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72章 女伴
    我有些恼火,Ciro到底是什么意思?简直像是孩子恶作剧成功一样……

    有气撒不出,只能洗澡泄愤。

    洗完澡神清气爽,我裹着浴巾心情愉悦地走出浴室,结果看到Ciro正坐在窗边的小沙发上看报纸。

    Ciro听到我出来的动静,抖了抖报纸,看了我一眼,嗤笑一声,“身材真差。”

    我……靠!

    我恼怒地把正在擦头发的毛巾丢到他头上,“你不是把门卡给我了吗!”

    而且我已经锁了门了!

    Ciro耸了耸肩,“我忘了告诉你我有备用钥匙,而且,这房间的内置锁其实是坏的。”

    妈的,这个小人!

    刚消下去的怒火又涨了起来,还以为这货还能有不趁人之危的君子自觉,也算是个优点,结果转身他就给灭了!

    Ciro心情愉快地看着我,然后把毛巾和几个袋子一起丢给我,“拿去换了吧。”

    我打开一看,竟然是新买的衣服,貌似还就是这个大厦商场里的。

    我抿了抿唇,二话不说躲进卫生间,刚要关上门又不放心地探出头,“卫生间的门不会也是坏的吧?”

    Ciro脸上满是笑意,“暂时不是。但是如果你希望它是坏的,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动下手。”

    我想也不想地关上了门。

    不得不承认Ciro挑衣服的眼光真的不错,皂色的小礼服精致小巧,搭配的白色珍珠浑圆润泽,我一边想着怎么处理自己的头发一边走了出去。Ciro已经把报纸放下,正在喝新泡的茶,看起来非常悠闲。但是一看到我就皱起了眉头,“顾惜你是女人么?”

    “啊?”我被他的提问搅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Ciro十分夸张地叹了口气,一把把我揪过去,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抱着按在腿上。微凉的手指插入我的发间,他一边唠叨一边梳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这世上除了披头散发和马尾就没别的发型了?”

    我有些尴尬,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却被他一声“别动”唬地僵在原地。

    Ciro的手指在发间穿梭,冰凉的发丝和他的手指一起渐渐变得温暖。

    心脏狂跳无法抑制,他甚至是第一个与我的头发接触这般亲密的男人。

    可他却是我的敌人,我恋人的敌人。

    我终于鼓足勇气要去打开他的手,可他却先我一步松开了手。

    我在他揶揄的笑声中小跑回到卫生间,掩上门扭过头却看到镜子里自己已被精心处理过的头发。

    无法想象,Ciro仅仅是用手指就能编制出这样的发型。

    门被他敲响,Ciro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顾惜,欣赏够了吗?我们得去参加拍卖会了。”

    拍卖会在西湖边一个隐秘的会所中进行,没有请帖的人无法参加,许多记者都围在外面,却因为无法进去而无可奈何。

    我和Ciro一起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虽然做过心理准备,但仍旧被记者们的闪光灯闪的眼睛疼。各种各样的麦克风被记者们凑向我们,像是从四面八方插过来的剑。

    “Ciro先生,这次拍卖会是阿道夫大师的第二次遗作拍卖会,请问这一次一共准备了多少幅作品?”

    “Ciro先生,阿道夫大师的遗作中,您最看重的是哪一幅?”

    我以为Ciro会停下来回答他们,结果Ciro却视若无睹地继续往前走。我没做好准备被他拉得一个踉跄,跌入他的怀中。Ciro倒也没把我推开,反倒顺其自然地把我搂入怀中继续前行。

    这样的行动,却让记者们的八卦之心更加澎湃起来,“Ciro先生,请问这位小姐是您今晚的女伴吗?”

    我以为Ciro会和之前一样无视他们的问话,谁知这一次Ciro竟然停下脚步看向了那个问话的记者,“是。”

    随着他这一声是,我眼前闪烁的闪光灯更加嚣张,我简直要被闪瞎眼。

    这家伙在搞什么花样,他这不是暴露我,让我陷入危险?难道他是在企图用这种方式威胁我,让我离不开他?

    现在阿道夫的作品都在Ciro手上,若是有心怀不轨之人,想打这些作品的主意,在偷窃和竞拍都失败的前提下,肯定会选择绑架这条路!

    还好Ciro素来女伴换得勤快,也许那些人也不怎么会想到我头上来……

    那个记者见Ciro接了话,双眼一亮又抛出一个问题:“那请问光影画廊的投资人黎明先生的妹妹呢?之前她可是一直陪同您出入重要场合的固定女伴啊!”

