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79章 求婚
    辗转吻上他的唇,中国福彩:却忽然注意到他脸上碍事的纱布。

    是那场车祸留下来的伤。

    我伸手要去揭开纱布,却被他握住手阻止,目光缱绻而无奈,“不要看,好不好?”

    我摇头,洛夕脸上的这个伤一直没让我看到过,不管是换药还是什么,都是他自己来。我以为他是觉得我手脚不便,怕麻烦我,可如今我的手脚都好了,可他却仍是不肯让我看见他脸上的这个伤疤……

    我心底的疑惑,团团扩散,化作猛烈的不安。

    是不是他脸上很严重?

    到底,有多严重?

    “让我看看,好不好?”他干脆将头埋在我的胸前阻止了我的打算。

    这样的态度,我隐约已经猜到,这个伤疤会有多严重。

    “顾惜,你背上的伤也很严重,可是你在医院换药的时候也从来不让我看。”他闷声说道,像是在责怪我不公平。

    我哭笑不得,“喂,喂,那是背上啊,你还在在一旁旁观?”

    那是耍流氓吧?

    洛夕“嗯”了一声点着头,头发蹭着我的鼻子,弄得我打了个喷嚏。

    洛夕抬起头,目光忽然停滞在我的脖颈上。我下意识地捂住了那里。

    那是我这次事故中最严重的一个伤,只差一点点就会切到动脉。好在伤口随长却不深,让我捡回一命。

    “你看,你自己不也不愿意让我看到吗?”洛夕垂下眼,似乎有些委屈的样子。

    我抿了抿唇,松开手,“好,我让你看。”

    洛夕伸手抚上我的脖颈,我敏感地缩了缩。脖子上的伤口缝了几针,好在不深好得快,现在只留下一道微红的伤疤和几个白色的肉芽小点。

    “当初,是不是很痛?”他轻声问我。

    “啊?你说缝针的时候?”我想了想,“我好像没意识吧,也不知道。反正后来长痂的时候可痒了。”

    其实很痛,痛的我那段时间几乎都不敢随便动弹。

    “你撒谎。”洛夕却一眼看穿我的谎言,“你明明都痛到不敢扭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哑口无言。

    洛夕轻声喟叹,温热的唇,温柔地落在我已经长好的伤口上。

    “对不起。”

    我想说没关系,但是看着他濡湿的双眼,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能让我看看你背上的伤口吗?”

    我点头默许。

    洛夕从背后轻轻抱住我,解开我的外套。

    肌肤暴露在温热的水气中,明明不冷,我却忍不住战栗。

    我感觉到他修长的手指仿佛触摸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描摹着每一道伤疤,指尖的颤抖撩动我的心弦。

    “不该有的,不该有的……”

    我听到他魔怔般呢喃,伸手紧紧抱住我。

    “对不起。”

    他今晚第二次说对不起,带着颤抖的哽咽,我忽然开始害怕。

    我怕他说出的第三次对不起,会变成离别的宣告。

    我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害怕他逃脱,“洛夕,你不会想离开我吧?”

    洛夕的手在我掌中微微一顿,随后他反手包裹住我的手,“不会,永远不会。”

    撒谎。

    他在撒谎。

    他害怕了,他又想离开了!

    我猛地站起来冲出卫生间,在房间里到处乱转,寻找着我前几天背着洛夕刚买回家的东西。洛夕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能茫然地看着我瞎转悠。

    我终于在抽屉里翻出了它,为了让洛夕看不到它,我藏的好辛苦。

    我把戒指盒握在手心,走到洛夕面前,深吸一口气,摊开手掌。

    “我们结婚。”

    洛夕瞬间脸色苍白,微微后退半步。

    我一把抓住他,逼着他不再让他逃避,“洛夕,我们结婚!”

    我明明是想要好好准备一番,然后和他求婚的,可是发展到现在,却成了逼婚。

    “不要再逃了,我们……结婚吧……”我近乎哀求地看着他。

    洛夕凝视我半晌,忽然抱住我,“不要哭……”

    “你胡说我才没有哭!”

    “好,好,你没哭……可是顾惜,我这么胆小又没用,你和我在一起……”

    “你***到底娶不娶!”我恶狠狠地瞪着洛夕。

    妈蛋,成天搞得我强抢民女,逼良为那啥似的,几个意思啊!

    鼻水流下来了,我吸了吸。

    洛夕哭笑不得,最终只能轻叹一声,拿过了我手上的戒指盒,打开,在我面前单膝跪地。

    “顾惜小姐,请问你是否愿意嫁给我?”

    我看着戒指盒里的钻戒,拼命嚷嚷,“嫁嫁嫁!”

    戒指都我自己买了,不嫁不是亏了?

    洛夕笑着摇头,“顾惜你是有多急着嫁出去?”

    “要多急有多急!”我看着他拿起戒指要给我戴,开心地伸出了手。

    洛夕瞥了我一眼,“你也太主动了。”

    “妈的,戒指都是我主动买的,能不主动嘛!”

