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文:第748章 想得美  见李玉莹进来了,赵宾就合上手上的笔记本,笑道:“张司长,李司,您们聊吧,我先回去了。”

    “赵司,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谈工作了!”李玉莹微微一笑,眼角的鱼尾纹增添了一些妩媚的气质。张鹏飞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发现此人看年纪也就三十五岁上下,但是实际上应该有四十五岁左右了。长得眉清目秀,很有些知性女人的风范,再加上目光中的睿智,到也不容人轻视。

    “李司,您好,请座吧。”张鹏飞主动伸出手来,虽然以前只是点头之交,到人家上门来了,自己也要摆出迎客之道。他起身亲自为李玉莹上茶,笑道:“李司,第一次登门,偿偿我的茶吧。”

    “呵呵,多谢了!”李玉莹接下茶杯,轻轻吹掉上面的茶叶沫,轻轻押了一口,点头道:“嗯,好茶啊,好久没喝到这么清雅的铁观音了!”

    “呵呵,那就多喝两杯……”张鹏飞笑道。

    “茶这东西,品一杯足矣,多喝岂不成了牛饮?呵呵……”李玉莹说出了《红楼梦》中妙玉的名言。

    “是啊,李司长说得对啊。今天来是有重要事情吩咐吧?”张鹏飞没想到此人深有些博古通今,便正色起来。

    李玉莹放下茶杯,淡淡地说:“吩咐可不敢当,只是有些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张司,我想和您谈谈关于年后许司长的工作安排。”

    “您是指许虎副司长?”张鹏飞微微一愣,没想到年前突然出现这么一件事情。

    “是的,我想听听您对许虎副司长的看法。”李玉莹抬头盯着张鹏飞的眼睛,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

    这半年来许虎由于外通刘志发,暗中在张鹏飞背后使绊子,早已经被张鹏飞边缘化了。对于这件事,发改委的一些干部都有耳闻,大家在佩服张鹏飞的手腕时,也有些瞧不起许虎的做法。因此,当李玉莹说完以后,就想猜猜张鹏飞的看法,只不过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张鹏飞淡淡一笑,很是中恳地评价了许虎这个人。他一边娓娓道来,心中却在想许虎什么时候走通了关系。显而易见,在自己的打压下,许虎感觉到东北司已经没有了他的出头之日,所以就想调走,换一片天空。可是张鹏飞能允许他这么做吗?像这种小人就应该劳劳地压在手底下,让他永远不要冒头,他一但有机会,没准什么时候反咬你一口。都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说得正是这个道理。

    看似很热情地在介绍许虎这个人,不过心里,张鹏飞另有打算,他是无论如何不能放走许虎的。玩完了我就想跑,哪儿美!在张鹏飞的心里,虽然不想把许虎搞掉,但也不允许他将来有任何的作为。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张司长,我们人事司的意思是年后为许司长换个工作,您认为呢?”虽然人事司就是负责委内人事安排的,但是张鹏飞做为东北司的主要领导,下面干部的调配,他也有着很大的发言权。

    张鹏飞微微一笑,反问道:“李司长,我想知道这是人事司的意见,还是许副司长的意见,或者是您的意见?”他面无表情,可是流露出的压力却不小。

    “呃……这个……”在张鹏飞温柔的逼问下,李玉莹在一瞬间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位发改委内最年轻的厅级干部,即将踏入副部级高官的才子,一但发起威来便令人全身发寒。

    李玉莹回味了半天,才有些紧张地说道:“这是我们人事司的意见,为了贯彻委领导的要求,我们决定明年调整一下各司副职的工作。”其实是许虎走通了一些人事司关系,但她自然不能这么说。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张鹏飞点点头,“请问李司长,现在许司长个人是什么意见?”

    “呃……”李玉莹在张鹏飞那目光的注视下,感觉全身都不安。说来也怪了,这辈子她也见过不少大领导,可是张鹏飞的气场私毫不弱于那些领导们。张鹏飞的目光很温柔,中国福彩:可是却给她一种逼问的态势。在他的作用下,李玉莹连连败退,马上矮了一头,免强笑道:“许司长的意思当然是不想离开的,必竟东北司的工作也很重要,但是他也说了,他最终会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所以,我想听听您的看法。”

    她虽然说得委婉,但意见很明确。

    张鹏飞心中冷笑,心说恐怕许虎早就不想在东北司干了。他笑道:“李司长,这件事我想我也要尊重许司长的意见,他是一位责任心很强的干部,我们明年东北司有许多的工作已经安排给他了,他现在不适合离开。不是我不放手,实在是像这样的人才我舍不得啊!既然许司长本身也不想离开,我希望人事司能够考虑到现实因素。李司长,你说呢?”