    “哦,她啊。”Ciro淡淡回应,“只是出于与黎明先生的合作才一起出入。”

    记者有些懵了,“那这位小姐也是合作吗?”

    Ciro露齿一笑,“不,我喜欢她,所以以后都打算让她做我的固定女伴了。”

    我……靠……

    我面对疯狂的闪光灯脑子已经完全当机。

    Ciro这是在往死里整我啊!

    这个心机婊,心机婊!

    狗屎的固定女伴,我和他可是八竿子打不着!

    就在我一片混乱的时候,一个声音穿透进来。

    “Ciro先生,您这么说我的黎莎可是会生气的。”

    我转过头,是我只见过一次的光影画廊投资人黎明先生!

    简直像是见到了救星,我想扑上去和他打个招呼,却被Ciro暗中抱得更紧完全动弹不得。

    我欲哭无泪。

    黎明看着我又看了看Ciro,挑了挑眉毛,“当初就觉得,你在概念的时候对这位小姐有些不正常的在意,看来……如今是已经得手了?”

    Ciro笑了笑,“任重而道远中。”

    黎明愣了愣,然后哈哈笑声出来,“真是可怕,这世上还有让你追的这么辛苦的人。”

    黎明上前把我从Ciro怀中解救出来,“顾惜小姐,允许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是光影画廊的投资人黎明,很高兴认识你。”

    平生第一次受了吻手礼,我有点傻了。

    Ciro客气地帮我把手从黎明掌中取回来,打趣道:“黎明先生,我可是难得看上个人,你可别和我抢。”

    黎明眯了眯眼睛,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又看向Ciro,“哪里,明明是Ciro先生把我家宝贝的心都给抢走了,却不负责,真是个花心又讨厌的男人。”

    我们三人一起走进了拍卖会的大厅。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有道格外冰冷的视线停留在我的脖子上,让我毛骨悚然。

    Ciro带着我走向了楼上的包间里,半敞开仿佛阳台一样的房中,已经备好了美酒美食,巨大的玻璃占据整整半个房间的大小,代替了面向会场的一堵墙。

    会场很大,但是人却已经坐满。

    我知道阿道夫的作品很受欢迎,但是却不知道会达到这种地步。

    “是不是在想,如果洛夕有一天也能变成这样该多好?”Ciro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靠近我,堵在我身后让我无法挪动。

    “没有。”我否认着,扭过头看着他,“这些本就是洛夕该有的,我现在想的,只有怎么把这些东西全都为他夺回来。”

    Ciro似乎有些意外我会发出这样的言论,他怔了怔后噗嗤一声笑出来,歪过头看着我,“我很期待哦。”

    我一直都不懂,为什么Ciro会这样将自己的亲生弟弟出卖,而且一卖就是数十年。这些年里他们应该已经积累了不少财富,阿道夫难道真的可怕到他们完全无法逃脱?

    到底是什么?

    他们仍旧留在阿道夫手下的原因?

    拍卖会已经开始,一幅幅作品被拿上了台,介绍或者展示我都无心去关注,因为眼睁睁地看着洛夕的画作被拿去卖就已经让我心力憔悴。

    我真的不明白Ciro带着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为了向我示威,告诉我,我和洛夕再怎么反抗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吗?

    “来了。”

    Ciro忽然出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茫然地看着他,只见他正专注地看着台上,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

    我不由跟着看了过去。

    台上的画里,画着的,是两个男人。

    他们的身子互相交错着看起来好像被融为一体一样,似乎并蒂的莲花一样,画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感觉。

    这样怪异的图画不是洛夕向来的风格,我看得皱起眉头。

    这是在潜意识把他的“失心疯”也画进来了吗?

    “有没有觉得很有意思。”Ciro笑着问我,“像不像在画我和洛夕?”

    “画的肯定不是你。”我想都不想就否决道,“我想他应该没那个功夫给你和他画幅画。”

    Ciro故作伤心地叹了口气,“你也真是不会安慰人。”

    看着Ciro,我忽然想问问他是不是也知道洛夕身上奇怪的病,但是却又无从开口。

    在这时,大厅里忽然一阵喧哗,即使隔声效果极好的玻璃也挡不住那阵喧哗。

    那幅画忽然裂开了。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9963620.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可吸入美专家不出去,党内外安富恤穷升学考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