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88章 一女两男?!
    我心里卧槽一声,再加上刚才Lisa一直强调的协同意识什么的……

    那什么,莫非,难道……

    我和洛夕干了什么事,Ciro真的全都知道?

    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因为Lisa笑得更开心了。

    她还优哉游哉地补了一句,“多重人格的患者会交替控制患者,人格之间多数情况下是彼此不知情的,但是他们的情况比较复杂,Ciro是知道洛夕的一切情况的……所以,你要是和洛夕那什么的话……”

    “……”

    “之前我也说了,情绪激动下人格变换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

    我日,我和洛夕那什么时候,Ciro到底有没有在其中掺和一脚啊我日!

    我听到楼下的某人打了个喷嚏。

    这个问题很严重啊,这是相当的严重啊!如果他们真的会随时换,那我岂不是在玩重口PLAY?

    我顿时坐立难安,只想冲过去把Ciro按住,一番严刑拷打。

    Lisa见火点得差不多了,冲我暧昧地抛了个媚眼,然后挥挥手,“快去和他解决该解决的问题吧。”

    那上扬的尾音里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

    她说的对,和患有人格分裂的人结婚是需要勇气的,然而在结婚之前,光是恋爱阶段我都要疯了!

    我冲到一楼厨房的时候,Ciro正洗好了碗在泡第二壶红茶,看见我出现似乎并不意外,“和Lisa谈好了?”

    我气势汹汹地走上前,一巴掌拍在大理石板上,想开口质问却又猛地闹了个大红脸。

    卧槽,我应该问他什么?

    我和洛夕嘿咻的事儿你知不知道?

    我和洛夕嘿咻的时候你有没有出现?

    你有没有和我嘿咻?

    ……

    不管是哪个问题,在哪个角度、哪个情况下都不太对吧?

    我怎么可能问得出口啊!

    提问,要如何委婉优雅地问一个和你并不算太熟的男人,有没有和你嘿咻?

    方案一:

    “那什么,中国福彩:我昨晚喝多了,你是不是也喝多了?”

    滚蛋,我们俩都没喝酒好不好?

    方案二:

    “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

    要不要再强调一下是春梦?

    方案三……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他,Ciro带着一副戏谑的表情看着我,我挫败地磨了磨牙,破罐子破摔道:“我和洛夕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

    Ciro靠着矮柜给自己倒了杯红茶优雅地抿了一口,“你是问哪方面的东西知道多少?是说你们俩说话的内容,做过的事情,还是?”

    应该算是做过的事情吧?

    我涨红了脸就是说不出口。

    “洛夕说过的话我一般不太清楚,记忆我也不是完全共享,毕竟如果有某一部分记忆他是刻意隐藏着的话,我是没办法看到的。”Ciro说出的话让我大大地松了口气,“不过……”

    这个转折又让我的心悬了起来。

    他揶揄地看了我一眼,“有些事情,我总是多少能推测出来的。”

    我用生无可恋的眼神看着他,“所以你们俩,到底在什么情况下会转化?”

    “磕到脑袋的时候,洛夕急迫需要我,或者某一方感情十分不稳定的时候。”他淡淡解释着,“一般来说,最后的情况都是发生在洛夕身上的。毕竟他性格中的逃避,让他分离了自己的理智,他的感情总是很不稳定的。”

    我的手都在颤了,“那种感情不稳定,一般包括哪几个情况?”

    “嗯,他最怕的应该是被人抛弃。”Ciro摸着下巴思考起来,“然后是被囚禁,再然后是受伤……”

    还好,貌似原始感情上不算?

    “不过你也知道,我们俩的情况复杂,其中一个人格谈恋爱还算是第一次尝试。”Ciro眯着眼睛笑起来,“我很期待在和你相处的过程中,我们能出现新的转变方式哦。”

    我日!

    我再次咬牙切齿,再也不要脸了,揪住Ciro的领子问道:“所以Ciro你大爷的,我和洛夕独处的时候你变过来过多少次!我和他……那什么的时候你有没有变过去过!”

    Ciro看着我愣了半晌,然后第一次毫不顾忌形象地猛然大笑起来,老半天后才擦着笑出来的眼泪,看着恼羞成怒,又踢了他几脚的我,“就算我们中间有变了,那种情况下,你是想让我停下来,还是不停下来?”

    我觉得我真的要对那回事有心理阴影了……

    我气急,想再踹他一脚,结果脚上的拖鞋一滑,我就华丽丽地摔到了。

    好死不死,摔在Ciro怀里。

    捂脸,除了平地摔跤,我真的没有更多的技能了吗?

    Ciro扶着我叹息着摇头,“我懂了,你是不希望我停下来的。”

    我顺势狠狠捏住Ciro手臂上的肉,磨牙,“麻烦您闭嘴,谢、谢!”

