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76章 鉴定会
    “顾惜你绝对是疯了!”方彤穿着高跟鞋在我面前来来回回地转悠着,中国福彩:听着她那节奏感极强的敲砖声,我的心情从急躁到麻木。

    我也知道自己荒唐,我想我大概是狗急了跳墙,完全不顾前后了吧。

    我搞砸了一切,所有的事都无从下手收拾,我除了呆坐在这里,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你难道想不到Ciro是在欲情故纵吗?如果他暗中找人使绊子,你该怎么办?你家那宝贝怎么办?!”

    方彤用手指狠狠戳着我的额头,“我觉得你真的是中魔了,之前为了他丢了工作,然后为了他失踪这么久,甚至还大半夜跑出去偷了幅画回来……现在,干脆当众说这种话!”

    我无言以对,方彤骂的都对,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真的是疯了。我想保护洛夕,想让他不再受伤,想让他站在阳光下,不惜一切代价。

    “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他是外星人么?是不是给你洗脑了?我真的觉得我应该把你送到神经病医院去!”

    话虽这么说,但是方彤最后还是开着车把我接到了她家里。

    方彤让我坐着不许动,然后下楼买了夜宵上来。她把一堆啤酒往我面前一摆,拿起一罐拉开拉环就递给了我,命令道:“喝!”

    我摇头拒绝,“我不想喝。”

    “必须喝!”方彤瞪了我一眼,“你压力太大崩地太紧了,再不释放一下肯定会疯掉!我现在怎么看你都像是有神经病的征兆,痛痛快快喝一场发泄一下,或者我送你去精神病医院,你自己二选一!”

    我看着那就差没贴到我鼻子上灌进去的啤酒罐,终于还是接过。

    方彤是对的,我最近的确是崩地太紧了吧。

    “事到如今,你把一切能主动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也只有听天由命了。”方彤叹了口气,“你这个疯子,低调一点私奔有什么不好的,为什么非得闹得惊天动地?”

    “洛夕藏了十几年,我不想他以后也这样活着。”我看着方彤,认真说着自己的想法,“我们是人,不是耗子。人是不能脱离社会而独立生存的,洛夕却生活在阴影中十几年。他已经病了,如果他干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我都不觉得奇怪。但是他却没有。”

    “所以你就想当个救世主拯救他?”方彤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然后笑着摇头,“你和他倒是真能凑一对,都是疯子!”

    “是啊。”我笑着灌完啤酒抹了抹嘴,晃悠着空罐子说道,“给姐上烈酒,你以为这点啤酒就能打发我了?真想让我好好放松,你就得上二锅头!”

    方彤白了我一眼,我以为她又要毒舌一番,谁知她却是站起来,真的跑去找酒了。不一会儿就拎着三瓶红酒跑了过来,旋开软木塞连杯子都懒得给我,直接递了过来,“那,当年那个老色鬼留下的,我放了几年还想着当装饰,觉得装逼够范,但是看着也膈应地慌,今天就当是我们姐妹俩告别糟心事的狂欢夜,干脆就把以前糟心的东西全都毁了吧!”

    我知道方彤早先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即便是现在,肯定也不少。

    和她比起来,或许我和洛夕的那些事便真算不上什么了吧。

    随着酒液淌下喉咙,醉意上涌,以后要怎么办,我和洛夕将来又会变得怎么样,一下子都被我抛到了脑后。

    方彤拉着我的手哈哈笑着,“我和你说,我的第一个男人啊……”

    方彤和我将她先前的那些男人一个个说了过去,老的,小的,结婚的,未婚的,精彩到足够上演十部琼瑶剧。

    我们两说着说着便都躺倒在桌上地上,挨着哪儿睡哪儿,不省人事。

    这天,我意外的什么都没有梦到。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方彤砸瓶子的声音惊醒的。

    她翻了个身,抱在怀里的酒瓶子落在了地上,砸醒了我,却没砸醒她。我揉着头看到她吧咋着嘴又翻了个身,好笑地拿了清扫工具收拾好了碎片,又把她拽到卧室的床上才算完事。

    我冲了个澡,在厨房里做着不知道算不算是早点的早点,手机响了,是安从的电话。

    “顾惜,你昨天后来去哪里了?”安从的声音很焦急。我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确实是该急了。

    “方彤把我带回她家里了。”我把荷包蛋翻了个面,用脸和肩膀夹着手机回答道。

    “我猜也是,但是根本打不通她的电话。”

    肯定没打通啊,打通才怪了。昨天晚上说是让我发泄,结果反倒是方彤先发了酒疯,把她手机里的那些曾经有一腿的男人的电话都打了个遍。

    想想她后来手机打到没电的事我就想笑,如果她知道自己昨天连那几个大客户的电话都打了过去,铁定想撞墙。

    “你们两个家伙。”安从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严肃道,“他们真的按约定安排了洛夕的鉴定会,而且……洛夕也来了。”

    我一失神,油锅里的油溅出来滴到我的胳膊上,我也没心思去擦,忙关了火走出厨房。

    Ciro真的把洛夕放出来了?那结果会变成什么样?他是不是会彻底打压洛夕,让这场闹剧,就真的以“闹剧”结局?

