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国福彩 > 双面恋人 > 第16章 愿望
    我们拥着彼此,中国福彩:累了倦了,不知为谁流泪。

    “顾惜,如果一定要选择别人的话,可不可以,完成我的那个愿望?”

    他哀求地望着我,让我无法拒绝。

    他的愿望……Ciro的愿望,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他想画一幅画。

    “虽然我画画并不如洛夕这么好,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它的。”

    “毕竟一个人画的画,就算那个人消失了,还能保留下来。”

    “我当然也很想……拥有一些东西,一些能让我一直被人们记住的东西。”

    Ciro,也想要消失了吗?

    我不想这样,我不想连Ciro也消失,但是我说不出话来。

    他温柔地捧住我的脸,轻轻吻上来,是与之前的狂躁截然不同的温柔。他像是收集珍珠一般吻去我脸上的眼泪,耐心而细致。

    我沉浸在这份温柔里,无力反抗。

    如果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那最后的,最好的选择,或许便是分离,从此退出彼此的世界。

    已经疲于一次又一次用刻薄的言语撕裂彼此千疮百孔的心,也疲于将身边的人当作挡箭牌伤及无辜。

    这一次,如果要分开,那就让我们好好地告一次别,不要再伤害自己和其他人,安安静静地留下最后一段美好的时光吧。

    我轻叹一声,伸手抱住了他,“好,我陪你画完这幅画。”

    我不想去想Ciro的右手该如何作画,不想去想他要画的是什么,也不想去想他画完这幅画需要多少时间。只是想借着这个借口,让我们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地和平相处。

    我的房间里有洛夕遗留的画具,我和他找出画具,在工作室里支起画板。我静静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用灰色轻轻扫过画布,勾勒最初的线条。受过伤的右手显然做不了这样精细的活,他手中的画笔数次掉下又捡起,仅是一个小时便已满额汗水。

    我看不下去,走上前要去拿他手中的画笔,他执拗地看着我,紧抿着唇不肯松开手。

    是怕我没耐心想轰他走吗?

    我在心中苦笑,尽量用温和的口气哄着这个过于敏感的家伙,“不急一时,今天画不完我们还有明天,后天……我们可以一直一直画下去。”

    他的眼睫一颤,原本死气沉沉的双眼中流转出炫目的光华,“我真的可以一直画下去吗?”

    情绪激动的他,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忍不住伸手抚上他的面庞,“没关系的,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如果这是我们仅剩的羁绊……

    我大发慈悲地允许Ciro去浴室洗掉一身的酒味和汗味。

    夜色渐深,放在茶几上的热茶也已经冷却。我打着哈欠,有些扛不住睡意。我捧在手上装模作样看着的杂志也掉在了地上,我捡起杂志没了睡意,拿起遥控器正打算找个节目看看,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忽然停了。

    我不由有些紧张,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浴室里。

    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浴室里传来他有点郁闷的声音,“顾惜,我好像没有换洗衣服……”

    即便这房子是洛夕消失后才办的,但他的衣物我这里也有不少。

    我忙站起身,“我去拿!”

    我面对着满满一衣柜的衣服,想到浴室里什么都没穿的Ciro,心跳没有来由的失控。随便拿了一套衣服便杀了回去,把卫生间的门推开一条缝,看到Ciro正在吹头。袅娜雾气中,他**着上半身,仅是在下身裹着一条白色浴巾。

    注意到我的出现,Ciro忙放下电吹风,“谢谢。”

    我们都有些慌乱,像是第一次见到彼此一样。他匆匆拿过衣服,结果却不慎把我的头给蒙住了,我跌跌撞撞地跟被带进了浴室,和他一起在地上摔作一团。

    Ciro发出一声闷哼。

    我手忙脚乱地把蒙在头上的衣物拿下,发现自己正跨坐在他身上,而手下的某物也正在慢慢发生反应。我被他带着欲色的双瞳锁住,吓得不敢随意动弹。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慢慢靠近,吻了上来。

    缓慢却又迫切,细致描摹着唇瓣的形状,品尝着我口中残留的茶香。鼻间溢满沐浴液甜蜜的香气,从毛孔丝丝透入,在身体内蛇般游走流窜。

    浴室里的氧气似乎也被热气带走,闷热窒息的感觉传递过来,眼前发黑,脑中的嗡嗡声此起彼伏。我俯在他的胸口,全身酥软没有力气。

    我以为会发生很多额外的旖旎之事,可是他最终仅是将我扶起,推出门外。

    门外的空气不像浴室里面那样闷热而带着甜腻的香味,我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门内的淋浴喷头又被打开,我有些发愣,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不由得红了脸。

    我拍着灼热的脸颊,走到沙发上坐下,拿起茶杯将里面冷了的茶一饮而尽,才觉得好了一些。

    虽然我们都在极力营造那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和平景象,但是有些线,我们还是没有勇气再次越过。

    Ciro洗完第二次澡,换好衣服走出浴室,走到我面前也没敢看我,“顾惜,我稍微出去一下……”

    我也有些尴尬,低头小声询问:“那等会儿还是要回来的,是吗?”