    “害羞了么。”Ciro哈哈笑着松开了我,对我的掐肉攻击完全免疫。

    我蛋疼地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现在的情况真的是越来越头疼了,如果说他们一个人,但是他们又都拥有自己独立的记忆和人格;如果说不是一个,他们又偏偏生活在同一个身躯容器中。

    怎么办呢?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爱的是洛夕,但他也是Ciro。

    他们不可分割。

    真是为什么会有这种病啊!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苦恼。”Ciro把一杯红茶和几片曲奇放到我面前,“我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打扰过你们的**生活。”

    “真的?”我抬头看着他,心中顿时又扬起了希望的旗帜。

    “嗯。”Ciro点了点头。

    我松了口气,拿起了小碟子上的曲奇吃了一口,愣了愣,

    “这曲奇不是刚才都被Lisa吃完了么?”我疑惑地看着手里被咬了一半的曲奇提问道。

    Ciro笑着摇了摇头,坐到我身旁,“我知道那家伙肯定会饕餮一番,一扫而空,所以故意留下了一部分。”

    我是该理解成,他是故意留给自己吃的,还是理解成……是留给我的?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快就被他的糖衣炮弹攻陷。

    我警惕地看着他,“你先和我老实交代一下,你和洛夕之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要软禁他逼他做阿道夫的枪手?”

    Ciro扬起眉毛,“顾惜,我应该和你强调过很多次了吧,我从来没有束缚过洛夕的自由。”

    可是洛夕确实是表现出被软禁的样子了呀!

    我咬着唇不知道怎么说。

    Ciro叹了口气,“洛夕那胆小鬼应该一直有种被迫害的意识,所以经常误会我和阿道夫合伙害他……当然,我也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在做着类似的事情。”

    “只不过,他并没有他自己认为的这么惨。”

    Ciro捧着红茶沉默了很久,终于理清了思路慢慢和我说起来。

    他和洛夕都残缺了一部分记忆,这部分记忆中肯定蕴含了他们的变成这样的原因。洛夕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种病,还扭曲了自己的记忆编造虚假的过往。而Ciro虽然知道,却也不明白他和洛夕,倒底是谁诞生于谁的灵魂之中。

    有意识和记忆以来,他和洛夕就身处异国他乡的法国,不通语言,无人依靠。只有十几岁的少年在这样的陌生环境下,能够活下来真的是十分困难的。

    洛夕天真而单纯,或者说是抛弃了一切阴暗,并卑鄙地将那些东西全都一股脑儿丢在了Ciro这里。Ciro不得不接受了这些,并为了生存而挣扎在世上,打过各自零工不说,连偷、抢都没少做。

    一开始的时候,洛夕只是奇怪为什么自己前一秒还饿昏,后一秒却吃饱喝足睡在温暖的被窝里。

    Ciro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成了他的保护伞,让他永远见不到险恶和艰辛。

    “我习惯于保护他,也不得不保护他。毕竟让他吃饱喝足,也是让我自己吃饱喝足。”说到这里Ciro的口气着实很糟糕,“明明他只要什么事都不做就好了,但是每次都非得闹出点事来!”

    我的脸色有点精彩,怎么听都像是Ciro包养了洛夕啊?

    不过,洛夕又是惹出了什么事,我真的很好奇?

    “第一次,”Ciro想起遥远的事情,脸色依旧十分难看,“他把我好不容易挣来的钱,给了路边的一个老奶奶,因为那个老奶奶没钱给孙子买电动玩具车,她的孙子哭得整条街都听得到,他觉得那熊孩子可怜!他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给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的奶奶钱,让奶奶买电动玩具车给他!一个比他自己还大的男孩!”

    我默默地离Ciro远了一点,他反反复复强调着年龄和钱,搞得本来想笑的我,都被他的执念给吓到了。

    Ciro呼了一口气,一副往事不再提的表情揉着太阳穴沉默了一会儿,又用稍微平缓的口气说道:“后来我发现他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于是想办法在一个小美术学院谋了份兼差。我挣钱,他画画,也有很多教授看到他的能力,愿意上前指导,这本来都是件很好的事……”

    但是万万没想到,其中有个中年女老师,看上了小洛夕,并要求他当自己的小模特。

    如果是Ciro,即使当年只有12岁,也明白不该答应。

    偏偏,洛夕答应了下来……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36.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便匆匆采暖费分量,汾河以义断恩湖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福建22选5走势图彩票 天津快乐十分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网站 贵州快三官方网站
陕西11选5前三走势 快三安徽开奖结果查询 九州彩票网站有几个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彩乐乐
山东群英会官网 2018香港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中了多少钱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昨天 百家乐导航
河北11选5分布图 选号技巧 2018六开彩开奖记录 W彩票网停售勒吗 澳门赌场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