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刘娇小眼睛一转,嘿嘿笑道:“张大书记,您家里是不是有猫腻啊?”

    “有什么猫腻!”张鹏飞心虚地拍了她的头一下,“走吧!”

    “呵呵……”刘娇咯咯笑着,坐上了省委一号车。

    张鹏飞的担心果然发生了,当刘娇开门走进一号楼,看到房间里有两位“保姆”时,看向他的目光就有些怪异了。冷声道:“喂,这就是你不让我来的原因吧?”

    张鹏飞尴尬地抓抓头发,说:“别乱讲话,她俩都是保姆,不过……”

    “不过什么?你一个人要两位漂亮保姆?哎,我对你太失望了!”

    “娇娇!”张鹏飞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把她拉到一边,小声道:“给哥个面子,一会儿就给你解释!”

    “哼!”刘娇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她认识李钰彤,却不认识冯晓,回家后见到这幅场面,也难怪瞎想。

    “小冯,来客人了不知道嘛,快去泡茶!”李钰彤推了推有些尴尬的冯晓。

    “哦……”冯晓羞红了脸,赶紧去泡茶。

    张鹏飞看向李钰彤,冷笑道:“哟,当上领导了?你以为你谁啊?当个保姆还想指挥人?”

    李钰彤在外人面前不怎么怕张鹏飞,反驳道:“我还要去洗衣服呢!”说完转身就走。

    张鹏飞气得够呛,刘娇也偷笑道:“喂,你这个主子……也太软了吧?”

    “就你话多!”张鹏飞瞪了她一眼,“扔下孩子跑这么远,你放心吗?”

    “我想大哥嘛!”刘娇勾着张鹏飞的脖子,“我不过来看你,怎么知道你家……呃,有两美女啊?”

    “娇娇,你听我说,那个冯晓……”张鹏飞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冯晓,大意是说朋友介绍来的,锻炼几天,过几天就走了云云。

    刘娇将信将疑,笑道:“你的事我才懒得管,不过……你可要对得起我嫂子,不然啊……我替她收拾你!”

    “管好你自己得了!”

    刘娇拉着张鹏飞,笑嘻嘻地说:“哥,你都和钱部长谈什么了?”

    “都说了是机密,你就别管了!”

    刘娇撇撇嘴,不屑地说:“我猜也能知道!”

    这时候李钰彤走了过来,冷冰冰地问道:“张书记,晚上吃些什么?”

    张鹏飞看向刘娇,说:“你点菜吧!”

    刘娇毫不客气,说:“那我就挑贵的点!”说完,就报了一些菜名,又示威似地问李钰彤:“钰彤,会做不?”

    “会,”李钰彤微笑道:“我什么都会做!”

    “哟,贤妻良母啊!”刘娇盯着张鹏飞说道。

    张鹏飞和李钰彤没什么关系,可是脸还是红了。李钰彤的脸也红了,小声道:“我……我还没结婚呢……”

    “哦……那是我说错话了,对不起啊!”刘娇对李钰彤没什么好感,原因是这丫头越长越妖艳,比两年前更漂亮了,这令她确实有点不放心大哥。

    李钰彤不敢再说话,赶紧溜走了。

    “死丫头,你故意的是吧?”张鹏飞弹着刘娇的脑袋说道。

    “哼,怎么你心疼啊?”

    “胡说什么呢,我和她真没有……”

    “我又没说有什么啊,不过瞧这意思,确实不让人放心啊,这丫头还没结婚呢,怎么长得这么性感啊,连我看了都喜欢,你这个老色狼会不会动心?”

    “怎么和你哥说话呢!”张鹏飞瞪着眼睛,“下次让蒋正民再害你休息十个月!”

    “什么?”刘娇开始没听明白,等寻思过味来后,张鹏飞已经跑远了。

    张鹏飞没想到这两天总出意外,刚刚送走钱杰仁一行人,国安部的人就来了。国安部来人找张鹏飞,以他的背景和陈雅的能量来说,提前会知道的。可是这次还真就出意外了,之前没有任何人同张鹏飞打过招呼。原因很简单,这次带队的人比较特别,是国安部反间谍情报局调查一处处长曾柔,一位看上去十分冷漠的女人,与十年前的小雅有得一拼。曾柔长得不错,五官端正,身材笔挺,一对丰胸傲然挺立,皮肤很白,只不过眼睛有些凶狠,让一般男人不敢直视。

    其实,陈雅过去在国安部、总参情报处都任过职,要说国安部调查张鹏飞或者需要张鹏飞的协助,事先肯定会打招呼。怪就怪在,这次曾柔的行动比较特别,来双林省是她自己的决定,并没有向领导汇报。寻求根源,其实很好理解,曾柔的背景有些特别。

    曾柔受命调查那件事,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竟然发现此事与张鹏飞有些关系。当时她很兴奋,就没有把张鹏飞也涉嫌这件事上报,打算先隐藏下来,等有了证据再向上报。她担心万一被上层知道了,以刘家、陈家的关系会限制她的调查。

    曾柔来访,门卫先通知了万捷。万捷感觉此事很蹊跷,立即向张鹏飞汇报。

    “国安部?”张鹏飞的眉头皱了起来,“哪个系统?”

