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 > 第719章 不健康的事
    正文:第719章 不健康的事  气氛渐渐回暖了。

    正躺在床上深思着的张鹏飞,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瞧,是酒店的保安。

    保安笑道:“张司长,不好意思,刚才有个小孩儿让我把这东西交给您,我检查过了,应该不是危险品。”

    张鹏飞见他的手上托了一个大包,便接下,心中有些吃惊,对他道了感谢。回到客厅,他把东西打开,才发现是一些账目和资料,虽然有些残缺不全,但仍然触目惊心。更何况张鹏飞是多么聪明的人,有了这些东西,他马上分析出了巨龙集团与奉天汽车公司的关系,更分析出了巨龙集团的幕后老板乔龙与新河市的关系。

    张鹏飞二话不说,马上打电话让贺楚涵与苏伟一起过来。可怜的贺楚涵起了歪心思,虽然张鹏飞在电话里说有工作要谈,但她仍然联想到他过去对自己的种种流氓行为,便叫了一个女下属陪自己过来。

    可是当贺楚涵发现苏伟也在时,便知道自己想歪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马上把下属赶走。张鹏飞见她带着女下属过来,心中就明白了几分,无奈地苦笑,自己至于那么无耻吗?让你这么害怕!

    苏伟也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一个个劲儿地傻笑。贺楚涵瞪了他一眼,然后问张鹏飞:“大晚上,有什么重要事情?”

    张鹏飞指了指面前的一堆文件,说:“你们自己看看吧……”

    苏伟与贺楚涵这才转变了方向,拿起桌上的文件看起来;趁着她们看文件时,张鹏飞不由得在想到底是谁为自己提供了这些线索,是谁要帮助自己?他左思右想也是想不通。

    “天哪!”看完之后的贺楚涵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万万没想到案情会这么复杂,以她这几天的调查结果来判断,桌上的资料应该全是真实的。

    苏伟也很振奋地问张鹏飞:“你是从哪弄来的?”

    “我也不知道,刚才保安说是一个小孩子送过来的,我想对方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是谁吧,我也猜不出来。”张鹏飞摇摇头。

    “这些资料足以说明,奉天汽车公司只是一个幌子,它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银行的大笔投资,这是一起严重的经济案件,辽东省委省政府也要受到牵连!”贺楚涵定性道。

    “那到底是谁想让辽东出乱子呢?”张鹏飞问着面前的两个人。

    “也许是巨龙集团生意上的对手!”苏伟猜测道。

    张鹏飞摇头道:“如果是生意上的对手,应该很难得到这么详细的内幕。?”

    “这个……”苏伟点点头,又思索下去。

    “我想有一点可以肯定,”贺楚涵说道,“那就是这个案子应该会给为我们提供线索的人带来好处。要不然他为何要这么做?”

    张鹏飞嘴角露出微笑,点头道:“一语中的,这个猜测很对!”

    虽然贺楚涵表面荣辱不惊,可是得到他的夸奖,心中偷偷地乐了。不料张鹏飞的后半句话就有些气人了:“看来你总算不用胸部去想问题了……”

    贺:“……”

    张鹏飞只觉得厚厚的一沓文件全部砸在了自己头上。苏伟一旁暗笑,很是理解贺楚涵,也很同情张鹏飞。

    “开玩笑,开玩笑……”张鹏飞受到重击后,对贺楚涵陪着笑脸。然后说:“有了这些东西,我们现在研究下一步的工作。”

    “楚涵,明天一早,你马上把这些情况反应给中紀委的领导,一定要说得详细一下,看上面什么意思。”

    “那么你呢?”

    “我明天……回京城!”

    苏伟和贺楚涵现在知道了辽东的问题有多么严重,更明白一但事发将要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这并不是他们调查组可以承担得起的。所以现在张鹏飞选择回京,他们当然明白是为了什么。所以不约而同地点头。

    张鹏飞望着贺楚涵,语重心长地说:“无论怎么样,在我离开期间,你不要冲动,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又不是小孩子!”感受着他那不容反驳的温柔,贺楚涵心中十分甜蜜,可嘴上却很生硬地说道。

    张鹏飞转向苏伟,说:“小伟,帮我照顾好楚涵……”

    “嗯……”苏伟点点头,随后发现了他的语病,坏笑道:“帮你?你和她……难道已经……”

    贺楚涵也才反应出张鹏飞话中的无耻含意,翻着白眼说:“张鹏飞,你把话说清楚,我们有了什么?”

    张鹏飞傻傻地看了看两个人,叹息一声说:“你们都是什么脑子啊,为什么总想一些不健康的事情?”

