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33章 狡猾的对手
    方彤带着欧阳远问了公司里的员工们,他们都说没有看到安从,似乎安从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来的,所以没打过招呼,奇怪的事竟然也没人看到他,这说明他可能是在午休的时候来的。

    我心急如焚,不知道该怎么办,黎明在一旁提醒,“要不要去看看监控?”

    我们这才反应过来,想一股脑儿挤到监控室去,又被黎明笑着拦下,“用不着这么多人吧?我们这里这么多人要合理利用,就分一下组吧。”

    我这才意识到我们这里真的有挺多人杵着,Lisa,黎明,我和Ciro,还有欧阳远和方彤。

    说着黎明摸着下巴斟酌道:“现在安从消失的时间太短,我们也没有找到什么有效的证据,公安是不会介入的。顾惜你对公司比较了解,就和Lisa一起在这里看监控吧。我和Ciro去地下车库的车子里再去查看一下,方彤对周围环境也熟悉,和欧阳远在边上找找。”

    说着又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有歹徒的话,似乎让你们俩去找也不好。”

    欧阳远抽出了随身带的三脚架,“没事,我还是能过几招的。”

    方彤哭笑不得,“你装什么英雄,还是把你的宝贝放下吧,小心到时候别人抢了它反过来攻击我们。”

    “我跟去吧,我应该是最能打的那个。”Ciro叹了口气。

    黎明点了点头,“行,那车库就交给我一个人吧。”

    看来大家都对Ciro的拳脚功夫有所了解。

    Ciro摇了摇头并不赞同,“还是让欧阳跟去吧,万一还有人在地下室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也行。”黎明同意了,“那快点行动起来吧。”

    我拿着职员卡摸到监控室,和负责的人说了一下情况,他们自然同意。我让他们调出了安从办公室附近的监控和地下车库的监控,我和Lisa一人盯一个。

    我负责看办公室的情况,因为对办公室的人都比较熟悉,所以我直接按了快进,果然在这段时间内,安从并没有出现。我在午休这段时间内恢复正常速度细看,发现在12点43分左右,安从出现了。他并没有带什么东西,空手进的办公室,开了电脑,似乎是打印了什么资料,然后把文件装在文件夹里带了出来。

    安从手里的是什么呢?难道是公司的公文之类的?

    那么,他的失踪是和这文文件有关吗?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Lisa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看到安从的车了!”

    我忙凑过去,只见安从的车正在慢慢驶向车库门口,然后忽然停了下来。他开门出来,走到车前停了一下,然后消失在了屏幕里。车前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因为视角关系我们根本看不到。

    “换个摄像头!”我对工作人员说道,“有没有能看到这辆车前面的监控?”

    “有是有一个,但是安经理的车可能会把前面的景象遮住看不到……”工作人员为难地说着,调出了另一个监控,然后把时间调到了安从出现的时间。果然如他所言,监控并没有拍到什么东西,但是却让我们看到安从是自己离开车库的,没错连车门都没关、东西没带就匆匆离开了!

    安从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走得这么匆忙?

    我心中惊疑不定,这时欧阳远和黎明也回来了,说没有在车里找到更多的东西,问我们看得如何。

    我和Lisa把看到的东西说了下,黎明沉默片刻,“这下起码能确定安从不是被人绑走的了,大家可以稍微安心一些了。”

    我咬着唇摇了摇头,心中不安的感觉愈演愈烈,“你们有拿着安从的手机吗?说不定有短信和通话记录可以查到他去了哪里。”

    欧阳远无辜地看着我,“手机难道不在你们这里吗?”

    我一愣,“为什么会在我这里?”

    “方彤之前发现了手机,我以为她会把手机给你们……等我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欧阳远皱着眉打电话问方彤。

    “手机我之前就是听到在车里响了,然后进去看了一下确定是安从的,之后就又放回原位了,你们没在车里看到手机吗?”欧阳远开了免提,方彤的声音传出来,“难道是我没放好它滑到什么地方了?比如说座位底下?”