    洛夕现在好歹也是年轻有为多金帅气,再加上百年难得一遇的纯情温柔男一枚,说什么都要吃下肚了才踏实啊!

    “行行行,你主动你主动。”洛夕的表情一变,“这戒指怎么这么大?”

    我愣了愣,仔细辨认半晌,才忽然想起了那天在首饰店时候的一个小插曲。我尴尬一笑,“那啥,这个好像是男款?”

    “女款的呢?”

    我干咳一声:“其实这个我并没有打算就当我们的婚戒的,我只是想买回来备用……”

    现在他这么红,如果有狂蜂浪蝶出现,我必须把这戒指直接套洛夕手上避免麻烦不是?

    洛夕一脸惊讶,“婚戒不都是一对对买的吗?”

    我继续干咳,说出了实情。

    “那啥,其实我钱没带够。”

    洛夕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把钻戒戴在我的大拇指上,亲了亲我的唇,“先这么凑合着算是订婚吧?未婚妻大人?”

    我脸色一变,“不行,未婚妻这个身份太危险了,我要求尽快转正!”

    一提起订婚这个词,脑子里全是宋以晴和杨靖文,未婚关系太容易出问题。

    洛夕大概也是明白我在纠结什么,哭笑不得地服输,“行,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明天民政局一上班就去领证!”

    我雄心勃勃一片凌云壮志。

    “好吧。”洛夕也没办法否定,当然,他也明白就算他否定,也没用,“那我们现在票都提前预订了,你应该也不介意提前上车吧?”

    “嗯?现在就坐车去民政局门口等他们上班?”哇塞,这队排的够早,洛夕争起第一来也是拼啊。

    洛夕抽了抽嘴角,一把把我打横抱起,“我说的上车,上的不是公交车。”

    我抱着他的脖子万分疑惑,“本来就不是啊,我们自己有车呀。”

    洛夕把我丢在床上,第一次表情里出现了急躁和不爽,“我要上的,是你!”

    ——————被和谐了1500字H不开心的分割线,要看的亲加QQ群258860469,或者关注我的新浪微博@梦汐云Iris,私信回复【第一次】三个字就可以看啦(づ ̄3 ̄)づ——————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就看到洛夕已经买好了早餐生龙活虎地在我面前晃悠。

    在挣扎了三次起不来后,我愤怒地把一边的枕头扔向了他。

    洛夕接下枕头,一脸无辜,“怎么了,难道我昨晚没伺候好你?”

    伺候好了,伺候地特么太好了!

    我咬牙切齿,谁让我捡了个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小羊羔,他***痛死老娘了!

    “扶我起来!”我清了清嗓子命令道,尴尬地发现自己的嗓音沙哑。

    洛夕听着我的声音也意识到了那是什么造成的,微红着脸听话地在我身后塞了枕头,然后把我扶起来,还奉上早餐。这副伺候老佛爷的样子总算是让我歇了点火,我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横了他一眼,“帮我下楼去趟药店!”

    也不知道洛夕怎么了,手上正在递给我的水杯忽然就滑出了手,啪的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我忙一把拉过他,“怎么了,有没有被玻璃碎片划到?”

    自从车祸后,我真的就怕极了玻璃渣子。我的伤都在背后,脖子上的围个围巾也就没什么了,但是洛夕的,却在脸上。

    昨晚我在黑暗中摸到了那道尚未痊愈的伤疤,狰狞蜷曲,仿佛一道诅咒。

    我们在一起这么容易,所以我愈发担心他再受什么伤害,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我已经没能好好保护他的笑容,至少其他的……

    “怎么了?”

    洛夕惨白了脸,看了我许久,我似乎都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了些许泪意。忽然他抱住了我,用几乎哀求的语气对我说:“顾惜,我们能不能尽早要孩子?我知道你这样年纪的女孩,大多都还不愿意当妈妈,但是,我真的好想要我们的孩子,虽然我们昨晚才刚刚在一起……对了,结婚证,结婚证都还没领……”

    我听着他前后逻辑混乱的话语,半晌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他想要个孩子。

    我哭笑不得地抱住他的腰,轻柔地摸着他的脊背安慰道:“傻瓜,想什么呢,当然可以啊。”

    在经历这么久,被同胞哥哥虐待的日子后,洛夕仍能渴望亲情,渴望一个拥有相承血脉的孩子,而不是害怕,这对我而言是件很开心的事。

    这意味着洛夕能更快地走出那些阴影,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27.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天造草昧偏三向四人身权,裙布荆钗安哥拉蓝青官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中华彩票网站注册 六合彩开奖现场直播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 炸金花最简便作弊手法
秒速飞艇反水 秒速时时彩技巧 内蒙古11选5遗漏值查询 上海快3秒胶 快乐扑克彩神通专业版
浙江20选5公式 一分钟一开的快3平台 北京赛车微信群 彩票方案 十一选五神奇选号法
海南飞鱼单双 幸运赛车 时时彩的后三组六技巧 重庆快乐十分双彩网 江苏快三是否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