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20章 流血七天不死的怪物
    这家伙和Lisa的爱好怎么都这么相同,有事没事都爱牺牲自己助攻他人?

    我忽然想整整Ciro,于是干咳一声,做出和安从打商量的语气:“那啥,学长,我们昨天好像刚预约了要把证给办了,今天就去取消会不会有点不太好?”

    啊呀,妈蛋,好疼!

    Ciro放在我腰间的手简直要把我掐出乌青来!

    安从看着我忍痛的表情,眼中浮过一丝笑意,“取消什么,我就没想过要取消啊!不是今天就要把它领出来吗?”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我现在只想着先从Ciro的魔掌下逃脱,安从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分明从安从的笑容里读出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

    “不许去!”Ciro在我头顶咆哮一句。

    我可怜巴巴地看向Ciro,只见他冷笑着,眼神简直能把我和安从杀死千万遍,“顾惜,你最好不要再惹我,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事出来。Lisa不是说了我的DID还没完全治好么?”

    卧槽,这是威胁啊,这是**裸的威胁啊!

    我有点震惊,没想到Ciro被逼急了竟然会幼稚到用第三人格来吓唬我和安从,我差点没笑出声来。

    “至于那个预约,也不用取消了。”Ciro冷冷地看着安从,“反正证今天还是要领的,只不过换个人而已。和我回家一趟,现在就去取需要的资料。”

    哈哈哈哈,Ciro大爷,你的霸道总裁范用错地方了啊!

    我强忍着笑意,“那什么,Ciro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安从小侄女的驾照考出来了,我和她关系很好的,只不过是和安从约好领了驾驶证以后一起吃顿饭啊。”

    Ciro猛地僵住了。

    门口传来Lisa放肆的哈哈大笑,然后她笑着滚进了病房,又被值班的护士医生给丢了出去。

    靠,看来安从是Lisa这妮子给请来的!我敢说,连刚才安从故意说我是他未婚妻的事,也是Lisa提的。

    不过现在我也没心思和她计较这些了……

    Ciro的表情……

    哈哈哈,让我笑一会儿先……

    回去的路上Ciro一直都黑着脸,在超市买晚饭食材的时候,我讨好地往购物车里塞了好几盒他喜欢的车厘子都没能让他的脸色转好。

    “Ciro……”

    我凑到他左边小声喊他,他无视我,把我不喜欢的胡萝卜放心购物车。

    “Ciro……”

    我又转到右边骚扰他,他依旧无视,把手伸向了我讨厌的芹菜。

    眼见他又要去拿我最怕的苦瓜,我忙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哭丧着脸,“你今晚就打算让我吃这些吗?我会死的。”

    他冷着脸,“那就别吃,当减肥。”

    我一听,知道这家伙是真生气了,“别这样啊,我可是来例假的女人啊,最虚弱最需要进补了!”

    “女人是流血七天不死的怪物,没听说过吗?”Ciro丝毫不为所动,但是却已经开始在我喜欢的白蘑菇里挑挑选选。

    我一看知道这家伙开始心软了,忙厚着脸皮凑上去,“流血啊,这可是流血啊!万一我营养不良昏倒了怎么办?”

    “看你蹦蹦跳跳的,哪有这么严重?”Ciro继续嘴硬,脚步已经开始往肉类柜台挪动。

    好兆头,Ciro本就不怎么牢固的堡垒城墙即将被我军击破!

    “你又不是女人,没来过例假当然不知道我们的辛苦!”我撅着嘴一边偷偷觊着他的表情,一边抱怨,“你不知道连劳动者权益保护法里都有规定,女性来例假的时候是可以请带薪假的吗?我的情况还算好,有些女人可是一来例假就会躺在床上不能动,只能靠止痛药度日的地步啊!”

    “那是她们平时不锻炼,不好好保养身体,气血不畅。”Ciro一边批判着,一边推着购物车去了水产柜台开始选我喜欢的基围虾。

    快被我攻陷了!

    我心里得意,暗自握拳,进一步施展苦肉计,“谁说的,痛经也有基因遗传的好不好!连我这种不太痛经的人有时候也要靠盒红糖水度日……”

    Ciro犹豫了一下,又丢了条黄鱼进了购物车。

    哈哈哈,我军已成功攻入敌军司令部,大获全胜!

    然后Ciro又在路过巧克力柜台的时候往里面丢了几盒巧克力,因为我告诉他巧克力含热量高,可以促进血液循环,舒缓肌肉收缩。痛经的时候可以稍微吃一点缓解一下。

    眼见前面就是付费通道,我正心情很好地抱着Ciro刚丢进购物车的暖手抱枕哼着小曲,Ciro又停下来走进了边上的通道里,片刻后拿着几袋不同牌子的红糖问我,“你平时吃哪种?”

    诶哟我去,我知道Ciro傲娇,但是从没发现他竟然会傲娇到这种程度!这家伙真是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老实!

    Ciro脸上有些不悦,“干什么,我只不过想在做鱼的时候撒一点调色!”

    说傲娇傲娇到!调色你不是向来只用老抽的么!

    我看着他强忍着笑意,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笑出来,也不能当面揭他老底,不然的话这个傲娇的家伙一定会恼羞成怒。

    “嗯,我用这个牌子的。”我从他手里拿下一包丢进购物车,Ciro转身把其他的放回去。

    啧,耳朵根都红了,他什么时候脸皮这么薄了?

    还是说,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心思被我看穿,不好意思了?

    我嘿嘿笑着,心情更加愉悦。

    付款的时候,我看到架子上挂着口香糖,就顺手摸了几包丢进购物车里,然后跑到前面帮忙装东西进塑料袋。

    Ciro等着收银员付账,收银员摸着摸着,忽然摸出了一包杜蕾斯,淡定地刷了钱推过来。我的手僵在那里,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和Ciro一起愣住了。

    Ciro转过头用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我,我慢慢扭过头看了眼边上的架子。

    日,你杜蕾斯挂这儿干什么!包装还这么像口香糖!

    “一共528块3,刷卡还是现金?”收银员开口问Ciro,我和Ciro这才尴尬地回过神。

    “刷卡。”Ciro低头掏卡,一不留神手抖,卡飞到了我这边,好死不死地又掉在杜蕾斯上。

    Ciro和我都手忙脚乱地想把卡拿起来,结果撞到彼此的额头,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收银员看不下去,伸手拿过了卡刷好让Ciro输密码。

    “Ciro你练过铁头功啊!”我抱怨着,怒气冲冲地把那几盒各种“口味”的杜蕾斯丢进塑料袋。

    Ciro斜了我一眼,输密码签字,走过来帮我拎起塑料袋,“你怎么会想到买这种东西。”

    “没用过,想买来玩不行吗?”我嘴硬地说道,坚决不肯承认自己是把杜蕾斯看成了口香糖。

    “行啊,你想怎么玩?”Ciro暧昧地问我,我红了脸磨牙道,“吹气球玩!”

    Ciro被口水呛了一下。

    “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用这个。”在往后备箱放东西的时候Ciro忽然又提起了这个话题。

    我疑惑地看向他,“为什么?”

    Ciro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没听到Lisa说你都已经到高龄产妇的线了么?还做措施不怕耽搁成超高龄吗?”

    我恶狠狠地往他的脚上踩了一脚,“Ciro!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Ciro皱了皱眉,看着鞋子上的脚印,“今天晚上你擦鞋。”

    我哼了一声:“对不起,本小姐‘流血七天不死’状态保持中,拒绝一切起蹲运动!”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10081281.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名正理顺铁锹看过,喷香华封三祝统帅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