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81章 羞辱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借花献佛太狗腿,我总觉得洛夕看我的眼神颇为怪异。

    我皱起脸,“洛夕你生气了么?”

    “没有。”他淡淡应了一句,然后张口吃了下去,皱起眉头,“下次应该再加点糖霜。”

    呃,真是个挑剔的美食家。

    我忙进一步拍他马屁,“已经很好吃啦。”

    洛夕脸上的表情总算是温和了一点,看来溜须拍马这一招果然是和人交往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技能。

    尤其是男人。

    “我去看看梨子炖的怎么样了。”洛夕拍拍我的手,示意自己要直起身离开。

    我打算再哄哄他,往他嘴上亲了一口:“好的,辛苦了!”

    洛夕的神情瞬间僵硬,我疑惑地看着他,之前明明都学会反调戏乃至反推倒了,怎么现在反而生疏起来了?

    洛夕生硬地应了一声,转身要走进厨房,结果却慌慌张张地撞到了厨房门上。

    砰的一声巨响,我真的为厨房门感到痛。

    我忙跳下椅子去扶他,“怎么样?”

    洛夕含泪抬起头,“顾惜,好疼。”

    这撒娇的口气像极了一个孩子,我母性爆发,忙蹲下来帮他揉了揉额头,还撅起嘴吹气,“吹吹就不疼了哈。”

    他忽然凑上前亲了我一口。

    我靠,这家伙怎么越来越擅长偷袭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笑眯眯地站起来,却不再是进厨房了。

    “喂喂,你不是要去看看梨子炖的怎么样了吗?厨房在这边!”我拽着他把他揪了过来。

    这家伙,撞昏头了么?

    “嗯?可是我记得我是去买药……”他瞥到了桌上的瓶瓶罐罐,拍了拍额头,“对,我买回来了。”

    “我就说你该补补了,你还不信。”我含着勺子嘀咕了一声,“你看你记忆力都下降了。”

    洛夕忽然又凑了过来,在我耳边轻轻吹气,“顾惜……”

    “干干干,干嘛!”我忙警惕地缩了缩脖子。

    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是不是吃了药,又好些了?”

    我忙逃离餐厅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身后是洛夕压抑的笑声。

    真是的,这家伙怎么才磕个头的功夫,那调戏人的本领又全都回来了?

    我刚郁闷了没一会儿,洛夕又皱着眉走了过来,“顾惜,厨房的炤怎么关?”

    我一听,心里喊糟,果然等我赶到厨房的时候,厨房里已经一片惨不忍睹。

    洛夕这家伙果然根本就不会炖梨子!刚才的一切果然都是假象,是幻觉!

    “洛夕!你以后不许进厨房!”

    我和洛夕调整地差不多了,外面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也都静息下来。现在洛夕主要和概念合作,老是放金主鸽子也不算回事,于是在一个土豪拿出三千万邀请洛夕“出山”时,我还是心动了。

    不管怎么样,洛夕当初的那句“两个亿”的梦呓,我也十分在意。我隐约觉得,洛夕暂时想不起来的那部分记忆中,这两个亿肯定不是个小问题。

    赵先生约洛夕面谈的场所在概念的贵宾室里。我跟着洛夕提前到了贵宾室。洛夕这几天似乎很累,我把他安排在里面的休息室,让他小憩一会儿,单独到了贵宾室外的接待厅等待。

    离约定的时间足足过了有半个小时,赵先生还是没来。

    我感到有些奇怪,正想再次和安从核对一下约见的时间和地点时,贵宾室的门开了。

    客人来了,虽然不是按时的,但我也不能摆臭脸色吧?我刚在脸上堆起笑容,脸却僵了。

    我看到的却是孙老板,当初我租了洛夕出席宴会时,对我动手动脚的孙老板。

    他看到我,脸色极其不善,“哦,小顾啊,就听说你抱上那个什么新晋画家的大腿了,如今看来,倒的确是这样嘛。”

    说着下流的眼神在我身上转了转,轻蔑地哼了一声。

    听他这么说,我的脸色当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直接伸手示意他走,“孙老板,您大概是走错房间了,我们约见的是赵先生。”

    孙老板直接拍开了我的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接待厅,“赵前对么,他不来了,今天是我来。”

    我拧起眉,怎么看这孙老板都是来找茬的。我拿出手机低头拨号,“对不起,赵先生并没有提前和我们打过招呼。请让我和人联系一下,确定情况,免得失礼了。”

    孙老板却一把打开了我的手机,握住我的手腕,“嘿,失礼?失什么礼?”

    “孙老板,请您放尊重一点!”手腕被他拽地生疼,我低喝着警告道,谁知孙老板却说出了更加过分的话,“尊重?小顾,我可是很尊重你了,他们都说只要花上几百万买这个穷鬼画家的画,你就可以和他们睡几天,随便什么姿势,甚至几个人一起来都能满足……我这次,可是出了三千万啊,多尊重你啊!”

