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18章 大乌龙
    婚庆公司的负责人热情地把我推上了车,“顾小姐,来您和安先生坐这边。”

    安从绅士地伸出手托我上去,我只能硬着头皮上贼车。

    听着负责人叽叽呱呱地和我们介绍自己多年来举办主持了多少次婚礼,促成了多少对神仙眷侣,看着安从点着头听得极为认真的样子,我脑袋里的思绪又乱成了一团。

    今天一定要把我的决定告诉他,再这样拖延下去,只会又一次伤害他,更多,更深。

    下了车,我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些眼熟。

    我似乎来过这里。

    安从站在我身边,“顾惜,这里是你萧学姐举办婚礼的地方,你还记不记得?”

    我一愣,然后那段遥远的回忆才复苏过来。

    萧学姐是演讲社的前任社长,品学兼优,能力强,人又长得漂亮,算得上是我们学校公认的女神。别人毕业的时候是学位证、毕业证一起领,萧学姐却是三证齐领:学位证、毕业证和结婚证。

    我和安从当然都被邀请了,当时学姐的婚礼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婚礼,看着周围被布置地梦幻又唯美,心里满是少女情怀地对着安从感叹过。

    “当初你说,如果你结婚的话,婚礼一定要在这里举行。”安从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我没记错吧?”

    我自己都将当时的感慨当成玩笑话给忘了,没想到时隔这么久,安从却依旧一字不差地记了下来。

    本在边上和下属对话的婚庆公司负责人听到我和安从的对话,凑了上来,“哎呀,原来您和萧女士认识啊!说来也巧,萧女士的婚礼是我第一次负责筹划的婚礼,在策划的时候还出了不少问题,好在萧女士人好,原谅了我。不然我的婚庆策划工作恐怕在实习期间就该告一段落了,哪能保持到为你们两位服务呢!”

    安从一听也觉得很巧,笑着握手,“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把我和顾惜的婚礼也交到你手上了。”

    “不负众望!”负责人极富幽默感地对着安从立正行礼。

    安从拉着我,“顾惜,你看我们的事不如就这样定下了?”

    看着他满心期待的样子,我只觉得喉咙发涩。

    还是再等等吧,那些拒绝的话,我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回到家里,并没有听到如之前一般Ciro在厨房做饭的声音。难道Ciro在生我今天下午没陪他去花鸟市场的气?我吐了吐舌头踮起脚尖走了过去,结果刚走出玄关就看到了脸色阴沉地堵在转角处的Ciro。

    “啊,哈哈,今天怎么还没做饭呢?”我莫名心虚,和他打着招呼。

    Ciro瞥了我一眼,“今天不想做。”

    感觉他身上的气场不对,我忙转过身先行逃跑,“那好吧,今天我做饭。”

    我小心翼翼地挪到厨房,正要开门,Ciro先我一步拦住了我的去路。

    “顾惜,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他低声怒吼,眼中的怒火终于翻涌上来。

    我被他吓得瑟缩一下,“你,怎么了?”

    “你刚才,是不是和安从去选结婚仪式举行的地方了。”他伸手紧紧握着我的胳膊,力气大得我疼的不行。

    Ciro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看到我和安从了?

    Ciro看着我吃惊的表情,已经从我的神情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松开手捂着额头低低笑起来,“顾惜,你真是有意思,你真是太有意思了!”

    阴森的笑声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谨慎地后退一步,与他保持距离。

    不对劲,Ciro很不对劲!

    我转身要逃,他一把我揽过我把我按在料理台上,冰冷的吐息带着愤怒的情绪,“顾惜,原来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玩具对待?为什么明明和我在一起,却还要和别的男人结婚?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背后的大理石板坚硬而冰冷,我被怒发冲冠的Ciro吓得发抖。

    “Ciro,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不是这样?”Ciro冷笑着,“不是什么,不是和安从出去,不是选结婚地点,还是不是要和他结婚?难不成你是和他选我们结婚的地点去了?”

    “Ciro你冷静点,我……”我想解释,却又词穷。

    因为Ciro说的都是对的,我和安从,确实是去选结婚地点了,而安从,也确实是打算和我结婚。

    因为拒绝他的话,我还没有说出口。

    我的沉默像是浇在火上的油,一下子让Ciro爆发。他赤红着眼,像是要用眼神把我洞穿一样,“顾惜,我恨你!”

