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97章 罪
    闹钟响了,我睁开眼,伸手把闹钟关掉,看了看日期,叹了口气。

    我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见楼下的花园里,那个修长的身影正在花草间穿梭。原本荒芜状态的花园,经过他一两个月的精心照料,也慢慢显出了生机。

    已经是三月末了,难怪花园里的花也渐渐多了。

    花园里干活的男人看到我,对我挥了挥手,示意我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点点头离开窗前,下了楼。

    Lisa比我起得晚点,还没洗漱好,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我撞了个照面。

    “顾惜,早啊。”她打着哈欠,“去买早饭吗?”

    我摇了摇头,“Ciro准备好了。”

    Lisa应了一声,脸色有些沉重,“今天还是Ciro吗?”

    我没有作声,坐在餐桌边吃Ciro亲自下厨做的早点。很美味,可在心情复杂的情况下,也品不出滋味。

    离最后一次见到洛夕已经足足有两个月了。

    虽然说着要离开这个圈子,尽早隐居,但事实上,我们还在法国的那幢木屋里。

    因为我们还不能离开。

    因为洛夕“失踪”了。

    自从那次在医院里,洛夕和我说他想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就再没出现过。到现在为止,Ciro已经“值班”了足足两个月之久。

    Lisa在知道这个情况后,问了我当初和他的对话内容,听完以后气得直跳脚,“顾惜,你都知道他这人就爱逃避,就算你是看穿了他没安全感想逃跑,也不能直接把这个关键词说出口啊!”

    我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低下头无法反驳。

    本来以为洛夕可能躲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可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回来。不管我和Lisa使出什么法子,第二天出现的依旧是Ciro。

    治疗的事情自然被拖了下来,在洛夕出现前,Lisa怕擅自转换地点引起什么不好的发展,我们就只能继续在这里呆着。

    今天Lisa似乎特别忙,早上和她吃完饭后就没看到她了。

    我心烦意乱,干什么都没劲,最后只能躺回去睡回笼觉。睡得头脑发胀,再次醒来,都已经日上三竿了。

    我揉着太阳穴正要走下楼,Lisa忽然冲了出来,慌慌忙忙地又把我往卧室里拽回去,“来来来顾惜,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抬眉盯着Lisa,“怎么了?”

    Lisa嘿嘿笑了笑,“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他们生日哦!”

    我一愣,洛夕的生日?我还真的都不知道他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呢!

    Lisa把一个纸箱子塞到我手里,“我怕你出去会引起他的注意,让他知道了就没惊喜了对吧!所以刚才跑出去买了这些工具来。你可以试试看帮他们过生日,然后威胁洛夕,说他今天再不出来就真的不理他了……指不定他吃这一套呢!”

    我无力地看着Lisa,喂,那啥,你是心理医生吧?这样不负责任地说没有科学依据的话真的合适吗?

    “我有点事要先出去啦,后天才回来,你们好好享受难得的二人时光哦!”

    我哭笑不得,“谢谢你啊。”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她终于有身为灯泡的自觉了?

    不对,今天留在这里的不是Ciro么……

    我和Ciro……可算不上什么需要过二人时光的关系啊。只希望今天真能用蛋糕什么的把洛夕给召唤出来吧。

    Ciro在书房里看书,一般来说他做午饭的时间很规律,至少还要两个小时才会出来。

    虽然时间有点赶,但是烤个蛋糕还是没问题的。

    我手脚麻利地杀进厨房,开始大搞特搞。

    就在我烤完蛋糕摆到桌子上打算开始装饰的时候,厨房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了。我知道应该是Ciro,就没回过头,继续专心致志地标奶油,“Ciro你先到外面等一会儿,我这边马上就好。”

    他却没有出去,我正疑惑,想要转过头,却忽然被人粗暴抓住,强拽着翻过了身。他把我抵在桌子边,将我的手高高抓起,眼神阴鹜地看着我,“你在喊谁的名字?”

    我整个人都懵了,眼前的男人明明是洛夕和Ciro的样子,但是却并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甚至,也不是那个嗜虐变态的“他”?

    恐惧瞬间笼罩住我的内心,我颤抖着声音问他,“你……是谁?”

    他没有说话,转而将我压倒在桌子上,我被完全夹在他和桌子之间。

    没有倚靠的感觉让我更加害怕起来,不安和恐惧几乎将我击碎。

    “你要……干什么?”