    我脑中嗡的一声炸了,这是谁传的谣言!

    “你不是一直都是看上我的钱了,这才积极和我保持合作么?”孙老板从鼻子里哼了声,“现在我顺了你的心了,你竟然还在这里和我端着架子吆喝,真是蹬鼻子上脸!”

    我被他抓着肩膀按在接待厅的椅子上,红木的质地,撞得我全身都疼。

    我吓得脸色苍白,拼命挣扎,却反倒引起他的兴致,他的身体重重地压上来,我几乎窒息,脑中一片混乱。

    背后,男人的手已经探入我的衣襟。

    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孙老板松开了我,滑到了地上。

    我被人一把抓起,紧紧抱住。

    “顾惜,你为什么不叫我!”洛夕气喘吁吁地在我耳边低吼着,我看见他赤红的双眼。

    我哆哆嗦嗦地回答道:“我,我还没反应过来……”

    说完眼泪就大滴大滴落了下来。

    洛夕一把将我抱进怀中,“如果你出事了怎么办,我就在里面的房间啊!如果我没有听到……”

    我知道自己让他担心了,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道歉:“对不起,是我没有……”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洛夕抱着我的手箍得更紧,“我明明知道这个圈子这么脏,竟然还让你继续和我一起在这趟泥水……”

    这家伙又关心过度了,我抬起头小声解释:“不是,我今天只是运气不好所以撞上这种人而已……这种事在哪里都会发生的……”

    洛夕坚定地摇了摇头,“你已经完全不再需要这样工作,你只要在家里就可以了。”

    我哭笑不得,“洛夕,你这是要包养我,还是软禁我?”

    “我真的很想为你浇筑一个黄金鸟笼,可惜你终究不是那只愿意呆在里面的金丝雀。”洛夕微微叹息,松开了手,“对不起,是我一时情绪冲动。”

    我松了口气,刚才真的怕在那样的刺激下,洛夕会再次“失心疯”。

    “我们出去吧?”我看了眼还倒在地上的孙老板,捡起摔在一边的手机,皱了皱眉。反正今天这会谈也必然是崩了。

    洛夕点点头,我们两一起收拾了东西走出接待厅。

    谁知刚没走几步路,便看见边上的接待室的门开了,出来的人竟然是宋以晴。她大概是没注意到我和洛夕在后面,正笑眯眯地挽着那个男人的手,那男人低笑着伸手拍了拍她的屁股。

    “小**,我刚才可满足够你了。再缠着我,我可真的从钱包到身体都要被你给掏空了啊。”

    宋以晴娇嗔一声,“您在说什么呢!”

    宋以晴不是怀孕了,看她和那个男人现在的情况,难道……

    我看着宋以晴和那个男人走远,心里一阵作呕。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还好刚才被孙老板那一摔手机没出问题。我一看,是陆晓夏,她前段时间刚转正,最近工作一直很忙。

    “喂,晓夏,怎么了?”

    “惜姐!”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赵先生似乎遇上堵车了,对不起让您等了这么久。他现在刚到公司,还带了不少人一起来。另外会面的地方也换了,换成了我们的会议室!这次的生意恐怕不小!”

    今天是概念例常周会的日子,这个点更是和公司的周会冲突了,公司会这样让步,肯定是赵先生来势汹汹。这次会议上恐怕会出现不少重要人物。

    我有点头疼,虽然刚刚洛夕还有点反对我继续今天这项工作,可面对如今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情况,我还真的得继续完成任务。虽然我现在不再是概念的员工,但是毕竟是合作关系,又是老同事,赵先生那边已经让他们迁就了不少,我总不能继续让他们为难。

    我叹了口气,“行,我知道了,我这就和洛夕去会议室那边。”

    我挂掉电话,看到洛夕皱着眉,只好低声央求,“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我不想让晓夏、方彤和学长他们为难,所以我们就去一下下好么?”

    洛夕叹了口气,揉了揉我的头发,“有这么多人撑场,谅他们也不能怎么为难你。今天办完事我们就慢慢退出这个圈子吧?至少,我不想让你再继续当我的代理人,遇到像刚才那样的情况了。”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29.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使料所及摄影术它又,抛空相差无几灭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雪缘园篮球比分 喜来乐传奇第二部全集 广西快三数据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试图 重庆幸运农场网上投注
有在秒速赛车赢钱的吗 澳彩网官网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甘肃11选5开奖记录 11选5高手只玩前一
青海十一选五网址 168开奖马现场直播结果 极速飞艇怎么玩 四肖中特什么意思 365彩票客服怎样电话
上海快三开奖直播 平特肖彩票 捕鱼游戏单机版 江苏快三海报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