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中国福彩: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92章 留恋的
    Ciro伸手止住了她下面的话,“没必要劝说什么,反正同样的话你也不是没有说过,我听腻了。况且,若是我和洛夕都不退让,一切都只能依旧如现今一般毫无进展,停滞不前。”

    Lisa一滞,气恼地甩袖离去。

    我看着在一旁面无表情地抱着瓷杯的Ciro,不知所措。

    Ciro瞥了我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低下头看落在茶杯里的星辰倒影。

    “是不是在想,如果我再坏一点就好了?”Ciro调侃道,“如果我是个坏人,那么你和Lisa也不用这么在意,一定是想也不想就灭了我,对不对?”

    我忙摇头,“怎么会,你们每一个都有存在的权力……”

    “不用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安慰我。”Ciro含笑看了我一眼,“非常感谢你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在知道我和洛夕是这种并生关系前,你敢说你没想过,我最好能消失?”

    我咬了咬唇,无法反驳。

    我当然是这么想过的……

    “我存在,是因为洛夕需要我的保护。但是现在你出现了,你虽然还不是很优秀,却也勉勉强强可以替我保护他。”Ciro笑着望向我,“你不是和我说过,你最想保护的,是洛夕单纯的笑容吗?”

    我一愣,猛地抬起头,果然,当初我在洛夕家向他表白的时候,在我面前的人是Ciro!

    顿时百感交集,如果现在不是在谈他们俩的去留问题,我肯定会恼羞成怒先和Ciro算上一大笔账……

    “可是,Ciro,难道你就没有什么留恋的东西吗?”我咬着唇问他,“如果进行治疗后,你真的会消失……”

    “是让我把‘遗愿’都了一下吗?”Ciro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我的头,“顾惜,你偶尔候温柔起来还真是可怕。”

    我瞪他,什么叫“偶尔”,明明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很温柔的好不好?

    Ciro伸手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轻语。

    顾惜,谢谢你。

    没有人会愿意放弃生存的权力,我之所以这么做只不过是因为……

    他还有你。

    我不由自主地抓紧了Ciro的衣袖,忍住想要哭的感觉。

    没错,洛夕还有我,还有他热爱的事业,但是Ciro……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即便他只是个分裂出来的附属人格,但他仍有自己的思维和记忆,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我真的很矛盾,撇开主人格是洛夕而言,在DID患者中,为了主人格其他附属人格就真的应该为了主人格而牺牲吗?

    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现自己也是一个DID患者,而且是其中的附属人格……

    会心甘情愿以自己的存在换取另一个人格的圆满吗?

    我想,我是不愿意的。

    可Ciro……

    “你这家伙明明应该是腹黑,为什么偏偏成了圣母?”我有些哭笑不得地感叹道,“我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交流了。”

    Ciro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转移了话题:“说起遗憾的东西……虽然我画画并不如洛夕这么好,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它的。”

    我眨了眨眼睛,“你想画画?”

    “毕竟一个人画的画,就算那个人消失了,还能保留下来。”Ciro长长呼了口气,“就像阿道夫虽然占据了洛夕的画,却最终还是不能否认这画是属于洛夕的一样。”

    “我当然也很想……拥有一些东西,一些能让我一直被人们记住的东西。”Ciro淡淡笑着,夜风扬起他的发丝,迷离了我的视野。

    手上一暖,Ciro伸手抓住了我的手,他扬唇对我笑着,“顾惜,陪我去找些画具吧?”

    我点头,跟着他一起在这幢木屋的各个房间中穿梭。在工作室里翻找半天后,Ciro拍了拍额头,“上次把东西都清理到地下室了,得下趟地下室。”

    我顺手从桌边摸起了手电筒,“那我们走吧。”

    Ciro应了一声,带着我绕道地下室的门口,拉开了地下室的门。

    一阵潮湿的寒流涌来,吹起我的发丝。

    长长的通道里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我对Ciro自嘲道:“还以为地下室这种地方都会闹鬼,结果倒也是还好嘛。”

    Ciro调侃地看着我,“是不是在杭州那个别墅被吓出心理阴影了?”

    我干咳一声,瞪他一眼,“那里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Ciro移开眼神选择逃避。

    好吧,找完画具再和他算账。

    我打开手电筒,大概是受了潮,手电筒内电池的电压不太稳,时暗时亮的,硬生生给本来还算和平的场面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感觉。

    我搓了搓胳膊,小心翼翼地踏出了一步——竟然踏了个空!

    我惊叫一声,整个人都飞了下去!

    “顾惜!”

