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75章 翻盘
    这是一次来头不小的比赛,邀请了不少国际上都享有盛名的大师做审委,洛夕的画因为报名最迟,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

    我以为自己会很紧张,但是却发现,一旦一切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心里竟然一片平静。

    我想,人在赴死前,也许都是这样的心态吧。

    安从去忙会展的事情了,方彤也花蝴蝶一样穿梭在人群中,我搅着饮料里的冰块静静等待最终审判的来临。

    享有盛名的大师们在对画作评头论足,我听着他们说的,画中体现出的各种各样的意境,只觉得好笑。

    谁知道画画的人在画这作品的时候有没有想这么多呢?

    我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真实的笑话,说的是韩寒的一个读者,把他们的一份阅读理解试卷寄给他,因为韩寒的一篇文章正是阅读理解的题目。韩寒表示很荣幸自己的文成了考试题,认真做了,结果却没拿了几分。

    其中有一道题是这样的,文里有一句话出现了两次,题目问,为什么作者要写两次这句话?

    参考答案五花八门,从寓意到各种人生哲理,丰满地令人咋舌。

    韩寒很无奈地表示,他把这句话写了两次,不过是觉得这句话很好,但是因为写作时间拉的过长,写到最后忘了前面用过一次,所以不小心又用了一次。

    后人总是能往某些东西上强加一些过剩的想法。

    我听得昏昏欲睡,找到方彤让她帮我看着,等洛夕的画来了喊我一声,她嗯嗯应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听了进去。

    我披上披肩,走到阳台上打算透口气,可门刚合上没多久,就又被人打开了。

    我扭过头,看到了Ciro。

    我对他点了点头,笑着打了个招呼,“Ciro先生,又见面了。”

    见到他我不意外,因为这样的盛会,他不可能不知道。如果阿道夫大师在世,现在恐怕还是这些评委中极为重要的一员呢。

    Ciro脸上的表情很愤怒。

    他大步走到我的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肩膀,“顾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轻轻拉开他的手,“我知道。”

    不就是不要命地与他死拼,毁了他的盘算,破了他的计划,让他再也没办法威胁洛夕。

    更多的,大概是惹祸上身吧。

    反正本就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放开一切后我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你不就是要钱,如果洛夕成名了,一切也都一样。”我笑着对他说道,看着他窝火的样子感叹风水轮流转。

    “顾惜,你好样的。”Ciro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阳台。

    夜空中遮挡着月亮的乌云散去,洒下一片皎洁的月光。

    方彤打电话告诉我展会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这幅画的意境之深远,是我从未见过的。”

    当我进入房间的时候,就听到某为评委如此评价着。

    另一个评委附和着,“可见作者一定是立足于贫困者的角度在看着窗外的风景,向往着它,并充满希望地期待着吧。”

    “但是,这幅画的风格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对啊,我也有这种感觉。”

    一片应和中,有人提出,“是不是和阿道夫大师的作品风格有点像?”

    一语道破梦中人,评委们全都议论开来,“这个作者是不是和大师接触过?”

    “难道是大师的徒弟?”

    “还是说,他就是故意仿大师?”

    人们纷纷猜测,为首席评委终于出声:“这幅画的作者来了吗?能出来解释一下吗?”

    我走上前,深呼吸开口:“他没来,不过,我是他的代理人。”

    “代理人?”他扬了扬眉毛,显然觉得一个名不经传的小画家有代理人,是件很好笑的事情。

    “小小的画家,谱摆的倒是不小。”

    “还真把自己当阿道夫大师了?还代理人……”

    面对那些嘲笑的声音,我并没有在意,只是看着首席评委,“请问您有什么疑问?”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的画风格与阿道夫大师如此相像。”首席评委面无表情地问道,“我个人认为,有借鉴之嫌的作品,可算不上是什么好作品。”

    “您是觉得,阿道夫大师的作品风格与洛夕的很像,是么?”我笑着问道。

    首席评委皱起眉头。

    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我说的是阿道夫像洛夕,而不是洛夕像阿道夫。作为一个从未被人听说的小画家,他的代理人竟敢出此狂言,他们没当场把我丢下去就已经算是修养不错了。

    但是我今天就是来戳穿这一切的。

    我笑着看着那些面带敌意的人,直到他们被我看得议论声小了下去,才悠然开口:“阿道夫,他根本就没有什么风格。”

    “口出狂言!”

    “这么狂妄的小女孩是哪里来的!”

