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29章 夏天
    我又坠入了那片黑暗。

    黑色的闪电滑过夜空,劈开黑色的海浪。

    黑色的漩涡盘旋着,搅乱一切,吞噬一切。

    我在洁白的羽毛中,轻轻落到地上,一片耀眼的洁白。

    我抬起头,发现这片空间中,只有一个小男孩在画画。

    你是谁?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向他靠过去,想问他这些问题,却发不出声音。

    男孩忽然转身来笑着看我,他手中的调色盘和画笔落在了地上,颜料洒在黑白的景象里,一点点晕开,周围的一切自近至远,一点点染上世间的色彩。

    熟悉的田间小路自我脚下蔓延到远方,麦田在风中翻起层层麦浪。

    一个男孩在我身边停下,熟悉的眉眼似曾相识。我弯下腰,想和他说话,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穿了过去。

    我惘然若失地看着自己的手,啊,对,这里是我的梦境……

    “顾惜,你快点,再慢可就没有糖咯!”

    男孩忽然出声喊道,我一愣,扭过头看到一个小女孩提着白色的裙子跑过来。

    “夏天哥哥,等等我啊,我跑不动了!”

    小女孩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那个被称为“夏天”的男孩叹了口气,走过去,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真是的,来,拉着我的手,我带你跑!”

    “诶?诶!夏天哥哥,慢一点啊!”

    夏天?夏天?

    我迷茫地看着他们跑远,路边的向日葵遮住了他们的身影。

    脑中忽然响起一句话。

    “那,那我会更努力地去学,然后每年暑假都来这里给你画!一直画,一直画,直到我画得你满意了为止!”

    每年暑假……

    我想起来了……

    在我小时候,那时候妈妈和爸爸刚分开,妈妈从城里转到镇上当老师,把我也带了回来。有一年夏天,一个男孩把爸爸给我拍的照片弄坏了,然后他承诺要给我画一幅画,让我不要哭。

    我怕他画得丑,他便说会去学,然后每年夏天都会来这里给我画,直到给我画出那幅画为止。

    所以,我叫他“夏天”……

    面前的景象一变,男孩和女孩在山野里奔跑穿梭。

    我们在溪水里捞鱼,在草丛间扑蝴蝶,在树上抓知了……

    一年又一年的夏天,我和“夏天”一起度过。

    可是有一年,“夏天”突然没有告别就不见了。

    一年两年,我的夏天里,都没有了“夏天”。

    然后有一天傍晚,“夏天”又出现了。

    我在马路对面的田野里看到了他,那时候我就站在那个小小的山坡上……

    我兴高采烈地跑向了他,然后……

    我飞了起来……

    不,是我出了车祸!

    我猛地醒了过来,随后一阵热意和酥麻迅速传递来上。我呻吟一声,发现“他”竟然还在我体内辗转碾磨!

    “放……开我……”我喘息着哀求,束缚着眼睛的布条已经落下,他沾着汗水的发丝和苍白的面庞近在眼前。

    “醒过来了吗?顾惜……你还真是个坏得要命的女人,竟然连这样都能有感觉?”他用嘲讽的笑眼看着我,轻贱着我的尊严。

    快要坏掉了,他大概就是想这样让我坏掉吧。

    我呜咽着颤抖,“夏天,放开我……”

    他的身体一僵,停止了动作,伸手捏起我的下巴,“你刚才……叫我什么?”

    “夏天……夏天哥哥……”我打着颤喊出他的名字,眼泪潸然而下,“对不起我忘了你的名字……”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求饶,还是在忏悔。

    我只想让他停止这些正在渐渐崩坏的一切。

    他忽然颤抖起来,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我害怕地看着他,连呼吸都不敢继续。

    他停下了那古怪的声音,伸手解开了绑着我的布条,将我抱在怀中。

    “顾惜,对不起。”

    他将头埋在我的颈窝中,温热的泪水落在我的身上。

    “我太害怕你忘记我了……”

    “你不原谅我也没关系,我也不认为你会原谅我。”他流着泪笑着看向我,“谢谢你,还记得我,我只是希望我爱的你,能记得我曾经存在过……”

    他倚在我身上,沉沉睡去。

    长夜已经结束,天光如水,脉脉浸润阴暗的空间。

    他在我怀中颤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脸上泪迹未干,一脸迷茫,“……顾惜?”

    我低下头看他,“Ciro?”

    他看着我,忽然拉开我的手,看着我身上的痕迹紧张问道:“都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紧紧抱住他,不想让他看到更多细节。

    “他叫夏天。”

    “什么?”