    Ciro一滞,小心翼翼地说道:“如果你不想我回来的话……”

    “你随意吧,路上小心。”

    我故作淡定地说道,掩饰着乱成一片的内心。

    “好,可能会有点晚……”他的眼神躲闪着,“你能等等我吗?”

    “我已经有点困了,等会儿不一定能帮你开门。”我捡起桌上的备用钥匙塞给他,“到时候你自己开门进来吧。”

    “好,我尽快。”Ciro匆匆离去。

    我不知道他是去做什么,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总算是能稍微轻松一点了。

    有了独自思考的时间,我脑子里各种各样的事情又转了起来,想得头疼,最后干脆拿出手机下了个消消乐玩。

    我的技术不怎么样,即使只是个新手也很快就消得没了体力。又一次无事可做,我再次打开了电视机。电视里正在播放夜间的恐怖片,正好上演一幕女主独自在家,家中忽然停电,房门被人打开的场景。

    我吓得一个哆嗦,正要换台,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忍不住抱着靠枕在沙发上缩成一团,惊恐地瞪着正在进门的Ciro。Ciro被我瞪得有些莫名其妙,也是吓得不轻,“顾惜,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刚好在看恐怖片……”我嘀咕着,忽然觉得好丢脸。

    电视里发出女主惊恐的尖叫,我忍不住跟着叫嚷起来。

    Ciro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企图把缩成一团的我掰成正常的形状,结果被我抱住手臂怎么甩都甩不掉。

    “顾惜,既然怕你还看它做什么……”Ciro非常无奈。

    我哆哆嗦嗦地看着他,简直要哭出来,又忍不住嘴硬,“恐怖片本来拍出来就是让人害怕的,不然要它干什么?而且我也没打算看啊,只是刚好路过这个台,又刚好多停留了一会儿……谁让你好来不来正好在这个时候出现,还和剧情神吻合!”

    Ciro很委屈,“这能怪我吗?”

    “不怪你怪谁?”我恨恨瞪了他一眼,伸手要去抓点零食,却发现储备的零食早就断货了。

    我更加懊恼了。

    Ciro显然注意到了我的小动作,忍不住提醒:“顾惜,这么晚了,还吃零食,真的不担心体重吗?”

    我一绷脸,“就你话多!”

    Ciro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行我去给你做点。”

    这……

    我真没想过自己这通无理取闹,竟然能换来一顿Ciro大爷亲自下厨做的夜宵?

    我被恐怖片的剧情搞得非常不踏实,只能磨磨唧唧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厨房。

    Ciro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也知道我心里的盘算,便没有赶我。

    “你要做什么?”我看着Ciro熟练地从厨房里掏出一袋玉米粒,不由得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我家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肯定还要继续看电影吧,那么当然是做爆米花。”说话间Ciro已经在锅里放进了鱼米,点了火倒了油。

    “这,爆米花难道是油炸出来的?”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当然不是。”Ciro拿过围裙口罩帮我穿上,“油烟很大,你想看的话最好靠远点。”

    锅里的油很快就热了,咕噜噜地冒着泡泡,Ciro拿起白糖毫不吝啬地撒了进去,看的我都有些心惊肉跳。

    这么多糖和油,爆米花这玩意简直是垃圾食品中的王者。

    Ciro拿起了一旁的锅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兴趣满满地在一旁看着,好奇他怎么用我家厨房有限的厨具做出爆米花。

    “啪!”

    第一颗玉米爆开,Ciro迅速盖上了锅盖,啪啪啪的爆裂声此起彼伏。Ciro手脚麻利地把火关小,单手拎起锅子左右摇晃一会儿又放回去,不断重复着这样的动作。简直堪比功夫一样的手法让我眼花缭乱,心里充满了敬佩之意。

    玉米爆裂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没了声音Ciro才结束了这场爆米花大战。

本文地址:http://www.qkpus.com.cn/shu/25/25366/10072584.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水泥路强氧化剂简答题,铜包钢负债表抛光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