    “不可能,我们就差没把车里的东西都拆了,根本就没有看到手机。”黎明笃定地否认道。

    一个诡异的想法无法抑制地浮出我的心头。

    那个手机……是不是被人拿走了?

    我冲到监控电脑前,把安从离开到黎明和欧阳远出现之间的视频又看了几次,结果显示除了方彤,根本没有人出现过。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安从的手机会不见了?

    那……那份资料呢?

    “我们去安从的办公室看看吧,我看到他之前打印了什么东西……”

    说着我率先走了出去,Lisa他们跟在我的身后走出了监控室。我当过安从的助理,他办公室的钥匙我有放在办公桌里锁着。我拿了钥匙开了门,走到电脑前打开电源,电脑却根本开不起来,只是屏幕亮了一下,之后便是蓝屏。

    我一愣,蹲下身把电源之类的又全都拆开插了一遍,结果还是这样。

    “怎么回事?死机了?”说着我又要去重启,被Lisa阻止了,“好像是硬盘坏了……”

    硬盘坏了?刚才安从不是还在使用?

    这到底是偶然还是……

    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安从是不是查到了什么危险的资料,所以他才会失踪!

    这时办公室里出现了几个警官,他们朝我们走了过来,我抓着Lisa,发现彼此的手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为什么会有警察出现!

    他们在我们面前站定,行了个礼后出示证件,“请问各位认识安从先生吗?他在街道里遇到袭击,现在已经被我们送往医院。”

    我手脚冰凉地坐在安从的床边,呆呆地看着他脸上的青肿和伤痕。他的脑袋被用纱布缠了很多层,但是纱布下隐隐还是透出些红色。Lisa在一旁小声地哭着,方彤抱着她在安慰她。

    安从被人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发现了,公安通过他身上的证件找到了公司里。我们在得知消息不久后便赶了过来,安从的伤不至于出生命危险,但是却因为头部受击一下子醒不过来。

    Ciro和黎明去了派出所配合做进一步的调查。

    安从一定是因为帮我做调查出了事,一定是这样的……

    为什么我不早点通知他身边可能存在危险……

    “顾惜,Lisa哭我都已经劝得焦头烂额了,你可别跟着凑热闹啊。”方彤忽然拍了拍我,我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的眼眶已经湿了。

    我忙擦了擦眼泪,现在可没时间难过自责,早点抓住那个害人的家伙才是正事!

    我点点头,“我去问问Ciro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走到走廊里打电话,Ciro似乎还在做笔录,所以手机静音并没有人接。我看着医院外寂静的街道陷入沉思。

    那个人藏在暗处的凶手步步紧逼,先是梅子现在又是安从,找不到我于是对我身边的人下手。

    他的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Lisa?方彤?黎明?我不想再看到与我有关的人受伤了……

    他这是再对我示威警告,让我不要再去找他。

    他到底想要什么,我的存在到底会对他有什么威胁?让他这般三番两次地狠下心下手……

    我到底是应该就此收手,还是继续和他硬拼?

    “顾惜,怎么在这里?进去吃饭吧?”欧阳远从外面买了快餐回来,看到我在走廊里便拍了拍我。

    “哦,好,辛苦你了。”我接过他手里的快餐走进了病房。

    我在想什么,我是害怕了吗?

    如果我就此收手,他又真的会不再伤害我身边的人吗?

    我要抓到他,当然一定要抓住他!不然他伤害我和洛夕、Ciro以及我的朋友们的帐,我该找谁算!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10150454.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神流气鬯想我晓云,因素消毒器爷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快乐扑克2元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前3 内蒙古时时彩规则 特区七星彩论坛
福建31选7彩民论坛 好彩一今晚 nba2konline怎么转身 浙江11选5走势 168极速时时彩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宁夏11选5 浙江十一选五公式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解 江西时时彩事件背后
甘肃11选5开奖直播 2018新疆高考分数预测 摇钱树娱乐会所 福建福彩网 广西快3技巧与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