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中国福彩: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23章 总攻大爷不能撩
    Ciro这几天开始尝试继续画那幅画了,这份当初被我们当做唯一羁绊的东西,在我们都化解了心里的障碍后,便不再这么禁忌不可提了。

    Ciro的进度很慢,他还往颜料里加了慢干的罂粟油,这下子画没半年是干不了的,大可以慢慢画。

    我抱着提拉米苏十一世静坐,它在我怀里呼呼大睡,最近在Ciro的伺候下,它长得很快,比起刚捡到它的时候已经长大了不少。

    我们静静享受着这一刻的平静和安详。

    提拉米苏睡了没一会儿就醒了,跃下我的膝头自己去外面找吃的了。Ciro也放下画笔,走到我身后帮我按摩有些僵硬的肩膀。

    “当模特好辛苦啊。”我嘟囔着冲他抱怨。

    “嗯,是挺辛苦的。好在现在我们都不着急,画一会儿就可以停下来休息。”Ciro安慰着我,用手轻轻舒缓我紧张的肌肉。

    我扭过头反手握上他的手背,“你这画大概得多久才能画完?就算每天画一个小时,我也累得够呛。”

    “你不是说可以让我一直画下去吗?所以我打算画一辈子啊。”Ciro笑着回答。

    “一天一小时静坐,我会提早体会尸僵是什么滋味的。”我拉着脸老大不愿意。

    Ciro摸着下巴露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是这样吗?那要不要每天画完以后做一点舒张经络活血化瘀的活动什么的?”

    我一愣,“你这听起来像是要传授我什么神功?”

    “又没说要给你打通任督二脉。”他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专业破坏气氛。”

    我嘿嘿笑着转过身在他唇边亲了亲,“我当然知道是什么运动咯,气氛这种东西,破坏了重新营造不就行了?”

    我猫进他的怀里,在他脖子上嗅了嗅,“Ciro,我们先去洗个澡?”

    “你应该来完了吧?”他眼色沉沉地问我,我点了点头,挠了挠他的下巴,亲上去,“你不是说了等我的‘Buff’消了要好好收拾我吗?我可是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你的手段了。”

    浴室里,热水淋在我们的皮肤上,我们为彼此清洗着肌肤,触碰的每一处都像是点上火焰,灼热到仿佛要融化。

    手指的触碰仿佛已经不够,我低下头用舌头贪婪地吻着他的身体,像是在品尝冰淇淋一样。他的身体像烙铁一样滚烫。

    我轻笑着松开嘴,仰起头在他唇上碰了碰,“Ciro,我们俩那什么的时候,好像没一次是正常情况下的?”

    “那你是想来正常的,还是想把我们不正常的传统继续延续下去。”Ciro低头挑眉问我,湿漉漉的眉眼带着别样的邪气。

    呃,不愧是总攻大人Ciro大爷,这个,这个问题还真是好难回答啊!

    “怎么办,我好像正常的和不正常的都想试试?”我攀上他的脖颈,在他耳边轻语。

    他一笑,单手托起我,“我想我们从不正常到正常还需要一定的适应期,所以先来不正常的,再来正常的,怎么样?”

    我笑着扣紧他的臂膀,将手里的沐浴液涂抹在他身上,“奉陪到底。”

    ————关键词【正常还是不正常】————

    浴室战斗后,他用浴巾细细擦干我身上的水珠,我在刚才的休战期间养足了力气,想起刚才他坏心眼的行为,气不打一处来,趁着他在给自己擦身体的时候伸手狠狠捏了一下他,然后抱着浴巾坏笑着跑了出去。

    “顾惜!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咬牙切齿地追了出来,把我扑倒在沙发上。本在沙发上睡觉的提拉米苏十一世被我们俩吓得够呛,尖叫一声蹿开了去。

    “诶哟,我家提拉米苏倒是识相,Ciro大爷考虑晚餐给它加餐不?”我哈哈笑着问他。

    Ciro哼了一声:“加餐?看着它妈妈这么不识相,我就想折腾地她都没力气没时间吃晚饭!”

    我有点慌,“Crio!你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给我做糖醋排骨的吗!”

    “想吃糖醋排骨?”他冷笑一声,“那就先把我喂饱了再说!”

    我哀叹一声:“我怎么就遇上个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呢,真是记仇……啊……你,你怎么又不打招呼就进来!”

    他终于抱着全身酸软的我回了卧室,关上房门,被我们骚扰地到处乱窜的提拉米苏十一世终于落得个清闲。

    我蜷在他怀里摇头,“我们好像有点扰民啊。”

    他意犹未尽地亲吻着我的唇,“这叫人之常情,他们会谅解的。”

    我眯着眼睛往被窝里缩了缩,戳着他结实的胸膛,“Ciro,我们是不是该去扯个证了?”

    “嗯,我的东西都在这里备着,就等你说这句话了。”他在我唇上亲了亲,“说起来你很少提你的家人,我们要结婚也要和他们打个招呼吧。”

    我扬眉,“哦,你总算是想起来这回事了?我们都已经求婚结婚不知道多少次了吧?”