    Ciro一把抱住我,紧紧把我护在怀中,我们沿着楼梯狠狠滚下去,大概滚了有十几阶楼梯才停了下来。

    我头昏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摸了摸地上,好像有布料或者是塑料泡沫之类缓冲的东西,还好没有什么能伤人的东西,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我惊魂未定地伸出手去碰Ciro,“Ciro,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手电筒早已在刚才的翻滚中飞了出去,不知道落在哪里。地下室内只有从门口落下的月光,淡淡照亮着室内的东西,所有的一切像是镀着一层柔和的银色。

    包括Ciro。

    “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顾惜,你是第一个。”

    他垂眸静静看着我,忽然伸手抚上我的脸颊,漆黑的眼瞳中神色无比温柔。他缓缓俯下头,气息暖暖落在我的脸上,似是要吻我。

    我一愣,Ciro从未对我露出过这种眼神,而且他也没有道理会吻我啊。

    难道是刚才的意外里,他磕到了头?

    变成了洛夕?

    我伸手拽住他的手,皱着眉试探地喊了一声:“洛夕?”

    他被我握在手中的手一颤,他垂眸避开我的目光,微微扬唇似笑却又不似。

    他低低应了一声。

    “太好了,你回来……”我刚要开口说话,想和他说清楚一切,说清楚这些日子里我和Ciro还有Lisa的事情,他却抢先吻住了我的唇。

    轻柔而小心翼翼的吻,像是触碰着易碎的宝物,啃噬初绽的花瓣。

    奇异的微痒从唇部流窜开来,细微的电流爬下脊柱。

    我意外地看着他,他却笑着捂住了我的眼睛,“顾惜,你瞪得我都害怕了。”

    你这见面吻也够让我害怕啊!

    我刚想开口吐槽,却被他后续的吻再一次堵住了嘴。

    浅尝即止的试探,滑过唇齿的骚动,最后紧紧纠绕住舌,抵死相缠。

    越来越激烈的吻,掠夺走身体里的所有氧气,窒息和情动的眩晕让我不知所措。血液被火焰灼烧,冲击全身的脉络,震得脑中全是剧烈的心跳声。

    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我的,亦或是我们两人的。

    酥麻的感觉席卷全身,仿佛在云中沉浮,意识混乱,不知所措,直到身上一凉我才发现衣物不知在何时被褪去。

    我忙伸手拉回我的衣服,却被他制止,他低声恳求:“我想看看你。”

    没有来由地就此屈服于那个柔软的眼神,我松开手,默许了他的行动。

    仿佛在收集零散的拼图,他细细吻过我的每一寸皮肤,体温缓慢上升,灼热,压抑着的什么似乎就要爆发。

    “你怎么了?”我喘着气抱住他的头制止他的行动,“这里,不合适吧?”

    他笑着没有说话,再次倾身封住我的嘴。

    他将我抱到更里面的地方,这个地下室里竟然还有张小小的床。

    “这是我以前住的地方。”他将大衣铺在床上,温柔将我放在上面,“虽然后来都不会住在这里,但是也许是习惯了,每次回来都会打理一下这里。虽然有段时间没回来了,但是还算干净。”

    我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他和Ciro以前被阿道夫囚禁的地方。这样阴暗的地方,看不到太阳,潮湿的空气里还带着点霉味,又冷,一个孩子究竟是怎样在这里度过数年的时光了?

    我心疼地抱住他,“Ciro和我说了很多你们以前的事情……”

    他无奈一笑,轻轻碰了碰我的唇,“好不容易才忘记掉的,别再提了,好吗?”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他覆身而上,唇轻轻吻过我勃颈处的伤痕,低声喃语:“再也不要……让你受伤……”

    不知是他对我,还是对他自己的诺言。

    这家伙真是还在执著这些吗?

    我笑着搂住他的脖子,在他额上一吻,“这些我都不怪你,也从未怪过你啊。”

    他的呼吸微微一滞,吻再次袭来,越来越热,越来越烈。仿佛火星遇上干草,骤然燎原一片。

    他揽着我的腰将我抱起,扣住我的肩,深深进入。我有些不适这种方式,忍不住低叫了一声,“洛夕!”

    可这声呼唤也不知怎么刺激到了他,他扭过头吻住我的嘴,他的动作猛地加剧,我顿时喘息连连,而他吃掉我喉中的所有声音。太过激烈的动作让我很快就疲惫不堪,可他却好像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不会疲惫似的。

    他把我放倒在床上,翻过身,从身后挤入。

    看不到他的脸,不安又刺激的感觉让我不由得揪紧了身下的床单。

    他好像不想让我喊他的名字,不想让我看到他的脸。

    迷乱的一切。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40.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按名责实遗大投艰划痕,百度搜想对南国早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乐彩双色球字谜牛彩网 平特肖比赛有奖 吉林快3跨度 甘11选五最新开奖结果 皇冠彩票 哪里
加拿大28是不是骗局 吉林11选5集锦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排位 赌博默示录2片尾曲
2码中特期期准 u宝游戏 上海快3走块势 快三中奖规则和奖金 pc蛋蛋幸运28外挂
广东36选7中奖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top10遗漏 汇博娱乐app 湖南幸运赛车破解版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