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27章 线索
    Lisa留在医院帮忙照看Ciro,我本想自己一人回镇上做调查,但是安从不放心我,于是跟着我一起到了乡下。

    毕竟是在老镇上,出事的马路又偏僻,根本没有监控,几乎没有客观的资料能够证明那辆无牌黑色轿车的存在。加上我当时意识混乱,也很难表达出那辆车的模样,这下连车的款型也很难确定。当地公安和我取证了一整天,我们都没有得到什么可靠的线索。

    无奈之下,只能求助于当地居民,我第一个想到的自然就是梅子。

    看到梅子的时候,她正坐在店门口给孩子喂饭,看到我和安从出现,孩子大概是不好意思,自己捧着饭碗跑到店里吃了,梅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站起来,“顾惜姐,情况怎么样了?”

    我摇了摇头,把话题岔开,“梅子,你还记得当初和你一起发现我的人有谁吗?这次的事故有点复杂,我想找他们问问细节。”

    或许是被我的神情感染,梅子也不由得严肃起来。她点了点头,进了店里翻找记在本子上的电话号码,然后把有用的号码全都抄给了我,“你也知道,现在我们镇主要就是靠那几个厂撑着,最近镇上的外人务工人员比较多,人也杂。我能给你的都是一些老居民的联系方式,你去问问那些外来打工的也许能得到更多消息。”

    “好的,谢谢你。”我对她表示谢意,“梅子你还要看店,我就不继续打扰你了。”

    她点了点头,“顾惜姐,你自己小心。”

    我按着纸上的电话拨了过去,大多数居民一开始听我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都不爱掺和进浑水里,没办法我只能把家乡话和外婆搬了出来,才逐渐有人和我提供线索。

    “我这里也没什么更多的消息,但是你的事毕竟发生在我们厂边上的路上,我想你去问问我们厂里的员工,他们可能会有点消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数十个电话之后,事发现场附近工厂的老板终于和我联系,并带着我和安从去了他的厂里。

    “真的是十分感谢您!”我对他千恩万谢。

    他摇了摇头,“章老师以前教过我,那时候我调皮总在她课上捣乱。您是她的女儿,您和您的未婚夫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帮呢?况且这不过举手之劳。”

    原来他是妈妈的学生。

    “可能有点乱,别介意。”他对我友善一笑,安排和安从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让手下的人散开消息,找有线索的员工来办公室和我们对话。

    又一个上午匆匆而逝,和五六个员工对话后,我们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

    厂长临时有事离开了,他的手下小李说厂里食堂的饭不好吃,还特地跑到外面的快餐店买了快餐给我们吃。我和安从吃着盒饭,小李在一旁给我们加油打气,“好事多磨,顾小姐,安先生,这才第一天,我们一定可以揪出那个可恶的家伙把他绳之以法的!”

    心里的事情堆得很多,虽然我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现在仍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Ciro,但是注意力还是止不住地往那边转移,自然没什么胃口。

    匆匆扒了几口饭后,我借口上厕所溜了出来,在厂里漫无目的地转悠。

    这家厂是生产汽车配件的,在厂后面的空地里堆放着各种各样报废的汽车。午饭时间,一些年轻的员工在这里晒着太阳抽烟吹牛,我和这里的气场格格不入,站了一会儿便决定走回去。

    刺耳的马达声响起,我皱眉扭过头,看到几个年轻的工人正围在一辆被喷地花花绿绿惨不忍睹的汽车边上大声说笑。

    “我说阿邓,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真能从这堆垃圾里挑出辆能开的?就是难看了点,改天喊瘌痢头给你上个漆,你可算是三大件里有了一件,离娶媳妇又近了一步啊。”

    坐在车子里的阿邓呵呵笑着,“是啊,这车子外面看着破破烂烂,其实里面全是新的!我刚才开了前盖看了下,敢拍胸脯保证这车开了都没有一个月!也不知道是城里那个纨绔子弟,才玩了没多久就丢了,真是浪费。”

    我不由得被他们的对话吸引,扭过头去看那辆车。车上的玻璃都被彩漆喷地糊住,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感觉完完全全就是个杀马特少年干的事。

    另一个打工仔绕到车前面拍了拍大灯,“哟,这车的大灯还是氙气的?来开起来看看!”