    “张司长,这个……我需要和领导讨论才能做决定。”李玉莹脸上尴尬地笑,她本以为这是一件轻松的工作,既然张鹏飞不喜欢许虎,那还不希望他离开东北司?她哪知道张鹏飞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李司长,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如果实在不行,我会向委领导请示的。”张鹏飞的语气虽然并不生硬,可是听在李玉莹的耳中却有一种强迫性的感觉。

    “那好吧,我回去以后向领导汇报一下东北司的整体意见。”李玉莹伸出手来:“张司长,打扰您的工作了。”

    “不客气,李司长,有空就过来坐坐嘛,呵呵……”

    “好的,再见。”李玉莹心说我可不敢来坐,你小子油盐不进,我可惹不起啊!

    送走李玉莹,张鹏飞坐在坐位上冷笑。这几个月许虎已经消停下来了。张鹏飞看见他的表现,本来觉得是不是要给他加些工作,没想到他在这紧要关头搞了这么一手,这让他十分的不满。

    许虎的离开,一是因为在东北司没有出头之日,二来恐怕也是对张鹏飞的憎恨有关。既然你恨我,想我和打擂台,那好吧,我就彻底断送你的前途,让你老老实实蹲在东北司,直到退休!主意已定,张鹏飞就有了办法。

    此时,正在等消息的许虎接到了李玉莹的电话。

    “老许,我刚谈完!”

    “玉莹,情况怎么样?”

    “哎,老许啊,情况比我们想得要难,他……不放手,我们把他想得太简单了!”

    许虎重重软在沙发中,长长叹息道:“我其实应该想到的,他……真的不应该放我走,唉,恐怕以后的日子更难喽!”

    “老许,这次……你又犯了一个错误,刚才在他的面前……我都喘不上气。你说你……何苦得罪他!”

    “是啊,我现在也后悔,当初也没想到他来头这么大!唉,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以后啊……我就要在东北司老死喽!”

    以许虎对张鹏飞的了解,此次张鹏飞不放手,那么肯定就还有后着,要不然就不是张鹏飞了!直到这一刻许虎才知道想要调走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他本以为像张鹏飞这样的年轻人做事浮躁,心气高,主要自己想离开,他巴不得送走呢。可是反过来一看,把他想得太简单了,自己那点小心思又怎么能骗得了他?

    发改委最年轻的司长,双林省最年轻的市级一把手。一路走来,如果只凭借着身后的背景,没有个人实力是万万不可能的!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许虎现在感觉就像砧板上的肉,不知道张鹏飞将要横着切还是竖着切。这种任人宰割的味道真是煎熬!

    听不到许虎再说话,李玉莹也就挂上了电话。坐在办公室里回想着张鹏飞那稳稳的态势,仍然心有余悸。

    张鹏飞已经起身来到了副主任张森的办公室。

    “鹏飞,你有事情?”张森抬头问道。

    张鹏飞笑着坐下,直接问道:“张主任,我长话短说,就是想问您,年前,我们委的干部是不是还要适当的调整一下?”

    在张森的办公室里如此随便,全委上下的中层部干,也就只有张鹏飞一人。对于这小子的工作能力,以及不卑不亢的性格,张森十分的赞识。也只有在张鹏飞的面前,张森才是一位长者,而不是一位领导。

    “嗯,是的。委内的中层干部有不少要退了,那么就不如让位给年轻人。怎么你有想法?”张森含着笑,不明白这小子又有什么鬼主意。

    张鹏飞起身为张森泡上热茶,这才笑道:“张主任,我是有些想法,呵呵。还希望你们高层领导多多听取我们基层干部的意见。”

    “少拍我马屁,有话快说!”张森瞪了他一眼,拿起茶杯品了一口,心中却是很享受张鹏飞这种死皮赖脸的功夫。

    高官们的心理虽然很难揣测,其实也不是很复杂。整天看到身边的人低头哈腰拐弯抹角的说话,心里早就烦了,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位张鹏飞这种以小辈的口吻讲话,会让他们觉得很放松。必竟总站在高处也要面临着压力。

    张鹏飞嘿嘿一笑,说:“张主任,我实话说了吧,我们司的许副司长年纪最大,他这个副司长干了也有六七年了,要往上更进一步有些难。所以我想不如给他挂上一个正厅级巡视员,级别上来不说,还可以给年轻人让路,让他为年轻人保驾护航。您看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38/38264/18316221.html
文章摘要: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 ,投手大型软件舞弊,灾害雨收云散无应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2013年司法考试免费资料下载 马会专供三尾中特 重庆时时彩官网 江苏7位数开奖公告 一尾中特期期准
时时彩定位胆公式 河北20选5复试 1肖中平特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 2018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历史开奖记录 蓝月亮报码室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3助手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app下载 2014全年一码中特图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骗局 11选5 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