    他挑起唇笑得无辜却又邪恶,“你啊。”

    理智被他这句话瞬间击地粉碎。

    他抓过我的两只手,死死按在桌上,无论怎么挣扎都是徒劳,完全移动不了分毫。他的手移到我的衬衫前,揪住衣领狠狠一拽,纽扣便全都散落开来。胸前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我完全不能相信我面前的人竟然这样对我!

    我害怕到流出眼泪,“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忽然俯在我耳边笑着问我,“连我都不认识了吗?我是洛夕啊。”

    怎么可能是洛夕,洛夕不可能这样对我!

    是其他人格?难道除了洛夕和Ciro,他们的身体里真的生出了别的人格?可为什么他又要自称是洛夕?

    他用牙齿细碎地咬着我的皮肤,“怎么,和他做了就不认我了吗?你到底是喜欢上他哪点啊?我哪里比不上他呢?我明明对你这么好,可是你却要背叛我!”

    他忽然掐上我的脖子,“竟然连你也背叛我!”

    我的脑子瞬间炸了,他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什么叫我和他做了……我和谁做了?

    “你好脏啊,顾惜,你是不是很迷恋这种同一具身体却不一样的体验?”

    “他明明知道你是我的,竟然还敢染指……而你,竟然就这样和他在一起了!”他残忍地笑着,紧紧抓着我的手腕,腕骨都要被他捏裂,“顾惜,你真是糟透了坏透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用暴虐的动作蹂躏我,可嘴里说的却是控诉我的话。我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我宁愿自己没有听懂……

    他说……我和Ciro发生了关系……

    “怎么会,我没有……”我无力地辩驳着。他惩罚似的咬破我的唇,“怎么会没有,你是知道的!你明明知道,可还是从了他。承认吧,你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坏女人!”

    血味弥散在口中,我的脑中一片混乱……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转换过来的,他醒来的时候,像触碰最珍贵的陶瓷般,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收拾着我身上,另一个他留下的一片狼藉。

    “顾惜……对不起……”他在浴缸里紧紧抱着我,花洒落下的热水落在我的身上,他的脸上。他从不敢在我清楚他是谁的时候与我如此亲密,但是这一次,他毫无遮拦。

    他知道洛夕都做了什么,他知道洛夕坏掉了。

    也知道,再躲避,是没有意义的。

    那个地下室中迷乱的一切,本已被我藏到心底,但是此时此刻,又一次翻涌上来……

    “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顾惜,你是第一个。”

    他逃避我的眼神,吞没我的呼唤,拒绝我看他的脸。

    因为,他不是洛夕,因为,他害怕我发现他不是洛夕……

    我狠狠地往他脸上掴了一掌,Ciro没有躲闪,白皙的脸上很快就红了一片。我的手一阵阵发麻。

    他毫无怨言的表现,无异默认了对我做过的一切,我愤怒极了,扑上去毫无章法地狠狠捶打他,撕咬他,只要能对他产生伤害,任何攻击不管有效无效,我都在他身上施行。

    他默默忍受着,一声不响。

    泪水落下,我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而落,还是因为终于终于不得不面对到那份罪孽,而忏悔。

    即使是洛夕,也是有自己的独占欲和领地意识的,可他们偏偏是不可能拥有自己特有的东西的。

    我在选择洛夕的同时,也是选择了他。发展到如今这一步,是早就可以预见的。

    我累了,靠在瓷砖上泣不成声,企图用瓷砖上的冰冷寻回我破碎的理智。他犹豫地向我伸手,见我没有反抗便将我抱进怀里。

    其实,我是无力反抗。

    他怜惜地吻过我的脸侧,低声说着,“我太想拥有一样独属于自己的东西了,中国福彩:即使那样东西不属于我,我却也忍不住想去占有,想要得到更多更多……”

    “可这么多东西里,我发现,我唯一想要拥有的却是你……”

    “可是,你偏偏是他的爱人……”

    “我曾经克制过千万次,不要看你,不要想你,告诉自己你是他的。可是那样的暗示却像是毒药,像是罂粟,越发引诱着我想要靠近你。”

    “顾惜,对不起,顾惜,我骗了你,顾惜,我爱上了你……”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45.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冷轧板卷缩衣啬食综治办,近视两百人见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时时彩人工计划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app nba常规赛 幸运赛车交流
福彩湖北30选5开奖结果 河北20选5彩票开奖 深圳风采预测 篮球比分网站 秒速赛车计划
东方6加1开奖号码 时时彩计划 吉林十一选五在线投注 体彩排列五 广东11选5历史开奖
赛车pk10计划官网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 吉林11选5网上投注 江西时时彩有提款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