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74章 碰瓷的宋以晴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没有听错吧?洛夕竟然向Ciro妥协了?他竟然和Ciro合作了?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竟然会和Ciro合作?

    “你真的是洛夕,不是Ciro?”我狐疑地问道,换来洛夕一声无奈的笑声,“我也知道Ciro假装我的事让你受惊了,不过,我确实是洛夕,如假包换。”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肯和他合作?不能告诉我吗?”我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

    “顾惜,其实我是因为……”

    电话忽然断了。

    我呆了几秒钟后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洛夕的电话,又在关键时刻断了。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了,我和洛夕不能总被Ciro牵着鼻子走!

    洛夕恐怕又被Ciro带到那幢别墅里去了,我一定要再去找他一次!

    我站起身想去处理掉这件事,却被进门的方彤看到了,“顾惜,你又要跑去哪里?”

    “有很急的事。”我抿着唇认真道,“我可能又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见踪影。”

    方彤看我表情严肃,也跟着拧起眉,“顾惜,你是不是陷入什么很麻烦的事件中了?”

    我点了点头,“是。”

    “难怪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方彤静静看了我半晌,才叹息着说道,“不管怎么样,吃饱了再去吧。你不会还连吃饭的这几分钟都急吧?”

    我摇了摇头。

    “你这家伙真是……”方彤很着急,但是又没办法阻止我,只能让我去了,“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看着她担心的样子,我笑着抱了抱她,“谢谢你,我从没想过会和你成为朋友。”

    “放屁!”方彤白了我一眼,“我从不和胸比我小的女人做朋友!”

    我被她逗得笑出了声。

    那她还真是没几个朋友。

    我离开方彤的公寓楼,正打算去汽车站的时候,一辆车忽然歪歪斜斜地停在了我的面前。我被吓了一跳,心想还好没撞到我身上。

    “你干什么呢,不知道不能醉酒驾驶么!”我极为不爽地上前拍了拍司机的车窗,结果车窗摇下来,我却看到了宋以晴的脸。

    她正赤红着双目看着我,一股浓重的酒味从钻入我的鼻腔。

    真糟糕,劣酒配疯子,太糟糕。

    宋以晴摇摇晃晃地推开车门,高跟鞋踩在地上差点没摔倒。她扶着车子勉强在我身前站直了身子,怨恨地看着我,“顾惜,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对狗男女,怎么每次在我面前出现都能用差不了多少的台词?

    也真是夫妻相啊。

    “我又怎么了啊?”我左躲右闪都被她拦住,只能无奈地面对她,“我最近没怎么招你惹你吧?”

    “如果不是你去找那个男人,杨靖文又怎么会这样对我!”宋以晴一副我罪大恶极的模样,“他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发泄的工具,不管在哪里,只要想要就能把我像母狗一样按倒,他根本不是爱我!”

    我勒个去,我真的不是深夜电台的主持人,别和我逼逼这些东西好不好。

    再说了,你本来就是母狗,和杨靖文那只公狗配对,好到不能再好。

    我嗤笑一声,“行行行,你可怜,你最无辜,sowhat?”

    “我要离开他!”宋以晴对着我大吼着,“我要离开!”

    我真是想不通了,想走就走想分就分呗,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跑到我面前来吐槽?我好想不是介绍他们在一起的那个媒人吧?

    我忍无可忍,一把把她推开,“别挡道!”

    谁知宋以晴却“诶哟”一声狠狠坐到了地上。

    我瞠目结舌,感情我这是遇上个碰瓷的了?

    “顾惜,你好狠毒!”宋以晴忽然捂着肚子嚷嚷起来,“你嫉妒我就算了,竟然在知道我怀了杨靖文的孩子以后还故意推我!”

    卧槽……

    我真是无法用任何词汇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谁特么知道你丫怀上了?

    杨靖文阴错错地出现在了我眼前,却没有如宋以晴所愿那样去扶她。

    “顾惜,你终于出现了。”

    我捂额,“我不想出现的。”

    他一把拽住我的手腕,“你是不是还在乎我,要不然你为什么要对以晴做这种事?”

    所以,其实宋以晴是在玩宫斗吗?

    我抬头看着眼前的“皇上”,一点没有配合的心思。我丧气地垂下肩膀,“求求你了,我真的对你们俩一点都不在乎,也不关心,能不能让我,圆润地从你们的世界里滚出去?”