    Ciro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我耸了耸肩,“明天跟我回家去见我的家人吧,我还期待着他们能给我介绍个更好的男人,好让我在被你吃定前再移情别恋一下呢。”

    Ciro瞪着我,翻身再次把我压在身下,“顾惜!我看我好像还是太小看你的体力了,话这么多!”

    我自作孽地再一次承受了他的狂风暴雨,然后再暴雨中被折腾成了躺在沙滩上一动都不想动的死鱼。

    Ciro看着躺在床上装死的我,嘲讽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我恨恨瞪着他,看着他下床去给我准备晚饭。

    刚才在他背上抓的还是太少了,下次一定要再多挠几条!

    我不行,也要放提拉米苏十一世上!

    其实我在老家并没有什么亲人。爸爸和妈妈没能同甘共苦,在考上公务员不久后就成了陈世美。妈妈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常年在疗养院中。我长得比较随我爸爸,因为这个原因她也一直不太愿意看到我。我是由外婆养大的,但在我毕业没多久之后外婆就去世了。

    妈妈所在的疗养院和外婆的墓都在老家,我其实就是想带Ciro去给外婆扫个墓。

    我们搭上了回我的家乡的长途汽车,我家在杭州附属的一个城镇里,地势没这么平坦,所以过去的路上没什么其他的交通工具。

    路上我想起外婆和妈妈的事情,心情不算太好,一直不怎么说话,低头玩着消消乐。Ciro也看得出来,只是静静握着我的手,然后在我把体力都消耗完以后,供上自己的手机让我继续玩。

    有一关怎么都过不去,我气恼之下把手机丢给Ciro,结果他三两下就过去了,我对他的运气啧啧称奇。

    “这不是运气,玩这种游戏有一定的规律。像你这样看到有能消的就连,自然容易很快就把自己逼进死胡同。在消的时候多注意边上的情况,纵观大局,并不难。”

    我抬头用一副“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听起来好牛逼”的表情看着Ciro,“玩个游戏还这么多算计你累不累哦。”

    Ciro对我有些无语,“好吧,当我没说。”

    “诶,别这样嘛,来来来再过几关帮我刷记录。”我用鼻子蹭着他的下颚,“我想早点超过方彤!”

    Ciro白了我一眼,但还是低下头继续帮我玩起来。

    我笑嘻嘻地倚在他的怀里,看着他把小动物们杀得片甲不留,渐渐犯困便睡了。

    我梦见我和Ciro坐在草原上放羊,一只又一只的羊听着Ciro的口令跳过我面前的树桩,排成队给我表演节目。然后Ciro又拉着我跑到了山顶下,搂着我霸气侧漏地说:“惜惜,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我把自己给乐醒了,Ciro手里的手机插着充电宝,正在奋战方彤目前的最高纪录。

    只听得一片连击后,屏幕上闪出了赶超的图案。

    我欢呼一声抱着Ciro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乐颠颠地把碾压方彤的消息发给了她。方彤似乎没在忙工作,很快就回复了我。

    她发了个华妃的蔑视表情过来,“得瑟什么,就你那手残的德行可能这么轻易打败本女王么,想来也是你家那口子帮你作弊了吧?”

    “那又怎么样,就冲我有人帮我作弊这点,我也比你强啊!”我得瑟地笑着回复。

    “哼,迟早有一天我要把我家小远远培养成大神虐你和Ciro千万遍。”

    “啧,失败者的宣言真是激励人心啊,我拭目以待!”

    放完挑衅大招,我上前谄媚地抱住Ciro的脖子,“Ciro,以后每天都玩消消乐帮我刷记录好不好?”

    Ciro白了我一眼,“我没这么无聊!”

    “喂喂,你不会真想被方彤家那个傻乎乎的欧阳远超过去吧?那家伙可是比洛夕还矬哦!”我不要脸地甩出了激将法。

    Ciro当然也知道方彤和那个小摄影师的事情,从我手里抢过了手机,默不作声地继续打开了消消乐。

    我笑着贴上去,“诶,Ciro啊……”

    “干嘛?”

    “真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嘛!”

    “……”Ciro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竟然就毫不顾忌地在大庭广众下往我嘴上咬了一口,“每天都实践这句话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我捂住爆红的脸缩进他怀里。

    我怎么老是不长记**去撩这位大总攻呢?今晚只怕又要有的受了……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10140686.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俏皮威迫套接,转了默剧乍一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六开彩开奖历史记录网 甘肃评卷现场 排列五历史记录 加拿大快乐8平台 利澳娱乐彩票平台
甘肃快三历史记录 山东11选5遗漏数据 甘肃11选5直播 富利彩票软件下载 青海快三推荐号二十三号
江苏快三 新疆任选五开奖号码 德胜娱乐靠谱吗 pc蛋蛋开奖号码 山西泳坛夺金
彩票中大奖多久到账 快三网上怎么投注 北京十一选五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走势 宁夏十一选五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