    “没事了,都过去了。”

    之后不管Lisa、Ciro和安从怎么问我,我都对那天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

    我把《夕阳天使》和《并蒂莲下的女人》都从家里的墙壁上摘了下来,和Ciro一起回到了他父母留给他的那个别墅里修养。

    我把书房里的书都搬出来后,把它们留在第一次见到夏天的书房里,锁上了书房的门,然后把钥匙丢到了湖里。

    我折返的时候,吴妈已经做好了晚饭等我吃,我看Ciro不在,问了她,她指了指工作室的方向,我知道这家伙又缩起来闹别扭了。

    我端着饭菜上了楼,敲了敲关着的门,“Ciro,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进来了啊。”

    推开门,那家伙正坐在书桌边看书。工作室里挤挤挨挨的,堆满了被我从书房里搬出来的书。Ciro嗜书如命,自然不会放着那些书不管。

    我把晚餐放在桌上,看他拿倒的书忍笑,“别闹了,来吃饭。我都上来陪你吃了,你还打算继续耍大牌?”

    Ciro看了我一眼,磨磨蹭蹭地靠了过来。我挪了挪屁股,正想给他让个位置,结果却被他抱在腿上坐着。

    “要我喂你吃啊?”我冲着他扬眉,用筷子戳了个丸子起来,“张嘴。”

    他有些无语地看了我一眼,但是还是乖乖吃了。我自豪地拍了拍手,“怎么样,好吃吗?”

    “又不是你做的,你有什么好自豪的。”他嘀咕了一句。

    我横他一眼,“我好歹……有帮忙剁肉馅!”

    他抽了抽嘴角,“是么,那再来一个好了。”

    我对他的识趣表示满意,又赏了他一个。

    他嚼完咽下,我又捧起汤碗要喂他喝汤,他摇了摇头拒绝了,“顾惜,你还是不肯告诉我那天‘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吗?”

    我有些僵硬地放下了汤碗,“你何必这么在意呢?”

    他紧紧抱着我,声音很痛苦。

    “就算你不肯说,我也知道他做了什么……那个家伙,是不是强行要了你……”

    我抿着唇不说话。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洛夕会想消失了……”他用力抱着我,像是要把我的骨头嵌入自己的胸膛一样,“发现自己最重要的人被伤害,而那个伤害她的人还是自己,实在是太绝望了……”

    我仰起脸捧住他的脸颊,“Ciro,你可不许跟风玩消失啊!”

    他没有回应我,我叹了口气,挣脱他的怀抱勾住他的脖颈,轻轻吻他,“何必在意这些呢?难不成你还想把他拽出来打一顿?”

    他苦笑着看着我,“我倒希望真能拽的出来。”

    “行了,搞得好像你自己就没强来过一样。”我瞪了他一眼,他瞬间没了声音,显然更加沮丧了。

    没办法,因为我说的是实话。

    我用鼻尖拱了拱他,“现在他和洛夕都不在,只剩你一个了,你说你该怎么弥补我?他们俩可都没少欺负我。”

    Ciro哭笑不得,“我这算是帮他们擦屁股么?”

    “你不是最擅长背黑锅了吗?”我笑着回答,凑在他耳边低语,“Ciro,你身上可是承载着你们三个人对我的爱,我不管是依赖、独占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情,在我心里,这都是你们喜欢我的表现,你现在主导着这具身体,就要好好对我。”

    Ciro久久看着我,久到我都要在他的眼光里融化。

    我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伸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低下头嘟囔:“当初你可是说过的,从我老家回来后就要怎么来的?”

    他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我说了什么了?”

    我翻了个白眼,翻身跨坐在他腿上,揪着他脸上的肉往两边扯,咬牙切齿地重复着,“你说,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结婚,然后生孩子!”

    他眨巴着眼睛装无辜。

    我哼了一声,往他鼻子上咬去,“你不是还说了,让我别求饶么?”

    他躲过我的攻击,一伸手就把我压在了书桌上,漆黑的双眸点燃火焰,捉起我的手放在嘴中轻轻咬了一口:“是啊,等会儿如果你求饶,我可不听了啊。”

    我笑着伸手到他的胳肢窝挠痒痒,Ciro顿时没了气势,慌忙躲闪,很怂地摔下了椅子。

    我扑在他身上舔了舔嘴唇,“都已经被我知道弱点了还敢这么嚣张,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惜女侠饶命!”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10140692.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监督条例无神论在等待,经典影视归之若水小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