    “呃……”两人一脸不解,中国福彩:想听听他有何高见。

    只听张鹏飞一本正经接着说:“我是调查组的组长,有理由保护你们每一个人的安全,而我不在期间,本应该楚涵的官职又大,可她必竟是个女人,所以我的意思是……让小伟照顾着你点,意思是替我这个组长照顾你……”

    “呃……”贺楚涵发现自己的确曲解了张鹏飞的意思,不由得害羞地红了脸。

    “不对吧?”苏伟眨了眨眼睛,“昨天夜里我可是看见某人毛手毛脚地从某人的房里出来,那个……”

    这次张鹏飞的脸也红了,慌忙摆手说:“那个……我……我是给她送些吃的……”

    “切,谁知道是送吃的,还是送人……”

    “砰……”的一声,又是一沓文件重重砸在了苏伟的头上。

    “张鹏飞,我恨死你了,你总是这么取笑我!我恨你……”贺楚涵气得流出了眼泪,知道已经解释不清了,捂着脸逃了出去。

    张鹏飞没想到贺楚涵如此在意这种玩笑,可见她是一个多么保守的女人。他叹息一声,对苏伟说:“瞧你,都把她气哭了……”

    苏伟白了他一眼,不满地说:“我想她是因为把贞操送给了某个无耻的男人,才会如此伤心吧?”

    张鹏飞咳嗽不止,没想到苏伟也有令自己说不出话的一天。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呢,聪明的苏伟已经跑到了门口,笑道:“老大,你就招了吧!”

    十点多钟,杜平从才向德志家告辞出来,然后接到了那个她盼望已久的电话。等她听到事情圆满完成时,刚刚因喝了些酒而兴奋的脸色更加兴奋起来。她只在楼下想了几秒钟,便毅然决定给贺静远一个惊喜,今天晚上去陪他。

    只是当打着车来到贺静远的住处时,却是在他的门口打了他的电话。一个四十岁的女人了,却总有女孩子的心性。也难怪贺静远和向德志这两个权利顶尖的男人对她如此着迷了。

    “小平?”贺静远早已经睡了,再怎么说也五十多岁了,白天的时候在杜平的身上耗费了不少精力。

    “嗯,事情已经完成了,交到了他们手里。”

    “这么快?”

    “嗯,我早有准备。”

    “你啊你……”贺静远光着身体在床上坐起来,“从老向家离开了?”

    “嗯,刚离开,还没到家呢。不过……远哥,我给你订了一些夜宵,一会门铃响的时候,你开一下门。”

    “呃……”正在贺静远心说大半夜的送什么夜宵啊,门铃还真响了。他马上对着电话说:“到了,我先去开门啊……”

    “嗯……”门外的杜平免强忍住了笑意。

    “小平……”穿着睡衣,站在门口的贺静远傻傻地盯着杜平,“你……”

    “贺书记,我就是杜小姐送来的夜宵,不知道您喜欢吗?”

    “喜欢……非常喜欢……”这个惊喜对贺静远来说冲击太大了,那一刻好像所有的劳累全部消失了,二话不说就把杜平抱了起来,笑道:“那我现在就来享用这么美味的夜宵……”

    杜平被他扔进被窝里,扭着嬌躯说:“远哥,喜欢我这种出场的方式吗?”

    望着她像一条美人鱼般的身躯在被子里扭動,贺静远咽了口唾沫,也钻进被窝解着她的扣子说:“我非常喜欢这种方式,不过现在是不是应该把餐盒打开让我享受美食了吧?”

    “呵呵……”杜平没想到贺静远也有幽默的一面,一边配合着脱衣,一边痴痴地笑着。

    周日,张鹏飞准备回京城,他要向领导汇报,并且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同时也要探听一下高层的声音。

    在等飞机的过程当中,张鹏飞实在放不下昨晚的事情。虽然已经感觉到是谁帮助调查组,把那些线索送过来,但他想证实一下。想通以后,便打通一个人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打通这个电话。

    “喂……”还在睡梦中的贺静远劳累地接听电话,好像还没有完全清醒,在怎么有体力的男人,遇到像杜平这种如狼似虎的妙人,也是难免被榨干。贺静远侧头看了一眼杜平,不由得好笑。

    “贺叔叔,您好,我是张鹏飞。很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您。”

    “鹏飞?”听到是张鹏飞,贺静远坐了起,把熟睡中的杜平都吵醒了,她很随意地问了一声:“远哥,谁啊……”

    贺静远吓了一跳,忙对她摆手,慌张下了床。但一切都晚了,张鹏飞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心中好奇地想好像贺静远应该是单身吧?当然,他不会想到是杜平,只是想到也许是贺老板的小蜜。

    “鹏飞,你有什么事吗?”贺静远有些尴尬地问道,还好这不是外人,如果是下属听到那可就不好办了。

    “贺叔叔,您也知道我来辽东办案,我们有保密规定就没有联系你。但是昨天晚上我们得到了一些重要的线索,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须向您提个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38/38264/18316190.html
文章摘要: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 ,猴头菇卡通动漫不解之仇,弥尔顿股份制改群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香港赛马会中特玄机 匍京赌侠六肖中特 快乐十分任选五万能码 香港赛马会网址 上海快3直播
安徽15选5开奖 香港曾道人救世网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大师 11选5前3民间方法大全 安徽快3全天计划
广西十一选五直播 2012年白小姐38期 新疆35选7走势图 11选5任二翻倍打公式 排三开奖记录
秒速赛车计划网址 三码中特24.37.29 11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平台出租 彩民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