    他像是野兽一样啃噬我的唇,牙齿咬破了我的嘴唇,尖锐的疼痛让我回过神,我伸手反抗,却被他抓住手腕,高举过头顶。

    他在我耳边边喘着粗气,“顾惜,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我绝对绝对不允许,你和别的男人结婚!”

    说着他横抱起我,不顾我的拳打脚踢将我丢在床上。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忙挣扎起来,“Ciro你疯了!”

    我现在怀孕,他难道已经不顾那个孩子的安危了吗!

    他面无表情地压着我,我没办法用手,只能用嘴去咬他,可是他却像是完全没有反应一样任我撕咬。

    不能再让他继续下去!

    我抬起腿就要踹他,却忽然觉得小腹中一阵绞痛。我低呼一声蜷起身子,冷汗瞬间密密麻麻地沾湿了身上的衣服。意识到我的不对劲,Ciro停下了动作,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

    “顾惜,怎么了?”

    “我肚子……疼……”我结结巴巴地表述着,然后感觉到身下一热。

    我和Ciro都愣住了,是血?

    我看到Ciro的面色瞬间苍白,“顾惜,你怎么样,我刚才不是故意……不,我……”

    在他颠三倒四的话语中我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中国福彩:一股血直冲头顶,摇摇欲坠,难道我肚子里的孩子出事了?

    “顾惜……”Ciro看着我不知所措。

    “去医院……”我咬着唇让自己不要多想,努力忍住眼泪,“快带我去医院!”

    Ciro忙横抱起我,冲下了楼。

    “顾惜,千万不要昏过去,保持清醒!”

    “顾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千万不要有事……”

    Ciro自责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响着,我含着泪心中一片绝望。

    难道我真的和孩子无缘吗,难道这个孩子真的不应该生下来吗?

    为什么会这样,如果我失去了这个孩子,我还能原谅他吗?

    120很快来了,我被抬上担架,Ciro坐在我身边一直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不断颤抖。

    路上很顺利,不到十分钟我们就赶到了医院。医生一听是意外流产,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我,拧起了眉头。

    我好不容易才组织起语言和他交流,“大夫,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什么孩子……”医生一脸无奈地看着我,又十分无语地看向Ciro,“你女朋友不过是来例假了。”

    我和Ciro都傻了,什么?例假?

    我忙抓着医生,“可是我之前不是被诊断怀孕……”

    话刚说了一半,我就反应过来了。

    我回国,好像还不到两个月……

    加上最近这一个月里,我和Ciro并没有接触……

    就算我和Ciro第一次那啥的时候就中奖了,Lisa又是怎么在我只有半个月的身孕时就知道我有孩子的?

    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了,Lisa她骗了我们!

    “我看你精神状态,身体素质都不太好。应该是月经不调吧?估计正好赶上两个月一起来,所以才会这么痛。”医生摇着头,“现在的小孩子真是的,动不动就以为自己怀孕流产什么的,真是乱七八糟的电视小说看太多了。”

    我哭笑不得地看向Ciro,Ciro也有些无语,“我去联系Lisa。”

    我头疼地揉着太阳穴点了点头,“快去吧。”

    Lisa真是……为什么要骗我和Ciro,搞砸自己的订婚仪式!

    我一愣,瞬间明白过来。

    Lisa就是要搞砸自己的订婚仪式才这么说的!她……

    她不可能不想和Ciro在一起,她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

    她在撮合我和Ciro……

    这个傻瓜……

    Lisa被Ciro抓到医院的时候,却是一副大爷的样子,没有一点身为说谎者的自觉。

    “Lisa,你为什么要骗我们我怀孕了。”我直截了当地问她,“你身为一个学医的,难道不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吗?”

    Lisa极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翘着二郎腿在我边上的椅子上坐下,“姑奶奶我就是看你们俩分分合合变扭纠结看不下去了,所以才这样说给你们助攻了一发的。”

    我哭笑不得,“你直说不就行了,为什么非得闹这么一出?”

    “直说?”Lisa哼笑一声,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行了吧,我该说什么?‘虽然我爱着Ciro,但是我觉得你们更适合’,还是说‘Ciro我们在一起不如你和顾惜在一起’?就算我真这么说了,你们会认么?”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10072586.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悖入悖出魂颠梦倒为人母,近交远攻香港十大牛口之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