”

    凉音的眸里闪过丝丝不屑,只快速的伸出了手,“我也可以说,它原本是我的啊!一来,是我先看到了它,二来,也是我先说要买它,更是我先走进的店铺,所以,交出来!”

    欧阳子昱的脸色微暗了暗,只是用笛子轻轻拍开了她的手,“姑娘,无礼非德,无语非输,此物原本归我,现今亦归我,掌柜的也已收了银子,你即是慢了一步,又怎能怪我?”

    “我原本便无德,对你又何须有礼?还是那句话,这是我先看到的,你这般同我一个女子抢东西不太好吧?”

    欧阳子昱不理,只是有些烦躁的将她推到一旁便走了出去。

    凉音的面色微微一变,“什么人嘛,一点礼貌都没有!”

    说话的同时,她的手里忽然闪出一只银针,而后便气咻咻的射向了他的脚腕,如此无礼之人,不给他点教训,也太便宜他了!

    只听“乓”的一声,那银针便被狠狠地打落到了一旁,紧接着,欧阳子昱冷冷转身,“我说,不过一颗夜明珠,至于下如此狠手吗?”

    凉音的眸里闪过一抹心虚,接着又被不甘取而代之,“那是我先看到的。”

    欧阳子昱的眼底划一抹冷漠,霎时便闪到了她的跟前,“丞相府无人问津的七小姐是吧?如此大胆的女人,你可知晓,你在同谁抢东西?”

    她只是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是你在和我抢好吗?”

    一时间,欧阳子昱不由有些冷傲的笑了一笑,“你倒是小心眼的紧,给你也罢,但是日后,本座定然也会来抢你的东西!臭丫头,你可要做好准备。”

    说着,他拿出夜明珠便扔到了她的手上,她慌忙接住,心中满是疑惑,只眉头紧皱着道:“你是谁?”

    他轻狂一笑,“你不必知晓我是谁,你只需要记得,你抢了我的东西,所以今日起,你便欠我一样东西,至于是什么嘛,等本座想到了再来找你。”

    凉音不理,只将怀里的银子全部拿了出来,“这里大概也有一百两,银子拿去,我可不想欠你……”

    说着,正欲将银子扔给他,却发现眼前的人儿竟是忽儿没了踪影,仿佛方才他就不曾出现过一般。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42/42527/22354882.html
文章摘要: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我走姑爷涤地无类,借条东零西落痼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内蒙古11选5 吉林快11选5走势图 江苏7位数155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 泳坛夺金基本走势图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群英会开奖结果走势图 购彩技巧 新疆福彩25选七预测 浙江福彩15选5走势图
吉林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二八杠技巧 体彩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羽毛球技巧 福利彩票3d开奖结果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 快3走势图今天 福彩3d 浙江11选5技巧 闽南游戏十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