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83章 巴黎街头的抢劫
    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他冷笑一声,“这些不都是你和洛夕不承认的垃圾么?既然是垃圾,又是我自己花钱买的,那么你们这么在意作什么!”

    我冲上前要和他抗争,却被他手下的人压住。

    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就这样在他的笔下支离破碎,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的行径。

    最后一幅画,那副《天国夕阳》终于也被割裂。

    一刹那,好像那支笔刺入的不是画布,而是我的心脏。

    他转过身潇洒地扔开了笔,“这下好了,全都毁了,你们什么都不用在意了。”

    我看着他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对着我笑了笑,“对了,你说的,替换掉所有以前的画。用比以前更出色的作品。”

    他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如果我们认为不够格,那么,两幅,甚至更多的画来抵一幅。”

    他们原来是这个打算,保有洛夕的名声,却直接硬生生地盘夺走他的一切作品。

    我难过得心都在颤,洛夕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搂着我。会议室里的人一个个都走了出去,安从和方彤还有陆晓夏和我说了点什么,但我也只是敷衍地点点头,其实他们说的话,我根本没有听进去。

    如何听得进去呢?

    我们闹得如此狼狈,甚至丢了性命,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场笑话。

    “洛夕,对不起,都怪我说错了话……”我在他怀里哽咽着。

    这群老狐狸,我们当然是斗不过的。

    洛夕叹息着摇头,“你最近太累了,我们该休息一下了。”

    可是最近一直都在养伤,根本没有怎么出来工作,今天是那次车祸后第一次……

    我看到洛夕眼中深深的担忧,咽下了喉咙里的话。

    他想让我借着这一次机会,离开这个圈子,不要再当他的代理人。

    因为我对他太过关心,无形中给他的,给自己的压力都太大了。

    我深深呼吸,点了点头,“好。”

    我和洛夕很快就安排了一场旅行。

    对付眼前的情况,最好的方式就是暂时离开这个圈子里,给我们自己也给对方一点时间冷静下来,仔细想想用什么样的方式继续下去才是最好的。

    在戴高乐机场下了飞机后,提前预约好的旅店主人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帮我们把行礼拎上了车。我对法语一窍不通,但洛夕却是十分流利。

    法国人明明大多都听得懂英语,但是就是不爱搭理用英文的人,真是讨厌啊。

    我叹了口气,心不在焉地看着路边的景色,既然听不懂他们的对话,那就不听了呗。

    大概是我的沉默让年轻的主人觉得冷落了我,于是竟抛弃高贵的法语,用英语和我对话。忽然受到重视让我有些尴尬,我正想回答,洛夕忽然伸手揽住我的肩头,笑着用英文说了句,“这是我的未婚妻”。

    杰克眨了眨眼睛,“未婚妻?洛先生我可真羡慕您能拥有这么美丽的未婚妻,我真希望她能在嫁给您之前再考虑一下我。”

    我囧囧的,法国人果然满嘴跑蜜啊……所以说我最近总是在调戏洛夕的时候被制服,恐怕也和这家伙在这里修炼多年有关吧?

    洛夕眯了眯眼睛,“杰克先生,我劝您最好不要让她产生这样的想法,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和杰克不约而同地颤了颤。

    我我我……你们俩都想得太远了一点吧!

    向来品行端正的我,就这样被定义为了极有可能劈腿的花心女人,一整天都在洛夕的拷问中度过,哪怕有人想上来搭讪都会被他用凶恶的眼神瞪走。

    我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他和Ciro真的是双胞胎了。

    我和洛夕随身带出来的法郎不多,在扫荡完一家餐馆后见了底,无奈之下只能去附近的ATM取钱。

    巴黎的晚餐一般都在7、8点开始,我和洛夕吃完以后,已经大概十点。我也早对巴黎的治安不好有所耳闻,所以只是想象征性地取一点小钱,毕竟在巴黎连报刊亭买报都能刷卡。

    可是就是这取钱的一点时间,我们出事了。

    一开始看到几个黑人在路边嬉笑打闹,我就有些敏感,但是看洛夕似乎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也就放松下来,以为那些治安差的消息不过是一些夸张化的传闻。

    我在ATM取钱的时候,洛夕有事暂时离开了一下。我有些不安,但是还是按捺住自己心里的怪异感觉办事。

    ATM的门忽然被人砰的一声砸开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扭过头就发现那些黑人围住了我,他们手里明晃晃的刀子吓得我脸都白了。

    “把钱全都取出来,快点!”他们用刀指着我命令道。

    我忙点头,中国福彩:想着破财消灾,只要不闹出人命怎么都行。可是太紧张,输错了好几次,好不容易输对了,却发现今天在机场的时候取的钱已经定额上限了。

    我哆哆嗦嗦地用英文把情况和他们说明,他们顿时怒了,认为我是在耍他们。

    我主动交出了一切值钱的东西,放在地上举手投降,“我身上就这么多东西了,请你们都拿走吧!”