    我真是服了这对跳梁小丑了。

    宋以晴见杨靖文根本不搭理自己,顿时恼了,冲上来就对着杨靖文挥舞起了自己的指甲,“姓杨的!你有没有良心!你竟然还惦记着这个狐狸精!你是不是忘记我才是你的未婚夫了?”

    我真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

    “宋以晴你这个疯婆娘给我放手!”杨靖文怒吼着极为暴力地与她拉扯,“都是你这个婊子惹的祸,如果不是你勾引我,我现在肯定好好的,公司也不会出这么多差错!”

    “你他妈要不要脸!我都是为了谁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狗咬狗一嘴毛,我选择——

    赶快撤离。

    拿着方彤借我的钱,我到汽车站买了前往那个城市的车票,在车上摇摆的每一刻,我的心中都是极其不安的。

    我不知道这一次再访那里,会遇到什么,一切又会如何发展。无形中,似乎有一团越来越大的黑雾,在前方等着我。

    我有些胆怯,却知道自己不能后退。

    再次回到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小镇时,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天色都开始渐渐变亮。

    小区里早起买菜上班的居民三三两两,我循着路走找上了山。

    也许是因为天色变亮,这一次我竟然很快就找到了Ciro的别墅,我敲了半天的门都没人反应后,干脆绕到后面从厨房的后门进了屋。

    别墅里没人,连吴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有些郁闷地来回转悠着,心想Ciro难道是换了地方?

    我摸上了书房,虽然上次那个犯失心疯时候的洛夕给了我不少心理阴影,但是如今想来,上次我只在书房和那个地下室见到过他,那么他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便也只有这两个地方了。

    书房里还是存放着不少蒙着白布的家具,但是因为是白天,倒也没有了那种阴森的感觉。透过闯入落入室内的阳光照亮书房中的尘埃,闪闪烁烁宛如漂浮的星辰。阳光洒落在地板上,木制地板似乎散发出一种温暖的气息。

    我心里的紧张和担忧不知不觉便这般消散了。

    我快步走到了书架后的那块空地上,果然在那里看到了很多立着的画板。大多只是画了个底稿,或者是半成品,几乎没有一副是完成的。

    我在那些画中搜寻着,潜意识地想要找到上次我看到的那副画着夕阳和女孩的图画,可是却没有找到。

    那幅画总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在提醒着什么被我遗落到哪个角落的记忆。

    我掐着时间找了大概十分钟,还是一无所获。我叹了口气,看着那些画心里又一次生出不甘的情绪。

    难道我真的要就这样看着洛夕永远成为阿道夫的枪手,即使阿道夫死了以后还为他画所谓“遗作”?

    在换取他和Ciro需要的钱财后,就此销声匿迹,再也不能创作自己的画作?

    我不愿意,我不想要这样。

    我站起身,不慎撞落了什么东西,我扭过头,发现被我撞倒在地上的是一个画框。很小的一副画,我将它捡起翻转,却看到了一整个城市繁华的夜景。

    这幅画的边缘画着一个陈旧的窗沿,但是透过这窗檐,看到的却是城市无比绮丽的景色。

    我想把它带走。

    我的心里忽然出现了这个念头,然后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回杭州的汽车,手里紧紧揣着那幅画。

    我把它从那幢别墅里“偷”出来了。

    我想搏一搏,将这幅画以洛夕的名字送上展会,我不想让洛夕继续作为那个幕后无人知晓的可悲存在,我想让他站在台上。

    我赶到了概念,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敲开了安从办公室的门。

    “顾惜?”安从诧异地看着我,“你怎么来了?”

    “我有一样东西一定要给您看。”我说着把那幅画放在了安从的桌上。

    安从的目光一落在那幅画上就无法再移开,我笑了,我知道这一次我没有赌错。

    良久,安从抬起头神色严肃地看着我,“顾惜,这是‘他’的画吧,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我点着头,坚定地看着安从,“我不想让他再继续生活在阴暗的角落无人知晓,我想让他走出来!”

    走出一切阴影,走进阳光,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好,我帮你。”安从看了我良久,点头答应,“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论以后会变得怎么样,你都要好好的。”

    “我不会有事的。”我无比坚定地保证着。

    我知道我们将来会遇到更多的困难和坎坷,说不定会失败,也说不定会成功。

    这是一场豪赌。

    但是都没关系。

    “那么,你至少得告诉我它的名字吧?”

    “‘希望’。”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22.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对台军售大展经纶石榴石,熊经鸟申军歌驻南使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