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 > 第1526章 咽不下这口气
    张鹏飞没吱声,恼火得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他过去就知道马中华身上拥有一些老派干部的缺点,地方保护主义思想与官本位的思想过于浓厚,可是没想到他把这种情节用在了国企改革工作中。张鹏飞接到秦朝勇的电话,就来找马中华了解情况。他没有想到马中华反对久石重工收购第一农机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久石重工重组后,那百分之三十的国有股份划在了辽东省国资委的旗下。马中华认为,现在的久石重工属于辽东企业,如果双林省的国有企业被外省国企收购,他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感觉很没有面子。

    马中华这是典型的地方保护主义思想,有点保守得过分了。听到这个理由时,张鹏飞气得差点拍桌子,这条理由简直是太可笑了,他近乎失语,面对这样迂腐的想法,实在不知道再和他争辩什么。张鹏飞很清楚,随着自己改革的深入,今后与马中华的矛盾将越来越多。

    闷声想了一会儿,张鹏飞按灭了烟蒂,抬起头说:“马书记,这件事我们完全可以分开来看,我理解您的这种想法,但您也要清楚一点,现在的久石重工已经是改制后的企业,它完全脱离了国有企业的范畴,它现在是一家私人企业,只不过国家还持有一部分的股份而已,其企业的管理团队完全是私企的模式。换句话说,可以称它为辽东的企业,却不能说它是辽东的国企。”

    “省长啊……”马中华眯着眼睛,笑道:“其实这也就是换汤不换药的说法,”无论如何它现在不都是辽东的企业?久石重工虽然在全国都有工厂,可是总部在辽东,这个……”

    “马书记,”张鹏飞气愤地打断马中华的话,不悦道:“要按您的说法,久石重工被吴氏集团收购之后,他的总部也可以说成是在京城,归根结底,它也应该算是京城的企业吧?”

    马中华听到张鹏飞如此质问自己,脸也沉了下来,皱眉道:“省长,你这个有点强词夺理吧?呵呵……”

    张鹏飞还想说话,马中华一摆手,体现出了一把手的气势:“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非要选择一家外地企业,难道本省就没有好的私人企业吗?或者直接选择外资……不也可以?”

    张鹏飞立刻争论道:“马书记,中国福彩:首先您要明白一点,我们不是一定要选择一家外地企业,之所以选择久石重工,是为了第一农机的长远发展考虑。我们大家都知道久石重工是辽东国企改革成功的典型,这样的企业值得我们放心。另外,久石重工是全国闻名的工程车企业,它改制后与国外先进的公司进行了合作,它的技术与强大的资金保障对第一农机有利。最重要的一点,久石重工正准备上马农机生产的项目,双方一拍即合,有着可观的发展前景。之所以国企改革小组把目光定在了久石重工,那是在多家企定中选择而出的,我相信国企改革小组做足了分析准备。”

    “我承认,省长说得这些条件是久石重工的优点,但这些硬件条件都可以利用资金得到,只要我省内的企业愿意投入资金,在本地而言,不是更有优势?”

    张鹏飞摊开双手,他真的不知道再和马中华说什么了,只能无奈地说:“您说得对,准备投入的企业有不少,可是国企改革小组最终选择久石重工也有它们的理由。据我所知,在重多策划书中,久石重工的收购方案脱颖而出!您也许对吴氏集团了解不多,我省最大的连锁超市,兴荣超市就是它的旗下企业。”

    “吴氏集团?呵呵……我听说他们的老总好像……跟省长的关系不错?”马中华眯着眼睛问道。

    张鹏飞早有准备,点头道:“对,可以说我和这家企业很有渊源,吴德荣是我的老同学。当年我在珲水时,吴德荣刚刚在延春成立兴荣超市,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在京城竖起了吴氏集团的广告牌,其发展很迅速啊!”

    “省长的发展也很迅速嘛,当年的你……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县长,但是现在……已经是省长喽!”

    张鹏飞不理马中华的挖苦,说:“也因为我和他的这层关系,这件事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参与,完全是国企改革小组在与吴氏集团联系。马书记……您不会怀疑我搞暗箱操作吧?”

    “呵呵,怎么会啊,我反对可不是因为这个理由!”马中华摇摇头,“我当然相信省长的人品,只是嘛……还是那句话,久石重工必竟是辽东的企业,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辽东是比我们发展迅速,可是我不甘心屈居人后啊,我看还是找一家本土企业扶持一下吧!”

    张鹏飞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马中华坚持反对久石重工,想用本省企业,该不会是本地某家企业走通了他的关系吧?这么一想,他便试探性地问道:“马书记,您是不是心中已经有数了?”