    “鉴定会在哪里?”我忙问道,“我现在就过去!”

    当我赶到光影画廊的时候,鉴定会已经几乎到了尾声。工作人员似乎是认得我的脸了,一路上畅通无阻。

    会议室的门留着条门缝,里面坐着的几乎都是这个圈子里的大腕,他们正对着中央的画议论纷纷。就在我想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忽然注意到洛夕就在会议室外,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

    洛夕大概是知道我会来,所以在这里等我。

    我忙走到他身边,满心疑惑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想问他,为什么当初对Ciro妥协了,竟然自愿留下来画画。Ciro与他做的“交易”到底是什么。但是他来了,现在就在我的面前,这就说明,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洛夕最终被我逼着走出了阴影,站在了这里,开始尝试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存在。

    洛夕看到我,却只是淡淡笑了笑,什么都没说,紧紧抓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颤的很厉害。

    “怎么样?”我的声音里也有些发颤。

    “快出来了。”洛夕低声说着,沙哑的嗓音不似往常。

    我倚着洛夕坐下,感受到了真正的坐如针扎。

    我想我现在的心情,大概和一个丈夫等着产房里的妻子一样焦急。

    我很想拉着洛夕问他,如果我们输了该怎么办,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里面是他们的人,我们不过是想要无名小辈。

    扼杀我们,对他们而言简直太容易。

    但是我知道洛夕心里的压力不会比我小,所以我选择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只要这样静静地陪着他就好。

    不论输赢,我们都已经争取过,至少有一秒,洛夕站在了阳光下。

    我彻彻底底毁了Ciro的计划,虽然手法很糟糕,而且颇有破罐子破摔之嫌,但是却有效。

    不管结论,我们是骗子与否,都无所谓了。

    Ciro也再不可能继续让洛夕画画

    这就是我的目的。

    等一切结束,我便和他离开这些是非之地,彻底断绝与Ciro的关系,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从零开始。

    “Ciro也在里面吗?”我问道。

    洛夕摇了摇头,“他没有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更加古怪了,虽然Ciro来与不来,要折腾我们的话都一样。但我却还是想看见他,不管最后我和洛夕是输了还是赢了。

    输了,我不会泼妇一样往他脸上挠一爪子,痛斥他是个卑鄙小人。

    赢了,我不会王者一样一脸骄傲,让他滚出我和洛夕的世界。

    我只是想心平气和地对他说一声再也不见。

    不管他曾经给洛夕带来什么折磨和痛苦,这一切都从此两清,烟消云散。

    我想这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

    在我和洛夕的焦急等待中,那扇门打开了。

    迎面走来的,是光影画廊的投资人,黎明先生。

    我和洛夕站起来,看着他走到我们面前站定。

    黎明弯腰郑重向我们鞠躬。

    “对不起,一切都是我们的疏忽,竟然对洛先生造成了这样大的伤害。”

    一瞬间,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我扭过头不确定地望向洛夕,他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做梦。

    我觉得自己脸上恐怕也是这个表情。

    他是Ciro的好朋友,阿道夫一贯的支持者。

    “阿道夫大师的作品一直是我在投资的,我和Ciro先生也是合作多年的伙伴,甚至朋友。但是我到现在都依旧记得当年那个冒着风雪,蹒跚闯进我的画廊的老人。”

    黎明慢慢转过了身,巡视一圈,像是陷入了自己的回忆,半晌后才再次开口:“那样充满宁静和温暖的画,不该是一个成日酗酒又好赌的老人画得出来的。但是我觉得不能片面看人,再加上他当时确实困难,于是我便买下了那幅画……在这之后,第二幅、第三幅出色的作品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的疑虑也渐渐被这些打消了。”

    “我想,这大概真的是这个老人画的。”黎明叹了口气,声音沉痛地说道,“这样的大错,都是我一手酿成的。”

    一瞬间,我几乎落泪。

    黎明在帮我说话,他竟然帮我说话。

    面对利益和矛盾冲突,他选择相信我,选择为了自己的良心和我一起站在风口浪尖。

    “一切都还尚早。”黎明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Ciro那边,也有很多后续之事要处理……请顾小姐和洛先生,接受我们真挚的道歉。”

    “黎明先生……谢谢您……”我低声道谢,竟然说不出更多的话。

    我和洛夕赢了,我们竟然赢了。

    我们赢了一切,赢了全世界。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24.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分类帐跼天蹐地宝马汽车,膘肥体壮界外腹心之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