    “呃……就说是国安部的领导,别的没说清楚。”万捷自责地说道,后悔自己没问个清楚。

    “那让她们上来吧,你在外面迎一迎,十五分钟之后再领进来,知道吧?”张鹏飞也想拿拿架子,必竟来人不符合惯例,以他的级别,国安部有事找他,那需要部长亲自出面,现在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就牛B哄哄的不请自来,表明了没想给张鹏飞好脸色看。张鹏飞也里也很奇怪,国安部的侦查员有很多都是陈雅的老部下,怎么这件事没有提前通知自己,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万捷明白了领导的意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等了一会儿才通知门卫,准备迎接曾处长。他明白领导说是等十五分钟,但是这个时间要自己掌握,拖得长点比较好,但又不能太长。

    张鹏飞拿起电话打给陈雅,想了解这个曾柔到底是何许人也。可是手机已经关机了,想打她办公室的电话,忽然想到小雅可能又在指挥演习,便放弃了这个打算。只能先会会这个所谓的曾处长了。

    曾柔在国安部牛气惯了,突然被双林省的门卫拦住,心里不免有气。但想想张鹏飞的身份,暂时把气忍下了。在门外等了十多分钟,门卫才接到万捷的指示。曾柔早就火冒三仗了,气哄哄地带着两位部下上楼。

    一位女同志小心地问道:“处长,张书记可……可是高官,我们……能行吗?”

    “怕什么怕?你们是国安部的侦查员,别说他一个省委书记,就是……”曾柔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能管多大的官了,便说:“反正只要犯了错误我们就要管!”

    “哦……”女部下答应了一声。

    曾柔带着人直冲张鹏飞办公室,没想到又被万捷堵住了。

    “我们是国安部的,找张书记有点事!”曾柔火气十足地说道。

    “我知道,曾处长,我是张书记的秘书万捷,张书记正忙,请先到我办公室等一下。”万捷客气地说道。

    “哼!”曾柔无奈,只好跟着万捷走进了办公室。

    万捷给三人泡上茶,独自坐回座位看文件,把曾柔三人晾在了那里。

    曾柔越想越气,问道:“万秘书,张书记什么时间忙完?”

    “曾处长,请再等一等。”万捷头也没抬地说道。

    “等什么等!”万捷的态度把曾柔激怒了,“我们国安部很忙,哪有时间在这里喝茶!”

    “走!”曾柔向两位手下一挥手,转身就冲向张鹏飞的办公室。

    “曾处长,请你自重!”万捷仍然克制着自己的火气。

    “我们有急事找张书记!”曾柔根本没把万捷放在眼中,带着属下就冲了过去。

    “哎,你们……”万捷拦也拦不住,急出了一身汗。自己刚刚当上秘书,连个人都拦不住,那可就……

    “砰”的一声,张鹏飞办公室的门就被撞开了。

    张鹏飞猛然抬头,不可思议地望着门口的冷艳少妇……

    曾柔给男人的第一感觉通常是很漂亮、很性感,不过她给张鹏飞的第一感觉是很野蛮。其实曾柔的性格确实有些强硬,但是还不至于说野蛮,过去依靠着她的背景,在部里很牛,但该守的规矩还是守的。今天直接撞开了张鹏飞办公室的门,别有原因,或者说是完全故意的,与工作无关。这便是女人的敏感性,作为一名搞政治的人,一般来说是很少把心中的真实情绪表现在工作中的,她对张鹏飞从很早以前就憋了一股火。

    张鹏飞惊讶地盯着曾柔,随后就看到了满脸慌乱冲进来的万捷。万捷真的怒了,他忍辱负重多年,低调了多年,好不容易迎来了仕途的第二春,刚上任这些天,别人对他的看法都不错,没想到被这个女人无视了,这让他很生气。

    “喂,你们干什么,这是省委办公室,你们怎么能随便冲进来,快出去!”万捷对着曾柔喊完,又对张鹏飞说:“张书记,对不起,她们硬要冲进来。”

    “张书记,我是国安部反间谍情报局调查一处处长曾柔,这两位是我们处的侦查员,我们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找您,时间不等人,如有得罪之处还请原谅!”曾柔冷冰冰地望着张鹏飞,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张鹏飞一瞬间就明白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他对万捷挥挥手,说:“小万,你先下去吧。”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38/38264/22759061.html
文章摘要: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 ,鸦没鹊静大奥草偃风从,使用价值宝庆钩爪锯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泉州金泉娱乐城图片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一 黑龙江时时彩最快开奖 今晚三肖中特一
网上娱乐赌场平台网址 广东11选5投注技巧 幸运28超准计划 一定牛彩票是否合法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
热购彩票平台北京pk 广西11选5 上海快3 时时彩软件破解版 乐盈彩票彩票
四季彩票登录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好假啊!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东京1.5分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