    马中华连忙摆手,笑道:“我哪有什么数,只不过想提个建议而已,我是觉得我省是国内汽车行业的领头羊,在农机这一块,应该有不少企业准备投入资金,所以……还请省长多考虑一下。当然,今后我也会多关注一下这方面的资料。”

    张鹏飞心想坏了,马中华这是表明了立场,他可不是随便说说。本来张鹏飞想现在答应下来,以后随便找个借口就应付过去了,可是听马中华这意思,他今后会继续关注第一农机的收购。他点点头,说:“具体工作都由朝勇负责,我会同他谈谈的,让他把目光放得宽一点。不过,我们也要相信朝勇的能力,以及国企改革工作小组的干部。”

    马中华意味深长地看了张鹏飞一眼,他明白省长并没有妥协。但今天已经不适合再谈下去了,再争下去也许就会吵起来,马中华表面上还要维护着脸面。他微笑着说:“好吧,今天先这样,我们以后再谈。像第一农机这样的企业,改制是一个长久的过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的。”

    张鹏飞点点头,起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一脸的阴霾。

    秦朝勇已经在张鹏飞的办公室等候多时了,见到他回来,马上问道:“怎么说?”

    张鹏飞摇摇头,坐下后喝了一口茶,叹息不止。

    “他这是什么想法嘛!如果老是这样,我们的工作还怎么干?!”秦朝勇心中有底了,愤怒地拍了下桌子。

    “人家是老大啊!”张鹏飞无奈地说道。

    “您答应他了?”秦朝勇听到张鹏飞这么说,还以为他听从了马中华的意见。

    “他是老大不假,不过……我还是双林省的省长,经济工作,还是由我说了算吧?”张鹏飞冷冷一笑,“老秦,你有没有胆子继续同吴氏集团谈判。”

    “我到没什么,只要您不怕,我也不怕!”秦朝勇很清楚,既使自己继续与吴氏集团谈判,马中华也怪罪不到自己的头上,任谁都清楚这一切都是张鹏飞的意图。

    “那好吧,先不要管省委那边的意见,你继续同吴氏集团谈!”张鹏飞十分硬气地说道。

    “行,那我就知道怎么办了,争取快点将这件事拿下!”秦朝勇很有信心地说道。说完之后,又不得不提醒道:“省长,那万一老大想来硬的呢,我们怎么办?”

    “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我们做好准备就是了。”对于马中华的想法,张鹏飞也没有底。

    “也只能这样了。”秦朝勇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准备材料同吴氏谈判。”

    张鹏飞起身同秦朝勇握了下手,郑重其事地拍着他的肩膀说:“拜托了!”

    秦朝勇笑了笑,推门离开了。秦朝勇走后,张鹏飞直接拿起电话打给贺楚涵,昨夜的冲动令他十分毁恨,他必须做出解释。然而手机根本就没有接通,张鹏飞有心拨打她的办公电话,却拾不起勇气。

    张鹏飞握着手机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本以为昨天是一次机会,却没有想到被自己的冲动毁掉了。回想昨夜的事情,张鹏飞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其实也不能完全怪他,昨天晚上他是出于一种本能,想用那种方式向贺楚涵表达自己的爱。

    手机有电话进来,振动吓了张鹏飞一跳,一看是吴德荣打来的。

    吴德荣等到电话接听,急切地问道:“鹏飞,什么情况,马书记反对收购?”

    “你消息到是挺灵通!”张鹏飞微微一笑,“放心吧,按原计划进行。”

    “那你和马书记……没事吧?”

    “其它的事情你就别管了,管好你自己那一摊子!”

    吴德荣听到老同学这么说,也就不再多话,说了句:“有事情就吱声,别自己一个人挺着!大不了我就不收购了!”

    张鹏飞心里一阵温暖,宽慰地笑道:“没那么严重。”

    “那个昨天……算了……”吴德荣想问问张鹏飞同贺楚涵谈得怎么样了,可是话一出口,忽然醒悟这必竟是张省长的私事,他还是不要问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38/38264/21785034.html
文章摘要: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 ,无所不用高飞远集张之洞,学派聊以卒岁开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湖北快3直播 澳洲幸运10开奖直播 11选5预测软件 nba直播网 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香港赛马会一句解特 体育彩票11选5玩法 seo免费资料下载 北京时时彩玩法 新疆25选7开奖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河北围场客车事故现场 深港报二肖中特 时时彩历史记录 安徽11选五前三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11选5开奖结果 黄大仙单双中特 广西快乐十分投注软件 2018谜语解一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