    “好嘞!”车子里的阿邓应了一声,开灯,“妈的,打不开,好像坏了。”

    “诶,你这么一说我才看到这车灯里面好像破了,真是的,这糊的什么油漆,黑漆漆的一层害得老子都看不清……”打工仔嘀咕着伸手去抠车灯上的油漆,结果一愣,“这不是油漆?我怎么手指甲一抠它就下来了?”

    然后他呸了一声在手上沾了点唾沫去擦,擦开污渍,看着手上脸色一变,“操***,这玩意化了怎么颜色和猪血似的。”

    我一听,心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想法,我冲上前拨开人群,去看那个打工仔的手,只见他手上一片暗红,果然是血的颜色!

    我忙弯下腰去看这车,在层层叠叠的油漆下勉强辨认出了这车原来的颜色,似乎是深色的。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我跑过去开车门,果然车门的边缘也是黑色的!

    “喂,姑娘你谁啊,怎么跑到我们厂子里来的?”那个打工仔被我弄得一头雾水,坐在车子里的阿邓也探出脑袋,“娘皮习的,干什么!这是我捡到的车,现在是我的了啊!”

    我慢慢直起腰看着他,冷笑一声:“如果这车撞过人,你也敢要吗?”

    阿邓被我吓的一愣,慢慢咽了口口水。打工仔想上来帮手,被人抓住,“这女的是厂长认识的,好像前些天在咱厂外头那条马路牙子上被撞的就是她男人!”

    “快下来吧,这是证物。”我也不想和他们杠上,对阿邓说道。

    阿邓也听到了周围的人说的话,知道自己惹上了麻烦,也不再和我冲,乖乖爬下了车。

    “谢谢合作。”我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对他点头,相信有了这辆车,离剥开犯人的真面目也就不远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安从,忙接起,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他这个消息,但安从的话却完全打断了我的思路。

    “顾惜!快和我回杭州,Ciro现在的情况很危急!”

    安从像是疯了一样带着我飙车回杭州,一路上闯了无数红灯。

    一赶到ICU外面,Lisa就哭着抱住了我,“顾惜,怎么办,他们说现在Ciro的脑部淤血开始扩散,心脏和肾衰竭地也越来越严重,快要控制不住了!”

    我整个人都是麻木的,被Lisa抱着仿佛雕像一样一动不动,死死盯着ICU里的医护人员,从他们交错的手间,勉勉强强可以看到Ciro罩着氧气罩、一片惨白的脸。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过了一会儿,医生擦着汗走了出来,“病人需要进行手术,家属过来签病危通知书。”

    我看着第二份病危通知书,想起摸包里的笔,结果手抖得太厉害,整个包都掉在了地上,包里的东西洒了一地。我慌忙去捡,却看到之前和Ciro一起出去的时候,他买给我的小兔子挂件,眼泪一下子就无法控制地落了下来。

    Ciro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现在我只剩下你了,我只有你了啊……

    一双手将我拉起,把一支笔塞到我的手中,我扭过头,意外看到站在我身后的竟然是Lisa的哥哥黎明。

    “顾惜,我知道你现在也很混乱。但是你必须坚强起来,快点签字,不要再耽搁Ciro了。”他温和的声音像是一道命令一样,我揪着手中的纸快速签了字。

    医生点了点头,“谢谢配合,我们一定尽力抢救洛先生。”

    身上没了力气,我双腿一软就要站不住,黎明在身后扶了我一下,带着我在边上的椅子上坐下,扭头看向Lisa,虽然语气平和,但还是带着一些怒意,“原来你这几天都在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Lisa瑟缩了一下,嚅嗫道:“事发突然,又很紧急,加上你前些日子不是出国了吗?所以我才没有联系你……”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Lisa这么唯唯诺诺的样子,看来她也有些怕自己这个哥哥。

    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亚瑟,把雷尔夫给我从英国用直升飞机拽过来,立刻,马上!”

    挂掉电话,他弯下腰安慰着我,“顾惜,没事的,我已经让我的手下去接我的私人医生了。就算死神已经来抓Ciro,雷尔夫也能把他抢回来!”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10140690.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金屋贮娇片鳞半爪电器元件,强直自遂商贸信息一之谓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