    我真的很怕自己会就这样交代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不远处出现了洛夕的身影。

    天,他怎么在现在这种时候出现了!

    不要过来,如果他过来的话,眼下的情况只会变得更加可怕和糟糕!

    我很想快点让这些小混混走开,可是却一下子怎么都没办法发出声音来。

    洛夕在这时,发现了我。

    他爆喝一声冲了过来,小混混们发现他却不退反进,不一会儿就围住了他,而那把匕首已经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老实点,把你们的东西都交出来!”抵着我的小混混对着洛夕喝道。

    洛夕看了看混混,又看了看我,咬着牙脸色难看,“不要伤害她,你们要什么都行!”

    小混混吹了声响亮的口哨,“好家伙,真爽快!”

    洛夕被几个混混压住,其中一个发现了洛夕手上的戒指,“这家伙手上还真有个戒指呢,看起来值不少钱!”

    我心里一惊,只见那个小混混已经拽起洛夕的手,去拔他手指上的戒指。可是戒指一下子拔不下来,他脸色一狠,已经把匕首拿在了手上。

    我拼命挣扎起来,他们竟然想把洛夕的手指剁下来!

    “真他妈难拿下来。”在匕首扎下去的前一刻,戒指总算是被拿了下来,他看了看戒指,然后贪婪的眼神又落到我的身上,“那这女人手上一定也有,快让她交出来!”

    “她没有戒指!”洛夕惊慌地喊道,“我们没钱所以只买了一个戒指!”

    混混伸手就在洛夕手上揍了一拳,“你当我们傻啊,你们刚才出来的那家餐馆一餐饭得花多少钱,会穷到只买一个戒指?”

    他们当然是怎么都不相信洛夕的话,不耐烦地伸手招呼人,向我围来。

    洛夕赤红着眼,挥舞手脚和他们打起来,场面一下子混乱不堪。也不知洛夕是发狠打到了谁,其中一个小混混一下子怒了,操起手中的棍子就打在了洛夕的头上。

    洛夕顿时站不住脚,晃悠了几下,被他们捉在手中,仿佛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刀俎。

    洛夕还有些意识,不肯放弃地咬了一口边上人的手,那人被咬的大喊一声,伸手一个巴掌甩在洛夕的脸上,又屈起膝盖在洛夕的腹部狠狠撞了一下。洛夕被打得脸肿的老高,一口血吐了出来。

    光这样还不够,他们揪着洛夕的头发把他狠狠地往地上磕去,我听到一声巨大的声响。

    洛夕被他们垃圾一样扔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看见很多血从他头上冒出来,染红了衣服,染黑了地面。

    我被他们钳制着无法动弹。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洛夕他怎么样了,为什么不动了,死了吗?

    被他们打死了吗?

    我该怎么办,如果洛夕死了,怎么办?

    在我的身上,他们当然再也没办法搜出更多的东西。一无所获的结果,他们不可能就这样轻易接受。我们所处的地方又偏僻,于是在劫财徒劳后,他们起了劫色的念头。

    本就被翻得零零散散的衣服,被彻底撕成碎片。

    男人的恶意笑声嘈杂地挤入耳中,意识完全混乱。

    喘息,尖叫,泪水。

    肮脏的手撕扯着尖叫着。

    伤口,匕首,流血。

    无力的刀尖在哭泣逃亡。

    “……惜。”

    “顾惜……”

    “顾惜!”

    一声大喝,像是伸进混沌中的一只手,用力把我的意识拉回了身体。

    我看着我面前的男人,一下子竟想不起他是谁。

    他双眉紧锁,脸上全是担忧和尚未压抑住的暴怒,“顾惜你清醒一点!”

    我恍惚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喊的那个名字是属于我的。

    我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他低咒一声,抱起我就往大街上跑着。

    一道赤色的液体滑过我的额头,染红视野。

    我看见天空中的月亮,一片绯色。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31.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上月攀援到第,搜狐健康增减和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