    “竟敢这样说阿道夫大师!”

    我的话像是击入湖中的石头,立马引起众人不满的情绪,我甚至看到了不远处的安从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我对他笑了笑,示意不要担心后,再次说出下一句话。

    “因为,阿道夫偷的,本来就是洛夕的作品!”

    沸腾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个疯子是谁让她进来的!”

    “竟然敢如此诽谤大师,是想出名想炒作想疯了么?”

    首席评委的脸色瞬间黑了,“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他们当然不会信我,我也并不觉得,凭借我今天的这么几句话,就能够真的让一切翻盘。但是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在公众面前埋下这颗怀疑的种子,等着它慢慢抽芽爆发。

    我转过身准备离开,却看到Ciro迎面走来。

    他想做什么?不,也不用猜了吧,除了否认我,还能怎么样?

    “Ciro先生,您对于这件事有什么想法?”

    “Ciro先生,面对这样明显的炒作,您是否会提起诉讼!”

    Ciro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在我面前站定,默默看着我。

    我对他露出微笑,虽然我知道自己笑的肯定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我用了最拙劣,最幼稚,胜算最小的方法攻击他,无异于以卵击石。

    “顾惜,我承认你的勇敢。”Ciro摇了摇头,“只是你的手法真的太糟糕了。”

    “我一直都很糟糕。”我笑着,带着几分自暴自弃,“反正你又不是不知道。”

    Ciro叹了口气。

    反正都已经这么糟糕了,那就干脆让一切更混乱吧。

    我一把抓住Ciro的手腕,大声说道:“Ciro,你为阿道夫做了这么多年的坏事,中国福彩:想必也早就准备好了一切都被揭穿的打算了吧!”

    “阿道夫大师六十岁之前的作品,我想除了我之外,还是有很多人看到过的。”我转过头看着众人,慢慢说着自己的观点,“但是六十岁之后,为什么他的风格猛然转换,而这一年中,他身上并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动,除了他的作品突然受欢迎了。许多作画的习惯,画的风格,全都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人群中出现了小声的应和,我说的话得到了人的认可。

    “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他也许是将另一个人的作品占为己有!”

    说实话,这一刻我自己的脑中也是思绪混乱的,我甚至都不知道,如果Ciro将我告上法庭丢入监狱我该怎么办。我只知道自己现在孤注一掷,别无选择。

    我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肯定像极了一个无赖。

    “Ciro先生,请您说句话吧!”边上的人不断向Ciro提问,但是他却像是磐石一般毫不动摇。

    一旁的人也都跟着焦急起来,“Ciro先生,您说点什么吧!”

    “您为什么不反驳?”

    我也不明白Ciro在想什么。

    人群里忽然出现一个质疑的声音,“她不是上次阿道夫大师第二次遗作拍卖会上,和Ciro先生一起出入的女伴?”

    一石惊起千层浪,厅中瞬间喧哗。我背后渗出冷汗,在一瞬间,思绪清明。

    Ciro为什么不反驳我?为什么什么话都不说?他不可能是因为良心不安,所以纵容我随意言语。是不是……他正盘算着,趁着我的闹事,想将再将阿道夫的遗作炒作一番?!

    忽然觉得自己在Ciro面前就像是个跳梁小丑。

    我怕自己到头来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选择先下手为强,即使这不过是垂死挣扎,到头来可能是为他人嫁衣。

    我在脸上强撑起一个从容的笑,“我想,让洛夕当场作画,并请人鉴定,这是我们必须走的程序。但是这有个最基础的前提,那就是需要让洛夕到场……”

    我抿住唇,指着我面前的Ciro,“当然我还需要Ciro先生把为您画‘遗作’的洛夕放出来!”

    听到在场人的抽气声,我扬起笑,火上浇油“洛夕,是他的孪生弟弟!”

    反正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就干脆,毁了一切吧。

    Ciro在一片哗然中转过身,再次看向了我。

    我又看见了他那个奇怪的笑。

    如释重负的笑。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23.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寄生搭桥术逆火,变速齿轮训导魂摇魄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山东十一选五历史开奖 上海时时乐必进515o38群 9188彩票竞彩足球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 新疆11选5在哪
华硕笔记本电脑哪款好 19500彩票 上海快三走势图 小财神彩票论坛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试图
福建时时彩下载 热购彩票 数学家破解11选5骗局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四川快乐12
青海快3表 幸运飞艇愽彩平台出租 新疆11选5一定牛 彩票在线娱乐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